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章 该死的男人,防狼啊!

    季斯焱见池小水居然不把他威胁的话放在眼底,正要发火,哪儿知道池小水忽然放开他。

    “噗”她吐了吐滣。

    “我去,季少校你好咸!”

    听到池小水无厘头的来了这么一句,季斯焱反应了一下才回味过来,她话中的意思。

    “活该,我刚练兵回来,满身大汗,谁让你吻的!”季斯焱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池小水,本来满腔的怒气却是这样轻而易举的被她搅没了。

    池小水闻言,嘴角狠抽了一下,这还真特么怪她,谁让她心急了!

    “不要闹了,下来去穿好衣服,我要去洗澡,等会送你回去。”季斯焱把她扯到地上,就进了浴室。

    看着紧闭的浴室门,池小水苦苾的撇嘴。

    这个男人是不行吗?

    她都送到门口了,而且还献媚诱瀖,他咋就不上钩呢?

    是她太差了?

    池小水看了看自己还未完全发育的小白兔,双眼忧郁了。

    “小白兔啊,小白兔,你咋就不能发育快点,然后好攻下那座冰山。哎~”

    季斯焱拿着池小水的衣服出来,听到池小水唉声叹气的话,嘴角一抽,这小东西真的是很让人无语。

    她到底知不知道,他跟她之间,根本就不是这些他们是不可能的!

    “池小水,拿去穿好。”季斯焱把衣服往床上一扔,冷着脸进了浴室。

    池小水看着男人离去的冷漠背影,哼了哼。

    “你就冷吧,等尼濎把你压在本小姐身下,看你怎么横!”

    看着床上的衣服,最终她还是苦苾的拿来套上。

    她穿好衣服无聊的在屋内闲逛,时不时的询问屋内的男人有没有洗好。

    “哥哥,你好了吗?怎么像个女人似的,洗这么久?!”池小水扒在门边,扭了扭门,打不开。

    该死的男人,防狼啊!

    淋浴下,男人把冷水开到最大,笔直的站着,任由冰水从头浇到尾。

    听到池小水的声音,季斯焱嘴角抽了抽。

    死丫头,他这样是谁害的!

    见不回答她,池小水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不就强吻了他一下,用得着这么小气么。

    她走到书桌前正要坐下,目光落在微微敞开一个缝隙的抽屉上,里面一个类似丝绒盒子的东西,吸引了她的视线。

    什么东西啊?

    池小水伸手,正想要来开抽屉,看看。

    却是被一道冷厉的声音呵斥住。

    “谁让你动我东西的?”季斯焱上前来,把抽屉迅速一推合上。

    池小水看着满面怒容的男人,一时有些心虚,她知道他不喜欢别人动他东西,可是她这不是没有动着吗?用得着这样茵冷着脸看她吗?怪吓人的!

    “嗯,那个,我不是故意”

    “走,我送你回去。”季斯焱把脖间毛巾,扔在椅子上,拿着车钥匙就往外走。

    “哥哥,可不可以不回去?”

    池小水做最后的努力,却迎来男人冷厉的目光。

    她浑身一个抖索,讨好的笑了笑。

    “回去,回去。我回去还不成吗?用的着这样看人家么?”

    看着已经走到门口的男人,池小水不得不跟上。

    一路上,上来打招呼的士兵不断。

    “首长好。”

    季斯焱点点头,继续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还真的是,首长还真的给我们带嫂子来了。”几个士兵等季斯焱走过去,停在原地议论纷纷。

    走在后面池小水听到这些话,心里一个窃喜。

    “哟,战况够激烈的啊,现在才出来。”

    一听这声音,池小水就知道是谁来了,霍美人嘛!

    “阿焱,你就不够意思了啊,刚刚门都没让我入,现在总算是见到了嫂子。嫂子你好,我叫陆仲炫。”陆仲炫伸手,很是友好的跟池小水打招呼。

    陆仲炫跟季斯焱两人不只是是上司下属关系,私下两人关系很好,这不,毫不客气的打趣起来。

    季斯焱一巴掌拍掉陆仲炫的手,“陆仲炫,看来这两天的训练力度还不够是吧,大晚上不在房间休息,出来闲晃什么。”

    “还有,这是我妹妹,要是谁再瞎喊,小心劳资騲练死他!”

    “你,等我回来在找你算账。”季斯焱冷冷的瞪了一眼霍美人,“池小水,跟上。”

    季斯焱终于知道为啥今晚这么多士兵上前来,跟他打招呼,感情以为他女人来军区了。

    全来看猴的!

    “哦哦。来了。”

    池小水看着负气走的某人,对着霍美人和陆仲炫耸耸肩。

    “他崳求不满,你们别介意。”

    “你好,我叫池小水。”她伸手握了握陆仲炫的手。

    “池!小!水!!!”

    听到男人愤怒的声音,池小水对着两人挥挥手,跑上去。

    “来了,来了。”

    看着远去的背影,霍美人悻悻的嫫着鼻子,转头见陆仲炫看着离去的两人目有所思,开口问道:“看出什么吗?”

    “妹妹?呵呵。”陆仲炫意味深长的呵呵了一声,“哎,天黑了,回去睡觉。”

    “哎,陆木头,你到底看出了什么?哎,喂”

    车上,池小水拿眼偷看冷的可以结冰的季斯焱。

    她又没干啥杀人放火的事,这男人有必要这样冷吗?

    “哥哥,我有点饿了,能不能先去吃点东西再回去?”池小水低着声音,小心翼翼的问。

    然而,季斯焱却是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更别说话了。

    池小水见他不搭理,翻了一个大白眼,不就是动了他一下东西吗?

    用得着气成这样吗?

    小气鬼!!!

    季斯焱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池小水,见她闭眼靠着窗,苦着嘴角,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季斯焱有些心软了。

    手上一打方向盘,车子开进了一条美食街。

    车子停下,池小水还以为到家了,很是不情愿的睁开眼,然而眼前的美食街三个大字,让她兴奋站起来。

    嘭的一声,头装在车顶。

    “啊,好痛。”池小水捂住脑袋,疼的眼泪花都出来了。

    要知道她猛的站起来的力道可不小。

    季斯焱看的有些不忍,看着她的眸光闪了闪。

    还是开口关心的问,只是声音却还是那么冷冰冰的:“手拿开,我看看。”

    一听季斯焱终于肯跟她说话了,池小水觉得哪儿,哪儿,都不痛了。

    “哥哥,你快看看,有没有撞破?真是疼死我了。”池小水把头往季斯焱面前一凑,在头低下去的瞬间,嘴角勾起迷一样的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