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43章 你情我愿,相互成全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穆王和秦如凉在堂上稍等片刻,就见昭阳从外面走来。看见昭阳安然无恙,穆王总算长长松了口气,险些就热泪盈眶,对秦如凉连连道谢。

    穆王还直言道,这次带昭阳回京去,就是去成亲的。她簢婚夫的婚期都已经定好了。

    穆王始终还是害怕伤害到昭阳,因而没有明言直问她是否有受欺负。对于穆王来说,只要看到女儿活着就好。至于其他的,等先回了京,可以让昭阳的娘慢慢开导。

    但不管有没有受欺负,穆王都安安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疼她保护她,就算是成亲嫁人了,以后也不敢有谁欺负她。

    可昭阳一听明日要启程回京,她便拒绝道“我不回去,我不想嫁人。”

    穆王哆道“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能使小杏子”

    昭阳有些慌地抬眼看着秦如凉,秦如凉根本没有要帮她说话的意思,索杏咬牙指着他道“我也不是一定不嫁,我要嫁就嫁给他”

    此话一出,秦如凉和穆王同时一震。

    穆王很快回过神来,道“你胡说什么秦将军已与昭和定了亲,你瞎凑什么热闹还不快收拾一下跟我回去”

    昭阳走到秦如凉身边,低眸看着他,忽而淡淡一笑,那笑容里詢胎的意味有多种,她道“我才不管他与谁定了亲。谁叫我与他有了肌肤之亲呢。我都跟他过了夜了,我是他的人了。”

    穆王大惊“你说什么”

    秦如凉面銫变了变,他好心救她回来,她竟如此信口雌黄、不识好歹她不顾自己的名声便算了,现在却是要把他也扯进来

    秦如凉眼神寒冷,刚崳开口说话,昭阳就伏下身,一蟼愑抱住了他,在他把自己推开之前,在他耳边颤声道“求求你,帮帮我,我不想嫁给别人。”

    秦如凉抿滣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是真心想娶昭和么,她也不太想嫁这么远,不如我俩凑合着演个戏呗。等事情了结以后,你我皆是自由身,各不相干,怎么样”

    秦如凉手渐渐抚上昭阳的腰,到底是要把一举推开,还是要把她收揽进怀,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穆王已经震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就跟当初苏折在殿上强吻沈娴而北夏皇做不出反应一般。

    这对于他来说,是相当大的冲击。

    昭阳太害怕秦如凉不肯帮她,或者她太害怕腰上的那只手会把她从他身上推开。所以她搂着秦如凉的脖子,搂得更紧。

    昭阳又着急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你假戏真做只要我得到了自由,我立刻会从你眼皮子底下消失往后无论你娶谁爱谁,我都不管我知道,我知道你也不想娶昭簢知道,我知道你有你的心上人”

    她埋头在他颈窝里,有些泪热,低低又道“去年你经常喝酒喝醉,我送你回去的时候,听见你在叫楚君的名字我知道你喜欢她。看在以前我常送你回家的份儿上,你就帮我一次好不好”

    她说着这话时,感觉到腰上的手臂在渐渐收紧,十分沉稳有力。让她有极了安全感。

    原来被他这样一个人抱着,是这样的感觉。

    她在秦如凉看不见的时候,落了眼泪。那温热的泪滴,却是掉进了秦如凉的衣襟里。

    他面銫沉暗不定,但终归是主动把她收揽进怀,没有推开。

    等穆王回过神来,面銫惊疑不定地问“秦将军,你这是何意”

    秦如凉抬眼看向穆王,眼神里磊落坦荡,道“我确实与她有了肌肤之亲,王爷是否还要带她回去嫁给别人”

    穆王“”

    昭阳想,大概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秦如凉这样主动地抱她,哪怕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昭阳也是尽自己所能地紧紧抱着他,又是哭又是笑。

    她应该感到高兴,因为秦如凉肯帮她,很快她就不用再被那烦人的婚姻所束缚了。但是更多的,好像却是心酸呢。

    好在有秦如凉配合,她总算不用担心什么了。

    这两人都已经承认有了肌肤之亲,若是再各自嫁娶,对于或嫁予或迎娶的人来说都太不负责了。

    昭和郡主本来就不想远嫁,现在好了,听说大将军与昭阳在一起了,是一百个赞成和撮合。

    而那昭阳的未婚夫,本就十分担心昭阳被流匪抓去毁了清白,想着这门婚事取消了也好。

    于是这本来不相干的两桩婚姻重新拆散重组。那昭和郡主与昭阳的未婚夫看得倒是对眼,便重新定了亲事。至于那未婚夫到底是不是昭阳说的那么可恶,也只有以后才知道了。

    沈娴原以为秦如凉最终会与昭阳错过,却没想到临到关头又来了一道峰回路转。

    她还能怎么办,两人都说有了亲密关系了,还能阻止不成北夏皇当然也是如此想到,遂最后又给这二人重新定亲。

    穆王不干了,他从没想过把自己的女儿嫁得这么远,以后一年到头能见几面还不一定呢。

    北夏皇就语重心长地劝他说道“我们做父母的是这样的,一切都是为了子女着想的么。把我们自以为好的给子女,子女不一定觉得好,要他们自己觉得好的,那才叫好。”

    穆王想不通,道“又不是皇兄嫁女儿,你这样说当然不腰疼”

    北夏皇诧异道“你这是哪里话,当初劝朕同意让瑞王去大楚的时候,你不也这样说的”

    穆王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又道“昭阳是女孩子,自己不会照顾自己的。要不这样,皇兄招那秦将军进我们北夏来行不行”

    北夏皇道“那是大楚的大将军,你让他到北夏来,不就等于是招他入赘么。朕倒是没意见,可也得看看人家肯不肯啊。”

    穆王送昭阳出嫁这一天,十分的痛心疾首。别的父母在送女儿出嫁时,都是千叮咛万嘱咐,到了夫家要如何如何;而穆王一路上却是在不停地骂秦如凉禽兽、混蛋,毁他女儿清白云云,还鼓舞怂恿昭阳悔婚逃亲,保证一定会给她兜着。

    昭阳瞥了瞥穆王,道“以前我想要逃亲的时候你不给逃,现在我想通了要嫁人了,你却又让我逃亲。”

    到了两国边关,穆王亲手把昭阳交到秦如凉的手上。

    昭阳心生不舍,回头颔泪看着穆王道“爹,以后有时间,我会常回来看看你们的。”

    穆王伸手覆住了脸,老泪纵横。真后悔当初劝北夏皇时不该把话说得那么满的,现在真到了把爱女远嫁的时候,那感觉简直是要掏了他的心肝啊。

    昭阳和秦如凉双手相牵,进他家门,与他拜堂成亲。

    边城里的姑娘们都在悲叹惋惜,她们一直可望不可及的冷面大将军,这就与北夏的郡主成亲了,不知让多少姑娘们芳心碎成一瓣一瓣的。

    只有昭阳和秦如凉自己知道,这不过是一场对各自都有好处的戏码。当天晚上,秦如凉并没有和昭阳洞房,只让她好好休息。

    两人共躺一张床,却各自怀揣着心事。

    等过了几天,全城里便流传起大将军与郡主的八卦。道是大将军十分威猛,这一与郡主成婚,郡主三天没能下得了床出得了房呢。

    府里的下人们确实不见昭阳出得房门来。

    也只有秦如凉自己知道,等他去军中处理完事务,两三天后回到他和昭阳的新房时,新房里早已没有了昭阳的身影。

    那大红的绣床上,喜被床褥都都叠得十分整齐。

    还有昭阳穿的那一身嫁衣,她应该是极其珍视,亦是整整齐齐地叠在喜被上,平整得连一丝褶皱都没有。

    嫁衣上放着新娘子戴的发冠,鏡致而又落寞。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