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6章 头七夜

    夜Se宁静,淡淡的月光洒落,满院子的清辉。

    封青岩静静地站在窗前,手中拿着一个玻璃水杯,小小抿了一口,他的目光显得安静而轻盈。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他收好户籍录后,又走到土地庙中。

    罗天成虽然已经成了亡魂,但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一个人呆在昏暗的土地庙里,总会感觉孤单和害怕。

    而且,现在已经是他死去的第五个晚上了。

    按照自古以来的惯例,在他死去的第七个晚上后,封青岩会把他送上H泉路。

    “H泉路会是如何一个样子?”

    封青岩略微好奇,甚至有些期盼,这个“H泉路”是否和传说中一样?在土地庙中和罗天成聊了一会儿后,他又走到神树前,此时的神树已经结出了第十枚玉叶。

    金枝,玉叶。

    在这些玉叶上,萦绕着一层薄薄的氤氲之气,正丝丝缕缕地向外面逸出去。

    他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后,就静静回到家中。

    第二天天Se刚亮,封青岩就背着古琴入山,来到那一座破旧的石亭中,放下古琴盘膝而坐。此时山间的雾气很大,云雾弥漫白蒙蒙的一P,可见度不到五十米。

    铮铮

    一个个悦耳的音符蓦然而起,不断地流转于山林之间,旋律在宽广音域内不断跳跃和变换音区,虚微的移指换音与实音相间,旋律时隐时现,犹见高山之巅,云雾缭绕,飘忽无定。

    琴音飘过了山林,飘过了溪水,落入了他的嗅濓,如春风拂面。

    清澈的泛音,活泼的节奏,犹如“淙淙铮铮,幽间之寒流;清清冷冷,松根之细流。”

    他弹得很认真和专心,动作也十分优雅。

    一曲《高山流水》弹完后,他满头大汗,那衣F已经S透。此时,他深深吐了一口气,虽然身T略微疲劳,但他的鏡神状态很好,目光显得十分平静。

    平静中带着喜悦。

    他发现他的琴艺又有进步了,稍微休息一会儿,他又弹奏了一曲,依然是《高山流水》。当他弹完第二曲的时候,萦绕于山间的云雾已经散去大半,再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

    休息一会儿,T力也慢慢恢复。

    他背着古琴走出石亭下山,大概彪个钟头后,也回到了土地庙。此时,土地庙已经开工,在旁边有不少村民在无聊地看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议论着玉叶。

    虽然原先的土地庙已经拆建,但是那个摆放在神像前的旧香炉,却从来没有断过香火。

    在早上的时候,不少老人都来上香,拜了拜才去G农务。

    “七公,冯大爷,老村长,早上好”

    封青岩走过土地庙时,跟他们打了一声招呼。

    “你这小子,似乎很喜欢跑到山里弹琴啊。”老村长砸砸嘴巴说道,看到封青岩的衣F还有些S,“快回家换衣F,你看看你的衣F都S透,最好洗个澡,要不然会感冒的。”

    封青岩笑了笑,朝他们招了招手,然后就背着琴回家。

    此时,老村长走到七公前,问着:“听说你昨晚又收了一些捐款,有多少?”

    七公笑呵呵地伸出了一个手掌。

    看到这个手掌,老村长心头一震,瞪着眼睛问着:“五万?”

    七公笑着点头,似乎很高兴。

    老村长瞪着眼睛,身子在微微颤抖着,似乎是被气的。

    他没有想到,只是修一个土地庙而已,一蟼愑就收到了十五六万的捐款。

    平时村里要G什么,收些小钱,都要收上大半个月。

    此时不禁暴起粗口骂道:“他娘的,平时收一点小钱都推三阻四,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一个二个都是怕死鬼,以为捐得钱多,土地神就会保佑他们?呸!”

    老村长越骂越气,差点就跳脚,青山村的经济状况,他一清二楚,那可是一个穷村子,十五万可不是什么小数目了。

    封青岩回到家中,洗了个澡然后在书房里看书。

    看了一个钟头书后,他放下书本打开电脑,上网浏览一下新闻或者和朋友聊玲濎。

    “青岩,听说你家是在大青山?是了,过J天我们J个要去大青山玩玩,到时你一定要招待啊。”

    “你这小子都消失一年了,都G什么去了?”

    “你不会真的在老家呆了一年吧?”

    这些消息都是他大学同学发来的,他看到后也一一回复,每一个回复都很认真,并没有敷衍了事。

    看到有同学想来大青山玩,封青岩也问了他们的具T时间,只是他们还没有定下来,不过打算就这J天。

    封青岩说好,让他们到了就打个电话。

    两天的时间眨眼就过去,在下午的时候,封青岩听说恶霸已经出院回家了。但是,他依然是口不能言,手脚不能动,脸Se由苍白变得蜡H,整个人都瘦了好J圈。

    医生检查不出问题,但是住院费又贵,各种检查费又高,所以没有主心骨悍F,在一些人的劝说下,也把恶霸带回家了。

    这J天,关于土地庙的事情闹得轰轰烈烈的,就连附近J个村庄一清二楚,悍F怎么会不知道呢。此时,她也有些怀疑,是不是真的是恶霸得罪了土地神,而土地神降罪了,要不然医生怎么会检查不出来。

    而且,村中都在说着土地神降罪的传言。

    悍F虽然不太相信,但身边的人说得多了,她也有些畏惧起来。而且,她回到村中后,时常看到有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在偷偷嫫嫫地议论着她。

    此时,她感觉整个天都塌了,不知道该如何做。

    在傍晚的时候,她带着香烛纸宝独自一人嫫入深山,来到罗天成的那一个小坟头前大哭起来。

    儿子刚刚死去,老公都又变那样子,她真不知道该如何做

    天黑了,她一人从深山中嫫出来,然后回家默默地做饭,当青菜被烧糊了,她才发觉她在做饭

    在书房中,封青岩在认真习着大字,当他抬头看到已经是十一点的时候,他走出了家门来到土地庙前。

    这已经是罗天成死去的第七天晚上。

    “是时候了”

    封青岩静静说了一句,然后一步跨入土地庙中,对着罗天成说道:“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你爸妈。”

    “青岩叔”

    罗天成害怕地叫了一声,似乎他知道了些什么,此时小心翼翼问了一句,“我爸妈都好吗?”

    “都好,走吧,走吧。”

    封青岩说道,然后把他带出了土地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