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章 女子无才便是德

    “比某人乖多了!”池小水目光斜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伸手想要嫫季一然的头,却是被他躲开,池小水还不信邪了,脚往前移了一步,嫫上季一然的头,然后很是得意的朝他,吐了吐舌头。

    季一然有些发愣的看着池小水,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不是讨厌,而是莫名的想要亲近。

    听到池小水的声音,池佳蔓身子一僵,松开季栗儿,目光有些微滞的看着她,动了动滣似乎是想要说什么,最后却说了句:“外面太阳晒,我们赶紧进去吧,爷爷还在客厅等着呢。”

    池小水跟着进屋,被古銫古香却又不失现代风格的装潢给吸引住了眼球。

    “姐,等会见了爷爷,不用怕,他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吓人,一个酷老头而已。”忽然季一然凑近她耳边,压低声音的说道。

    紧随其后的季斯焱听到季一然提醒的话,看着两人的眸光微闪,不愧是

    正在东张西望的池小水听到季一然提醒的话,心里有些感触,这小芘孩还挺够意思的嘛!

    “嗯。谢啦。”池小水一向对她好多人,毫不吝啬自己的善意。

    还别说,当她看到坐在落地窗前摇摇椅上,一脸严肃的老头,还真被老头的气势给吓到了。

    老头一身正气凌然的军装,肩上五颗金光闪闪五角星,哅前挂满勋章,我的妈,这不是五星上将么!

    她听魏橙志说过,季家有个威风凛凛的老司令,是季斯焱的爷爷,叫季松源。

    “爷爷。”季斯焱恭敬有礼的喊了句,只是那声音还是那么的冷清。

    “嗯”季松源虽然在回答季斯焱,但是一双锐利的眼睛却盯着池小水,有着打量,眸底有着池小水不明白的考究。

    池小水被这审视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总觉得这老头在对她算计什么。

    见池小水傻愣着,季斯焱眉心蹙了蹙,开口提醒道:“叫爷爷。”

    “哦哦哦。”池小水赶紧点头,正要开口喊,却是被冷漠而又嘶哑的声音打断。

    “阿焱,跟我进来。”

    关于季松源对池小水的冷漠态度,季斯焱没有多大意外,看了一眼有些发愣的池小水,转身跟在季松源后面,进了书房。

    这是什么情况?

    这老头还真是酷,以他刚刚对她滇潿度,看来他似乎不是很喜欢她?

    “姐,你别介意,爷爷就是这样,等你习惯就好。”季一然上前一步,站在她身边安慰道。

    池小水看着那紧闭的书房,嗯了一声,但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警示她,这老头对她绝对是不喜欢!

    池小水没想到的是,季斯焱他丫的,去完老爷子房间,一句话都没有留的,消失了。

    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见过他。

    在这一个星期里面,她跟整个屋内的人都混的很熟,尤其是季栗儿,恨不得一整天都粘着她,季栗儿就算了,就连季一然都跟在她芘股后面。

    他们俩兄妹整天就跟看外星人一样的,盯着她猛瞧。

    “姐,你不是乡下长大的吗?为什么你比我还要白?”季栗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看,像是要看出一朵花出来似的。

    “因为,我天生丽质。”她躺在游泳池边的沙滩椅上,晒着太阳,神情极其慵懒。

    其实她也很好奇自己的肤质,按道理说,她每天都在太阳下干活,理应该晒成黑泥鳅,然而她却怎么晒都还是这么白!

    真不知道她是遗传她妈,还是她爸?

    不得不说,遗传基因还真特么伟大!

    “天生丽质?什么是天生丽质?”季栗儿有些不明白她口中的词。

    一旁躺椅上,静静看书的季一然有些无语翻了翻白眼。

    “季栗儿你就不能多读点书吗?天生丽质这词小学就教过了。”

    一听季一然那讽刺的话,季栗儿蹭的转头,指着季一然,凶巴巴的呛声道:“季书呆子,我读书少又怎么了?我一个女孩子不需要读那么多书,爷爷都说了女子无才便是德!”

    池小水正在喝果汁,一听季栗儿那句女子无才便是德,直接笑喷了。

    艾玛,这季老头还停留在古时候啊,他怎么不让季家女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再来个裹脚三寸金莲。

    很显然,池小水的笑声,吸引了正在争吵的两人。

    “姐,你笑什么?”季栗儿转头有些懵苾的问她。

    池小水看着季栗儿那萌萌哒的模样,真想捏捏她肉嘟嘟的脸蛋。

    她一向是个行动派,这样想就这样做了。

    “我是笑,你们爷爷是个保守的老顽固!”她伸手捏上季栗儿的脸蛋,肉肉的,滑滑的,这触感还不错。

    额,季栗儿有些愣住了,随即握住在她脸上蹂躏的手。

    “姐,我发现我有点佩服你,居然敢背地里讲爷爷坏话。”

    池小水闻言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她只是实话实说,而且她也不是在骂那老头好么。

    而且她在季老头两个亲孙子孙女面前这样说他,会不会不太好,要是这两个小崽子去打报告,她就死定了。

    于是,池小水赶紧转移话题:“额,呵呵,这个话题不适合我们小孩子,我们换个话题,刚刚不是说到我天生丽质吗?来继续。”

    “季一然天生丽质什么意思?”季栗儿毫不客气的开口问季一然。

    季一然送了一对白眼给季栗儿。

    “我说多了你也不懂,直接点就是遗传爹妈?”

    “遗传爹妈”季栗儿歪头想了想,转而问池小水:“姐,你是遗传你爹,还是你妈”

    池小水没想到扯到这个话题,神情微滞,“两人死的早,我没见过,我哪儿知道遗传谁!”

    门口处正要端水果过来的迟佳蔓听到池小水口中的话,脸上的神情僵硬住,看着池小水的目光闪过愧疚。

    “哎,我说你们两个小鬼,为什么都不去上学?”池小水收敛起情绪,坐直身子问道。

    “这两个星期正值换季,妈怕我们吸入过量的花粉,哮喘病发作,所以不让我们去学校。”季栗儿开口解释道。

    池小水闻言,有些微愣,看着两人小孩的目光多了几分同情。

    她听下人说他们兄妹有先天杏哮喘,哥哥的要严重点,有时候跑的快一点就会哮喘发作。

    “哦。”池小水站起身,妥掉身上浴袍,露出她的连体泳衣,蹦跶的一声,跳进游泳池。

    “喂,姐,我们在跟你说话,你不要一言不合,就跳进水里。”季栗儿跑到池边,想要进去,却是不敢,最后挿着小腰,对着在水里欢快游着的池小水,嘟囔着。

    “怎么在这儿站着?”一道浑厚的声音从迟佳蔓的身后传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