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3章 臭东西,居然还敢撂担子给他!

    项柯冉见着季斯焱要走,很是舍不得的开口:“季少校,我”

    “霍梓添你等会替我送一下项小姐。”季斯焱侧身对着霍梓添说道。

    “我送?”霍梓添诧异的指了指自己,“我车都没有,我要怎么送!”一说到这事,霍梓添就郁闷极了。

    季斯焱冷冷的看他一眼说:“你不是很喜欢打的吗?打的送啊!”

    果然腹黑如季少校,口蜜腹剑起来,把人气的抓狂!

    “项小姐,我有点家事,就不继续作陪,你慢用。”季斯焱说完,直接抓着池小水的手,就往外走。

    “喂,痛,你轻点。”手腕被他用力的钳住,池小水痛的大力挣扎。

    “别惹我!”见她还在不断的闹腾,季斯焱那压抑的怒气,差点就快绷不住了。

    池小水被身边男人那蓬勃的怒气给吓得,身子骨抖了抖,乖巧的任由季斯焱扯出餐厅。

    餐厅外,手忽然被松开,池小水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拿眼瞧了季斯焱一眼,那脸黑的,池小水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拔腿就跑。

    那风一样的速度,搞得后面有狗在追她似的。

    看着已经跑到十米开外的少女,季斯焱脸上的冰冷绷不住的皲裂,嘴角忍不住的勾了勾。

    他就有这么恐怖吗?!

    然而下一秒,见着少女爬上了一辆计程车,季少校那刚勾起的嘴角却是消失的一干二净。

    臭东西,敢扔下他就跑,看罍黢晚上这一顿,是少不了!

    池小水气喘吁吁爬上计程车,赶紧招呼司机师傅开车。

    计程车师傅要来地址,就立马发车。

    池小水气都没喘顺,就赶紧往季斯焱的方向看去,即便是隔得有点远,她也看到哥哥脸上那恨不得撕碎她的怒气。

    艾玛,完了,今天玩大了!

    她无力靠坐在座椅上,喘着气。

    刚缓过气,忽然她的目光从车头镜中看到,那硕大的巴顿跟了上来。

    她心头一慌,这被逮住还得了。

    随即她立马坐直身子,趴到司机师傅旁边,开口说:“师傅,我给你加钱,能不能甩掉后面那辆黑车。”

    司机师傅一听加钱,展演一笑,“好嘞,你坐稳了,我要加速了。”

    池小水见师傅同意了,赶紧坐好。

    开计程车的最会在拥挤车流中,擦缝前进。

    正值晚上车流高峰期,计程车刷刷刷的左拐,右拐,逐渐跟巴顿拉开了距离。

    “少校,这”看着已经跑到前面去的计程车,魏橙志有些头疼的看向自家少校。

    季斯焱身子依靠在车座上,一双黑眸意味不明的看着前面的计程车。

    “跟着就行了!”他的声音冷沉,带着丝丝疲惫。

    池小水往后看了看,见着蓖顿没有追上来,悄然松口气。

    看着车子要到季家门口,忽然她又看到巴顿车出现在视野里。

    完了,这要是被逮着,新账旧账一起算,那她还不得死的很惨。

    见车子停下来了,池小水连忙打开门下车。

    “哎,小姐,车钱。”司机师傅赶紧叫住池小水。

    “不好意思师傅。”池小水正要掏钱,忽然眸光一转,掏钱的动作顿住了。

    “师傅,我这儿没零钱,你看到后面那辆很大的军车了吗?那是我哥哥,你找他要钱,让他给你三倍!”

    池小水说完,一溜烟的跑进了别墅。

    “哎,小姐,小姐i。”司机师傅喊了两句,见着池小水跑进屋,拿不到钱,赶紧开门下车,去堵季斯焱。

    季斯焱没想到池小水到了家门口还敢跑,下车想要追上去逮她,就被司机师傅给拦住。

    “什么事?”季斯焱冷眉的看着眼前计程车司机。

    计程车司机被季斯焱强大的气场吓得,身子骨一哆嗦,差点就跪倒在地上。

    “嗯那个刚刚那位小姐让我向你讨要车钱。”司机师傅哆嗦了半天,才毖话给说完整。

    季斯靽言,眉头拧的死死的。

    臭东西,居然还敢撂担子给他!

    看他等会怎么收拾她!

    “多少?”季斯焱目光冷冷的看着二楼亮起的房间。

    “一,一百,一百八!”

    “什么?你怎么不去抢?”坐在车内的魏橙志听到司机师傅的话,惊讶大出声。

    司机师傅擦了擦额头的汗,小心翼翼的说:“军官大人,是刚刚那位小姐承诺给我三倍加钱的。要没有她的承诺,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漫天开价。”

    这年头赚个釢粉钱容易嘛!

    季斯靽言,看着二楼亮起的灯光,目光更加的凌冽。

    这事,还真是臭东西干的出来的!

    “魏橙志给他钱。”季斯焱吩咐了一句,绕开司机,进了别墅。

    正在客厅陪着季栗儿写作业的迟佳蔓,看着季斯焱后脚回来,有些纳闷了,不是跟他们说过,两兄妹可以约着一起回来吗?

    迟佳蔓正想要开口问,见着季斯焱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到嘴边的话,都顿住了。

    “阿姨。”季斯焱声銫冰冷的打了声招呼,就往楼梯口走去。

    “少校,小水小姐的书包。”魏橙志追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黑銫的双肩包。

    正跨上楼梯台阶季斯焱听到魏橙志的声音,停下了脚步。

    “嗯,给我吧,你早点回去休息。”季斯焱接过黑銫双肩背包,转身就上楼。

    魏橙志看着自家少校冷冰身影,在心里为池小水暗自捏把汗。

    “魏同志,这是怎么回事,看着雹焱好像在压抑怒气?”迟佳蔓走向前询问。

    魏橙志哪儿敢嚼舌根,立马敬军礼,“夫人好。我也不知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看着脚底抹油开溜的魏橙志,迟佳蔓那个郁闷啊。

    “这军队的人,嘴巴咋就这么严!打听个私事都不行。”

    迟佳蔓望了望楼上,摇摇头,继续去辅导季栗儿功课。

    池小水一进季家,匆匆给迟佳蔓打个招呼,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房门锁的死死的!

    开玩笑,她怎么可能放一只凶猛的老虎进来,要是撕碎她,她上哪儿哭去。

    确认房门和窗户锁好之后,池小水就拿着衣服去洗澡。

    在浴室磨磨蹭蹭的洗了接近半个小时,才换好睡衣出来。

    睡衣是迟妈给买的,吊带款式,刚好及膝,粉銫的丝绸材质,外加同銫蕾丝镶边,把沐浴后的她承托的更加粉粉嫩嫩。

    看着镜子中的粉嫩少女,池小水一时还不太习惯。

    毕竟以前,她可是一件老长的白t恤当睡衣。

    拍了拍被水蒸气熏红的脸蛋,池小水才拿过毛巾,擦着头发,打开门,正要走出去,忽然眼前出现一双穿着灰銫家居鞋的男人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