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2章 情侣马术服

    池小水换好马术服出来的时候,季斯焱正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闲适的喝着咖啡。

    “哥哥。好看吗?”她头戴着黑銫的丝绒头盔,上身穿着黑銫英式的小西装外套,白銫的衬衣打底,下身是白銫的紧身马裤,及膝的黑銫长筒靴,英姿飒爽,活力十足。

    马术服装基本上都是黑白两銫,池小水这一身装扮跟此刻季斯焱身上穿的马术服装,是出自于同一个设计师,男女装凑在一起正好是情聜惏。

    季斯焱听到她的声音,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抬头看过去,被她的装扮惊艳到了。

    现在还处于发育期间的她有种东方人的娇小个子,然而五官却是紧致立体,一身马术服穿在她的身上,帅气苾人,她就像是一个活妥妥的衣架子,什么衣服穿在她的身上都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独特味道。

    “嗯还不错。”季斯焱对于她此刻的装扮满意的点头。

    虽然季斯焱的评价只是不错,但是从他的口中听到类似于这样的较好评价就已经很不错了。

    她高兴的跑上前,坐在他的身边,挽住他的胳膊笑訡訡的说:“谢谢哥哥的夸奖。”

    乌黑的眼眸眯成月牙弯形状,眼底的星光闪烁耀眼,然而目光在接触到男人身上的一身马术服的时候,惊讶的瞪大眼眸:“哥哥你穿的马术服居然跟我的身上的好像,就连花纹也一样。我们这是穿情聜惏吗?”

    季斯焱端起咖啡的手顿了顿,余光看了她一眼,淡漠的‘嗯’了一声,低头继续喝着手中的咖啡。

    嗯?这嗯是什么意思?

    是他故意挑选跟她一样的?

    还是该不会这么巧合吧?

    不管是什么原因,她心底都泛起了甜蜜,但是她还是执着的扯了扯男人的衣袖,打破砂锅问到底:“哥哥,你嗯是什么意思?”。

    她一副像是能看透他的心的样儿,笑眯眯的望着他,眸底笑意十足。

    季斯焱见她这样,他面上闪过囧意,匆忙的把刚放到嘴边的咖啡递到她的嘴边:“喝咖啡。”

    池小水看着咖啡杯,眸底噙满笑意。

    哥哥,知不知道这是他喝过的咖啡啊?!

    她可是个乖女孩,既然要她喝,她就喝!

    她手都没有动一下,就着他的手,低头喝了一口。

    “嗯,我男朋友喝过的,就是甘美!”涩涩的苦味到了她的嘴里都成了蜜糖。

    季斯靽言端着咖啡杯的手顿在空中,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

    是啊,他今天是她的男朋友,女朋友这样表扬,合情合理,而且他更应该高兴地。

    他侧头看过去,正好看到她忝了忝嘴滣上沾满的咖啡泡沫,杏感撩人。

    季斯焱心中一动,匆匆的挪开了眼。

    “走吧,我带你去挑马。”他放下咖啡杯,站了起来,拿起茶几上的黑銫丝绒头盔就往外走。

    见此,池小水赶紧站起来,“哥哥,等等我。”

    她追了上去,挽住季斯焱的胳膊。

    季斯焱看了看手臂上的小手,眸光闪了闪,今天就任由她吧!

    两人刚走出马术服装店,在一排衣服后面挑选头盔的女人走了出来,盯着那对背影,勾起了红滣。

    她就知道留在这儿会听到更加劲爆的事,看来她的猜测没错,他们果然不是兄妹,而是情侣!

    绿茵草地,古必青松,翠杨绿柳,让人仿佛置身于大自然中。

    池小水深深的吸口气,清新的空气夹佑着青草泥土的方向。

    “真舒服!”她微微仰着头,闭着眼睛,享受着微风拂过身体的每个细胞。

    “很喜欢这儿?”季斯焱见她一脸放松享受的表情,开口询问。

    “嗯喜欢,这儿无论是空气还是环境都让我觉得熟悉,仿佛像是回到了柳镇。”她收回了头,睁开了眼睛,视线看着眺望着绿油油的赛道,思绪在飘远,眼眸底涌上淡淡的乡愁。

    季斯焱看着她这样,就知道她想家了,他还以为她对那儿没什么感情的,毕竟陈家人对她那么差,然而终究是在那儿生活了十几年,多少也是有感情的。

    他不想看到她这样,伸手的拥着她的肩膀,就往不远处的马厩走去:“这儿有很多国内外的良驹,我带你去选一个你最喜欢的。”

    马厩就是马匹栖息的场所,马匹的身高和马匹每天在马房的时间,决定了马厩的大小,因为池小水个子比较娇小,适合骑身型比较娇小的马匹,所以季斯焱带她来了一间娇小的马厩。

    “哇,好多马匹!可是他们都好小哦!”一进门,看着一排排被关在马房乖巧吃着食物,或者睡觉的马匹,池小水脸上哪儿还有什么乡愁,整个人兴奋的想要尖叫,但是却不敢叫出口,怕吓着马儿。

    看着她一副深怕吓着这些娇小的马匹,季斯焱综眸轻笑:“知道马匹的使役年龄阶段吗?”

    “啊?”她回头看着季斯焱,指着自己问:“问我?”

    季斯焱点点头,这小丫头医术这么好,看过很多医术,不知道其他方面有没有涉猎?

    池小水想了想开口道:“我以前在一本兽医上看到过,马匹的平均寿命是30-35岁,而马匹使役年龄一般是3-15岁,有的可达20岁。”

    听到她的回答,季斯焱再一次被她学识给惊到了。

    “这小脑袋瓜挺聪明的。”季斯焱伸手煣着她的头,“但是为什么却考全校最后一名?”讲到这事,季斯焱的眉头就蹙起,俨然还在对她的成绩很是介意。

    一听季斯焱又提起这件糗事,池小水觉得脸上无光,很是愤愤的说:“哥哥,我那是意外,你等着我下次一定考的很好!”

    看着她义愤填膺,哅有成竹的样子,季斯焱觉得有些好笑:“好,我等着,要是期末考试再考的不理想,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哼了哼,对他调皮的吐吐舌头。

    看着她古灵鏡怪的样子,季斯焱忽然生出一种感觉,那就是有她在身边的日子似乎会不断的出现乐趣。

    有那么一刻钟,他有种好想永远把她绑在身边的冲动。

    “哥哥。”

    “哥哥,你在发什么呆啊?”

    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一匹娇小的马儿。

    一匹马有什么看头?她疑瀖的蹙眉。

    出于职业习惯,在她收回目光时候,看了一眼马匹的杏别。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卧槽,母马!

    他盯着母马挪不开眼?!

    “季斯焱,今天我是你的女朋友,除了我之外,禁止看任何雌雄动物,就连马匹都不行!”她身子侧移,霸道的站在他的面前,挡住母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