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6章 村恶霸

    户籍录上的文字乃是黑Se汉隶,现在突然出现一个灰Se的名字,颜Se还在灰与黑之间不断变换,说明这个人在三天内必死。

    死了之后,名字就会彻底变成灰Se。

    这是令牌传递给他的信息。

    虽然现在户籍录上没有彻底灰Se的名字,是因为土地庙在昨天才真正降临于世,在这之前的信息并不会一一记录。

    看到这个颜Se在黑与灰之间不断变换的名字,封青岩心中一惊,疑H说道:“罗天成那混小子?他整天都龙生虎猛的,怎么会这样?”

    这一年来,封青岩虽然比较少在村中走动,村里大部分的小孩子都不认识。但是罗天成这个混小子,是村中最捣蛋的孩子王,整天带着一群小家伙在村中大吵大闹,打架,偷果子,掀nv孩的裙子,朝土地庙撒尿

    此时,罗天成这个名字闪烁不断,正在慢慢变成灰Se。

    户籍录上:罗天成,男,青山村人氏,生于丙戌年辛卯月戊戌日,一生无大善无大恶,亦无大福无大贵,于乙未年癸未月庚寅日

    只是在乙未年癸未月庚寅日后那J个字闪烁不停,封青岩根本就看不清楚是什么字,但它的意思十分明显。

    罗天成应该会死在这一天。

    此时,封青岩赶紧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日历,虽然他知道今年是乙未年,但是这个癸未月庚寅日,他一时忘记是哪月尼濎了。

    日历上,7月13号正是癸未月庚寅日,而今天则是11号,小学刚刚好放暑假。

    “到底是死于什么原因?”

    封青岩心中不禁有些着计凁来,这毕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而且还是一个九岁的小P孩。

    不知道原因,他緡法阻止。

    难道他现在去告诉他的家人,说你家的罗天成13号会死,你们要看好他,不要让他出意外了。

    你这样说,看他家人会不会把你揍得半死?

    而且,罗天成这个混小子是村里的孩子王,他爹也不差,属于村民口中的恶霸。

    在户籍录上,罗天成他爸是这样记录的:罗原化,男,青山村人氏,生于癸亥年辛酉月丙午日,一生无大恶,却小恶不断,欺压村民

    封青岩看到罗原化的记录,不禁摇了摇头,户籍录的记录虽然不详细,但也不简略。它把罗原化曾经做过的一些坏事都记录了下来,记录得清清楚楚,具T到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

    而且,封青岩也知道这个罗原化在村中的名声不好,经常欺负其他村民。

    像罗原化这种人,每个村都会有一两个。

    正如户籍录上所记录那般,一生无大恶,却小恶不断。

    这样的人,你去告诉他,他儿子在13号必死,看他不把你打得半死?

    据封青岩所知,陈汉曾经因争水以及田界的事情,和罗原化G过J架,大家打得半斤八两,谁也占不到便宜。但是,近这两年来,罗原化就不太敢跟陈汉G架了,虽然罗原化的身材也魁梧,孔武有力。

    但是陈汉比他更强壮,而且年轻气盛,血气方刚,打架比罗原化更狠,出手更重。

    陈汉是青山村中唯一一个敢跟罗原化G架,并且不怕他的人。

    所以对于这种人,你直接去告诉他,那是自己找N,而且他还会反咬一口,说你诅咒他家儿子,不打死你已经算是给面子了。

    托梦倒是可以,但是以罗原化曾经在土地庙撒过尿,扔过泥巴,以及他根本就不信鬼神这一套的人,他会相信吗?

    托梦给罗天成他妈?

    他妈是一个敢跟男人G架、且不输的悍F,村中的大名鼎鼎的第一泼F,就连陈汉也怕的存在。

    而且,她也不信鬼神这一套。

    所以加更不行。

    至于罗天成

    一个小P孩睡醒之后,该撒尿就撒尿,该嫫鱼就嫫鱼,托梦给他根本就毫无意义。

    村中其他人,或者德高望重的老人?

    对于德高望重的老人,罗原化虽然不敢一巴掌拍去,但起M会骂得对方吐血,还会趁机占些便宜。

    村民也不会因为一个梦,去得罪罗原化这个恶霸。

    他家的死活关我事,死了更好,免得日后祸害小姑娘,现在那小混蛋就天天掀别人的裙子了。

    现在那个小混蛋掀的不再是同龄的,而是十J岁的

    “算了,还有两天的时间,先找出死因再说,这样还有说F力一些。”封青岩不禁煣了煣脑袋,毕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他岂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死去,虽然他们一家都有些混蛋,不受村民欢迎。

    户籍录虽然不可修改,但是可以用外力来影响。

    所谓的修改,就是用朱笔批示,直接在户籍录上进行修改。想在户籍录上进行朱笔批示,最起M要判官的级别才有这样的能力,他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土地神而已。

    不过,现在重建土地庙不能停下,今晚就托梦给德高望重的老人,一人不行,就三人,十人

    当大家都做同一个梦,就不得不引起大家的重视。

    而且,当托梦这事传了出来之后,再托梦给罗原化就有些份量了,尽管他不相鬼神,但他也不得不重视,毕竟这事关他儿子的生死。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院子外传来了敲门声。

    封青岩打开,看到陈汉已经采到了一大篓的CY,手中还提着两只兔子和三只山J。

    “收获不错啊,看来我今晚有口福了。”封青岩笑着道。

    “还好吧。”

    陈汉也笑了笑,然后说道:“这J年来,大青山的小家伙越来越少了,日后恐怕难见到了喽”

    这J年大青山的旅游搞得不错,虽然并不是青山村这一P地方,但对大青山的影响挺大的。

    “不说了,我要赶紧回去把这些CY弄一下,是了,晚上记得来吃饭。”陈汉说道,然后背着Y篓走回去。

    封青岩笑了笑,说道:“我去钓两条鱼。”

    “不用了吧,这些足够我们吃了。”陈汉回头说道,“不说了,我要回去弄CY。”

    封青岩点了点头,然后拿起鱼竿、水桶、铲子和板凳就走了出去,在C地里挖了J条蚯蚓,就到鱼塘边钓鱼。不到半个钟头,就钓到了两条三四斤的C鱼,然后带到了陈汉家。

    陈汉家是一座还没有装修的砖坯房,而且只有一层,三房一厅,前面有一个没有围墙的院子。院子外,就是一P快要成熟的稻田,再过十天左右,就会变成了一P金HSe。

    封青岩走到,看到陈汉正在院子里宰杀山J和野兔,此时陈汉抬头,看到封青岩提着一个水桶,说道:“你还真去钓鱼啊,两只野兔,三只山J,足够我们两人吃了。”

    “阿汉,是谁来啦?”

    此时,屋里传出了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声音显得有气无力,正是陈大婶。

    “是青岩。”陈汉回答道。

    “是青岩啊,青岩来了啊。”陈大婶喃着。

    此时,封青岩来到陈大婶的房间,陈大婶正躺在床上,她脸Se蜡H,瘦骨嶙峋,显得十分疲惫,不到五十的人,看起来如同六七十岁般。

    封青岩在陈大婶聊了一会儿,聊得都是他小时候的事情,接着也出来帮忙。

    天黑Se,封青岩陈汉也弄好了,两人在院子里一边吃一边聊着。陈大婶因为身T的原因,只能整天吃些白粥

    这一顿饭,两人吃到了九点多。

    当夜Se降临,村子的灯火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封青岩打开了户籍录,正在挑选要托梦的人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