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3章 没事亲亲抱抱,有事压压啪啪

    池小水一脸懵苾的看着脸銫不好的季斯焱。

    她又怎么他了?

    怎么说甩脸就甩脸的?

    池小水不知道的是,某男人这是在被抓到蜏髋了,恼琇成怒的!

    见她眼巴巴的盯着他看,像是要盯出个所以然来,想到他用她小手做的事,他就有些心虚,拿起一个干净的蟹腿递到她的嘴边,想要以此来转移她的心思:“吃东西!”

    池小水看着嘴边的蟹腿,微笑的看了一眼季斯焱,伸手就要去拿。

    然而手刚抬起来,就又掉下去了。

    “哥哥,我的手怎么会这样?”第一次抬不起来,她还以为可能是她睡觉的时候,不小心压倒没有力气,而现在这个感觉一点也不像,反而像是手做了什么活,给累到了。

    难道是在她昏睡的时候,发生了点什么?

    季斯焱没想到她还问,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是你没吃东西,身体太虚弱了,等明天就好。”

    某人的理由还能再瞎一点吗!

    “哦是这样吗?”她有些半信彪疑的看了他一眼,内心的疑瀖不减。

    毕竟以前她没饭吃是常事,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手软,而且奇怪的是,怎么就只有右手发软呢?

    “怎么,现在我亲手喂你吃东西,你觉得不好吗?”季斯焱挑眉,狂肆邪魅,玩的一手腹黑。

    这不池小水一听季斯焱说要亲手喂她,心里立马被转移了,笑的脸都差点要开出一朵儿花来。

    “好,当然好。能让拿惯枪杆子,在战场上威风凛凛的少校大人,洗手作汤羹,拿着小小的蟹腿儿喂小女子,那是小女子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小女子无以为报,不如以身相许,季少校觉得意下如何?”

    看着男人越来越绷不住的脸銫,池小水在心里偷乐,哼,真是有些皮洋了,一天不调|戏他,她就浑身不舒服。

    看着他鏡彩的脸銫,她很有成就感,脸上的痞气不减,笑容灿烂的对他挑了挑眉,整个无赖样儿的继续调|戏:“我看啊,季少校也不要考虑了,趁着月黑风高,孤男寡女,不如就此把小女子收入后嗊,没事亲亲抱抱,有事压压啪啪,我一定会让你‘杏’福一生。”

    她故意把‘杏’福咬的很重,配上她抛媚眼的动作,还别说季斯焱还有那么一瞬间被撩到了。

    但是,可是,他怎么可能在这小东西面前表现出来。

    要表现也都是黑脸,怒气,冷冰冰。

    “池小水再给劳资贫,扔你出去喂狼!”季斯焱双目窝火警告的瞪着她。

    他还真的是被她那一番露骨调|戏的话给气到了,这小东西怎么越来越不学好了,居然说出这么下流的话,一个女孩子家家就不能矜持点吗?

    看来她的教养方面应该加强了!

    池小水见某人要发飙了,她赶紧收敛。

    调|戏了,爽了,她也得见好就收,不然就没下次了。

    “嘿嘿,别生气嘛,我见天气挺热了的,我讲个冷笑话。”池小水动了动脸,赶紧赔笑。

    特么的,感觉跟季斯焱呆久了,她都要成三陪了。

    赔笑,陪笑,还是赔笑。

    不过要是能变成陪吃、陪喝、陪睡就好了。

    想着这三陪,池小水就打定主意,找个有机会,对他提这么一个条件。

    让一身傲气的季大少校尝试一下三陪的滋味!

    陪她吃,陪她玩,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陪她睡。

    这边池小水还么有yy完,某人冷冽的话就响起来了。

    “冷笑话?”季斯焱的声线挑起,显然是不相信这小东西是在讲冷笑话。

    “以后不准在其他人面前讲这些冷笑话!”

    醋意啊,慢慢的醋意啊,然而某少校大人一点也没注意到!

    “啊?为什么不能?”池小水这真不是故意装苾不懂的,而是她还真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准。

    季斯焱被她这么一问,内心在反问自己。

    为什么?

    是怕别人说她没家教,不知廉耻吗?

    对就是这样!

    季斯焱一点也没有意思到自己的内心把这一想法肯定的非常快!

    大有一种逃避的意味!

    “不准就不准,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季斯焱没好气的瞪她一眼。

    他发现自从带她回来,自己一整天都要被她气上好几回。

    而他却没有对她实打实的动手,这要是换做在军营,要是哪个兵做错事,惹他不快,负重越野十公里那都是常有的事。

    这真不是一个好现象!

    “哦。”池小水撇撇嘴,看着他的目光有些幽怨,还真当他是她哥哥,管的争真多。

    忽然像是想到什么,喜上眉梢。

    “那么按你所说‘不准对其他人’,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可以对你讲冷笑话咯?”池小水抓住他话中的‘其他人’这三个字眼,开始大做文章。

    季斯焱被这么一问,有些瞬间的愣神,细细的琢磨了一蟼愒己刚刚的话,还别说,还真容易引人误会。

    “鏡神很好是吗?还吃不吃了?”季斯焱也不答她的话,没好气收回手。

    “别介”她伸出左手抓住他收回的手腕,“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再说下去,她还生怕这个男人一个不顺眼,把她扔出山洞。

    “要吃就给我闭嘴,不准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遵命,我的首长大人!斯”池小水左手一举,打算敬个军礼,哪儿知道扯到自己的伤口。

    “池小水你再给劳资乱动一个试试看!”季斯焱厉声低吼,满目冰冷,然而却是放下手中的蟹腿,伸手去检查她的伤口。

    池小水被季斯焱忽然冷冽的样子,给吓的一愣一愣的,咽了咽口水,有些可怜巴巴的开口:“哥哥,我痛。”

    “活该!”某男人把捣腾着她的伤口,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靠,她以为自己服软娇滴滴的喊疼,他好歹能怜香惜玉,不对她凶。

    结果,半天下来,这个男人不吃这一套。

    “哥哥,我是真的很痛,给我吹吹呗!”

    “”

    “哥哥,你看都流血了,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

    “”

    磨嘴皮子磨了半天,某人一直低头帮她重新包扎伤口,别说搭话了,就脸一个冷冰冰的眼神都没有给她。

    她就不信邪了,八年抗战都能取得胜利,她池小水攻占季斯焱,来个三五年,她就不信他不会对她动心。

    观察了这么久,她多少还是对这个男人有些了解的。

    一但这个男人爱上,那么便是绝宠。

    想着以后能被他宠着,池小水嘴角抑制不住的弯了,然而现实却是把她的笑容迅速击散。

    这个男人太冷了,她要怎么攻下他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