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35章 尸骨无存

    “开车咯滴滴叭叭开车老-司机开车咯”她扭动着身子,狂按着喇叭。

    季斯焱重重按了按眉心,心里思量着再也不能让她喝酒。

    没办法,吼不听,拉走又爬回来,最后只好抱着她开车。

    总算给回到家,一进门,她就蹬掉鞋子,撒了欢的在客厅中狂奔。

    “池小水你给劳资慢点,摔疼了我可不会管”

    “哎呀”

    季斯焱的话还没说完,她就把自己给绊倒,结结实实的趴摔在地上。

    “呜好痛”池小水吃痛的渖-訡。

    忽然像是煣到什么,小-脸一瘪,大哭起来,“哇”

    季斯焱听着她大哭起来,以为她摔伤哪儿了,上前一步,抱起她。

    “摔倒哪儿了?”他拧眉的上下查看。

    “呜呜完了我的咪-咪摔平了呜呜”池小水哭的好不伤心。

    季斯焱看着她手按在肚子上,而她哭着说咪-咪摔平了,他要说什么,真是要被醉酒后的她改折磨疯了。

    “哥哥,咪-咪平了怎么办啊?”池小水吸了吸鼻子,“jj掏不出来,咪-咪也被摔平了,我要废了,怎么办啊?呜呜呜”

    季斯焱觉得以后滴酒都不允许她沾。

    “闭嘴!”他冷声的呵责。

    池小水被他吓得一愣一愣的,随即才不管他的什么威严气势,哇哇哇的哭的更加厉害。

    “我的jj,我的咪-咪”

    这小东西吃软不吃硬,他只好开哄。

    “好了咪”季斯焱拧眉,有些难以说出口,“你的咪-咪还在,没有摔平。”

    他拿着她的手放在她的哅口。

    “呵,有货,没平!”她破涕而笑。

    “”季少校嘴角狠狠抽了抽。

    像是想到什么,她嘴又瘪起。

    “我的jj呢?我还是没有jj。”她吸了吸鼻子,似乎又要哭。

    季斯焱觉得自己这辈子所以的耐心和忍耐力都又提升了不好。

    “你的jj在这儿。”他抓-住她的手。

    季斯焱受不了闷-哼一声。

    “呵,jj好硬,而且还是热的!”

    “舒服吗?”季斯焱一脸铁青的瞪着,玩的不亦说乎的人儿。

    “嗯,好舒服,我决定要握住睡觉。”

    “好!我会让你握一晚上!“男人咬牙切齿的说完,直接抱进卧室。

    显然一晚上某人的小手就跟被按上震动小马达一样,动个不停

    *

    清晨的第一道曙光照亮整个城市的时候,季斯焱就起床了。

    今天是大阅兵,他必须早到。

    看着床-上还在呼呼睡的人儿,季斯焱凑到她的脸上吻了吻。

    “蜜宝,是去现场看大阅兵,还是要在家里看直播?”

    “嗯头痛。”她手按住太阳X,眉心紧蹙,眼睛紧闭,一副很困的样子。

    见她这样,季斯焱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索杏把她挖起来。

    带着她一起去阅兵现场。

    魏橙志已经提前十分钟,买好早餐过来,正在客厅坐着。

    见着自家少校抱着池小水下来,他眉心蹙了蹙。

    总觉得他家少校跟小水小姐之间,有着说不出来的关系。

    季斯焱视线冷冷的扫了一眼魏橙志。

    “多做事,少说话。”

    冷厉的声音传来,魏橙志双-腿一夹,敬礼:“报告少校,我去擦车。”

    “昨天没擦干净?”季斯焱眉梢轻佻。

    “不是,擦擦干净了。只是觉得不够,再擦一遍!”魏橙志站的笔直,昂首挺哅,目视着前方,面上很是严肃,然而心里却是在流泪,少校啊,求你老人家饶了我吧,我再也不瞎想了。

    季斯焱淡淡的看他一眼,眼底闪过轻笑:“去开车!”

    “啊?”魏橙志蒙了,随即意识到自家少校不追究了,“是!”随即赶紧-夹着尾巴开车。

    因为国庆节,大家都放假,本以为路上车况良好,然而没想到还是这么堵。

    也是,今天是大阅兵,赶去观看的人一定很多。

    季斯焱给池小水调整了一下睡姿,抬头看着前面的车子堵塞的有些离谱,他眉心微蹙。

    “下车看看怎么这么堵?”

    “是少校。”魏橙志赶紧下车去。

    没两分钟就跑了回来。

    “报告少校,前面出车祸了。一辆去机场的大巴自燃了,貌似里面的人没有一个跑出来,估计现在尸体都烧焦了。”

    季斯焱听完魏橙志的话,眼皮一跳,有种不好的感觉。

    “让人查一下大巴上有没有叫一个陆露的女孩。高级机密!”

    魏橙志楞了一下,见着自家少校低头去看怀中的人。

    言下之意,就是不要让池小水知道这件事。

    魏橙志点头,打了个电话,让人查了一下。

    在巴顿车绕路从另一个高架桥到达阅兵现场的时候,魏橙志接到电话。

    “少校”魏橙志神銫凝重的看着季斯焱,眼底泛着浉意,“确认了,名单中确实有一个叫陆露的女孩,根据票务处登记的身份证号码与警察局系统核对过。确认无误!”

    季斯焱听完,心情沉重的闭上眼。

    昨晚还跟他说过话的女孩,就这样没了,小东西要是知道指不定多么伤心。

    “找人去认领尸体,找个好地安葬。”季斯焱低头看着睡熟的池小水一眼,指尖拨开她脸上的头发,“千万不要让她知道。”

    蜜宝,希望知道后,不要怪我,我只是不想你难受!

    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池小水就幽幽转醒。

    “哥哥”她煣着太阳X,坐起身,“我们这是在哪儿?”

    季斯焱抿滣的看着她,没有答话。

    池小水觉得气氛有点奇怪,沉重的让人感觉很压抑。

    “到阅兵广场。头还痛?”他目光淡淡。

    “嗯。”她重重点头。

    “魏橙志你下去守着。”

    冷Y的声音吓得魏橙志赶紧开门下车。

    池小水听出他话中不高兴,忽然恍悟,哥哥好像不喜欢她喝酒。

    完了!

    昨晚喝醉了,也不知道她闹出点什么没,要是她有闹腾出些什么,哥哥会更加部高新的!

    “嘿嘿,哥哥,我不是故意要喝酒的。我就是舍不得陆露,才会喝多的。啊”她像是想到什么尖叫一声。

    “完了,我还说要去送陆露上飞机的。现在几点了?我是不是要迟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