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1章 不是说口水能消毒杀菌吗?

    直到池小水坐上巴顿车,才悄然松口气。【全文字阅读】

    项柯冉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稍微一个不慎就可能被她抓住把柄。

    见迟妈那个意思是打算让项柯冉常住家里,听说这也是季老爷子的命令。

    这老头子也是够了,自己还在医院躺着,还瞎C心。

    想到以后项柯冉住家里,就多了一双监视的眼睛,做什么都不方便。

    “哥哥,总感觉项柯冉来着不善,我都想要搬出去住了。”她郁闷的说。

    季斯焱听着她说的话,侧头看过去,见她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把隔板放下去,遮挡住前面,紧接着伸手把她抱来坐在他的腿上。

    “是在怕项柯冉?”

    “”池小水汗,“谁怕她啊?”

    “既然不怕她,那你干嘛要搬出去。要走也是她走,她跟季家非亲非故,住在家里合适吗?你不是最会捉弄人吗”

    季斯焱最后的话省略没有说,他只提示一下,剩下就让这小东西自己想象,她的小脑袋瓜聪明的很,肯定一点就通,一些事他不方便出手,让她去办,那就漂亮的多了。

    池小水听他这么一说,眼眸闪闪发亮,紧接着脸上露出贼兮兮的坏笑。

    “哥哥,原来你也有做小人的时候。”

    “你打前线,我做幕后军事,有何不可?”季斯焱挑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压根就不受理某小东西给予的小人称号。

    池小水听他这么说,表情一愣,随即噗嗤笑起来。

    “我的哥哥,你这借刀杀人的功夫不错练得可谓炉火纯青啊!”她笑盈盈就往他哅口趴去,却在临近的时候,被横过的一条胳膊给拦住。

    “怎么了?”她不解的看着他。

    季斯靽微摇头,“没事,你坐旁边去,车子一会儿就到了。”

    池小水狐疑的看他一眼,随即起身,在季斯焱以为她会乖巧的坐回位置的时候,她忽然伸手,对着他的衣衫就开扒。

    “这么饥渴?”季斯焱综疾手快握住哅口作乱的小手。

    “”池小水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你才饥渴呢?!”

    “别以为我傻,好糊弄,好几次我碰到你哅口,你像是吃痛的蹙眉,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受伤了?”说着,她心里就担心上了,双手并用的,就要去扒他哅口的衣服。

    然而却是被季斯焱用力钳制住她的手。

    “混蛋哥哥,都这个份上了,你还不让我看?!”她气的双眼通红。

    该死的男人,受伤都不告诉她的,这要是气死她吗?!

    “你确定要看?”他眉心拧起,目光里隐隐有些忧虑。

    池小水望进他幽幽的目光里,心里一咯噔,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来,该不是伤的很严重吧,不然怎么会不给她看?

    “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要看!”她说的斩钉截铁,一副你要是不给我看,我就要你好看的样子,瞪着他。

    季斯焱见扭不过她,只好松手,让她看。

    手一得到解放,她就三下五除二的扒开他的衣衫。

    “你轻点。”季斯焱有些受不住她手上的力道。

    这小东西明知道他受伤了,还这么蛮力,故意报复他是吧?

    “活该。”池小水头也没抬的骂他一句,然而手上却是放缓了动作解开他最后一颗纽扣。

    衣服一敞开,白銫的绷带赫然入眼,绑带从肩头一直蔓延到腹部。

    池小水看着被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绷带,眼眶都红了。

    受了这么重的伤,他瞒着她。

    池小水气的一拳就要打在他的哅上,但是手挥在空中,却是舍不得打下去。

    季斯焱看着她又难过又嗅澺的样子,心都融化了。

    伸手握住她举在空中的手,包裹在掌心。

    “没事的,一点小伤。”他开口安慰。

    池小水狠狠的抽回手。

    “还一点小伤,你骗鬼的吧,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骗得了别人,骗的了我吗,你不要忘记了,我完全可以挂牌行医的。”池小水气冲冲说道,双眼却是布满嗅澺。

    “是我,我家小东西医术最了不起来。那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给我换药呢?”季斯焱的声音带着宠溺。

    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她肯定要扒开绷带一看究竟,与其等她用着蛮力开扒,他还不如主动开口,这样还能让她欣慰些。

    “换,以后都我给你换药。”她对着他郑重的说道。

    “是,你换。”季斯焱打车内的抽屉,拎出一个小型迷的急救箱,放在她怀中。

    “药在里面,换吧。”随即,他就靠在椅背上,一副大爷的样子,等着小丫头伺候。

    池小水也没计较那些,赶紧打开药箱,整理伤药。

    “妥衣服。”她拿着一把小型剪刀,要不是她的声音太冲,季斯焱还以为她要干嘛呢。

    他对她暧昧的眨眨眼,“你帮我妥!”

    “”池小水现在才发现这个男人无耻起来,让人抓毛。

    扭不过他,她只好放下剪刀,帮他妥掉外面的黑銫衬衣。

    哼,她就说他这两天怎么这么喜欢穿黑銫衬衣,原来是为了遮掩身上缠绕的绷带。

    狡猾的家伙,还要她聪明,不然就这样被他忽悠过去了。

    季斯焱很是享受被人宽衣解带,只是要是这小东西手上的动作轻点,就完美了。

    池小水给他妥下衬衣,就拿过剪刀,剪开绷带的结口处,手边卷着绷带,边把绷带从他身上解下来。

    一层层的剥下来之后,一条超长伤疤就赫然出现在她眼前。

    “吸”她震惊的倒吸口凉气。

    伤疤从右哅口蔓延到腹部,伤口被美容线缝合起来,但是有些地方却是裂开,有些血水渗出来。

    唰的一下,她双眼通红,鼻头酸涩不已。

    “很疼吧?”她手指颤颤巍巍的停留在伤疤咫尺的地方,像是在怕,又像是在嗅澺,迟迟不敢落下。

    季斯焱看着她一副嗅澺的快要哭了的样子,眉心蹙了蹙,他就知道她会这个样子,才会瞒着她。

    “你忝-忝就不疼了。”

    “”池小水无语。

    “不是说口水能消毒杀菌吗?”

    “季斯焱!”池小水气的低吼。

    “你这伤口是消毒杀菌就能不疼的吗?!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了!”池小水咬牙切齿的瞪着他,然而却对他无可奈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