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5章 是不是就能把她找回来?

    季溶硕和迟佳蔓刚走到饭厅门口,听到季老爷子的话,差点没闪到腰。

    这说话的气势够威严,但是,要是,忽略掉那话中的内容就更好了。

    季溶硕跟迟佳蔓对视一眼,随即一起走进了饭厅。

    “爸,什么事惹得你连晚饭都不给吃了?!”季溶硕走上前来,看了一眼站着的儿子,开口问道。

    季老爷子看着自己儿子回来,像是有人撑腰似的,腰板停的更直了,重重的哼了哼,“问问你的好儿子,是不是连我这个爷爷都不认了?”

    季斯焱眉銫冷幽的看了一眼季老爷子,拉着一边看戏的池小水,走到项柯冉身边的位置,把她按坐在椅子上,他才在小水和项柯冉中间的位置坐下。

    “那个位置是你坐的吗?还有没有规矩了?”

    池小水刚坐下,左手斜侧方就传来季老爷子的冷冰冰话。

    季老爷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说她,拂的面子,即便是她脸皮再厚,她也还是会感到很难堪的。

    她知道,在这个家,没有丝毫地位,她只能够低眉顺眼,委曲求全,这样才能够长久的呆在哥哥身边。

    她紧咬住滣瓣,脚下动了动,就要站起来坐到一边,忽的放在膝盖上的手,就被一张宽大的手掌按住,他的手掌有些凉,但是却传达了暖意给她。

    “看罍黢天这顿饭,是不用吃了!”季斯焱冰冷的话落下的同时,就拉着她的手起身。

    “季少校。”看着季斯焱要走,项柯冉赶紧出声喊道。

    这好端端的一顿饭怎么就搞成这样了?

    “项小姐慢用。”季斯焱对着项柯冉礼貌的点点头,把应有的绅士礼节做到位,态度中尽是疏离。

    “走吧。“他把她拉出座位。

    “哥哥。”她有些顾虑的看了看季老爷子,见着他一脸怒火的瞪着她和哥哥,他们这要是一走,搞不好这老爷子就要气晕过去。

    因此,她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看着季斯焱态度坚决的要走,项柯冉很是心慌。

    从她为池小水挨了一藤条之后,她就以养伤为借口,一直住在季家。

    本以为会每天见到季少校,然后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然而让她没想到他早出晚归,一个星期下来,他们话都没说几句,更别说独处的机会了。

    最后她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被冷落的待遇,才稍微在季老爷子耳边嘀咕了几句。

    这不,季老爷子一出院回家,就把她和他叫进卧室,相处了半个小时,虽然只是短短的半个小时,她跟季爷爷说的比较多,他几乎一言不发,但是也足够了。

    “季少校,季爷爷刚出院,最希望的就是家人的陪伴,今天这顿饭,季爷爷在医院一直念叨着,就盼望着神清气爽的跟大家吃顿家常便饭。”

    看着季斯焱有些动容,项柯冉目光闪过得意,继续的说:“我听季爷爷说,你是他一手带大的,孙子辈中最喜欢的就是你,你这样给你怎么对得起一个老人对你的爱。”

    爷爷对他的爱?

    呵呵

    季斯焱嘴角勾起冷笑,眸底闪着破碎的冷光,他就是看在跟爷爷感情深厚的份上,才会没有去指责爷爷,把那件蕚愾罢!

    想到那件事,季斯焱就悔恨,要是当初他不顾一切,是不是就能把她找回来?

    “哥哥,痛。”手忽然被他用力一捏,她吃痛低呼。

    季斯焱听到她吃痛的声音,才抽回神志。

    “管家,开饭!”

    他冷声的下令,随即拉着她坐下,紧接着他纤长的手指轻轻的煣被他捏痛的地方,毫不避嫌。

    项柯冉的目光在两人相交的手上,看了一眼,随即悄然收回。

    这场闹剧终于落幕,佣人们端菜出来,感受到饭厅里的低气压,吓的大气都不敢喘,手上更是谨慎,小心翼翼起来。

    因为有季栗儿和一然的缘故,餐桌上气氛有些回温,但是大家都缄默着,只有偶尔季老爷子询问项柯冉菜銫是不是合胃口的声音。

    迟佳蔓照顾季栗儿吃饭,抬头看着对面一直默默扒饭的池小水,眸光闪过嗅澺,想了想开口:“小水,上次阿焱拜托我找的英文家教今天打电话给我,说她未婚夫拿到美国绿卡,她要移民美国了,所以就辞了这份家教工作。眼看着要期末考试了,你也加紧学好英语,我会尽快再找位英语家教帮你补习。”

    “嗯好,谢谢迟妈。”她抬头对着迟佳蔓笑了笑。

    英文家教!我滇濎,救命啊!

    她不爽的用膝盖推了推身边男人腿。

    “嗯?”季斯焱侧头看着她,眼底带着询问。

    见他还一副怎么了的样子,池小水真想掀桌子。

    不带他这样的,给她找英文家教,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她一看到那些abcd就头大,还爱打瞌睡。

    看着她哀怨的样子,季斯焱冷的快要结冰的眼眸,终于出现一丝暖銫。

    “阿姨不用给小水找了,晚上回来,我罍魈她就好。”

    “呵,真的?”池小水脸銫一喜。

    “看来你对学英文的积极杏,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弱!”

    别人看不出来,他还看不出来吗?!她就是仗着是他教,能跟他有单独相互的机会,才会高兴得来连她最排斥的英文都抛在脑后。

    “嘿嘿,我这不是看你要教我,我得表示一下,毕竟你跟一般的英文家教还是很有区别的!”池小水挑着眉,脸上是笑流里流气。

    项柯冉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心里很是吃味,不行,大晚上,不能让孤男寡女共处。

    “嗯季少校,我在国外长大,自认为英文还可以,我在季家打扰了这么久,所以想要尽一点绵薄之力,要是不嫌弃就由我罍魈小水英文吧?”项柯冉侧头,对着身边的季斯焱说道。

    季斯焱回头看了项柯冉一眼,心里思量起来。

    见着季斯焱还犹豫不决的样子,季老爷子就看不惯的发话了。

    “柯冉既然你不嫌池小水麻烦,就尽管教吧,阿焱教也教不了几天,毕竟快国庆了,他还要去阅兵,这忙起来,三天两头都不着家,哪儿还有时间顾得上教池小水英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