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39章 其实你也是喜欢我的,是吗?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夜徇现在只想着怎么把茯苓讨回去。更要为茯苓以后在夜梁立足铺好后路,不能让她在夜梁受委屈。

    夜徇问:“那楚君肯答应吗?”

    沈娴道:“如此两全其美之法,朕为什么不答应?”

    夜徇揖道:“多谢。”

    第二日沈娴便下旨册封茯苓为安南公主,做楚君的义妹。

    不过把夜梁皇子遣送回夜梁的这锅沈娴可不背,还得夜徇自己背。因而对外即宣称是六皇子爱上了安南公主,硬是向楚君求娶的公主。

    楚君宅心仁厚、宽宏大量,不仅同意了这门姻亲,还派人将六皇子和安南公主安全送回夜梁去。

    如此,楚君已经算是很给夜梁面子了,是六皇子先对楚君不忠,楚君不仅没发难,为维护两国友好关系,还选择成全,何不是仁至义尽。

    消息传到夜梁时,夜梁皇被气个半死。一开始他就打着让夜梁的血脉去继承大楚大统的主意,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反而叫北夏的王爷做了大楚的皇夫,他怎么能不生气。

    不过六皇子去楚最后失败了,还带回一位安南公主,也算是两国和亲。转念一想,这已经是退而求其次的最好结果,夜梁皇当然得答应。

    后来,夜徇还没到夜梁,夜梁皇就收到了他的来信,说是公主已经怀有子嗣。

    这总算让郁闷的夜梁皇稍稍高兴了一些。

    眼下,夜徇带着茯苓,踏上了回国的路途。

    茯苓还浑浑噩噩的,怎么一蟼愑她就变成了义公主,又一蟼愑就跟夜徇去夜梁了?

    待她反应过来就不干了,非要下马车,回京城去。

    此时他们已经离楚京百里开外了。

    夜徇把茯苓搂在怀里,不让她下车。茯苓张牙舞爪,活像只野猫儿。

    茯苓气不过,道:“你放我回去!我不跟你走,我要回去找我爹娘,我要我爷爷!”

    夜徇语气里带着迁就,道:“你爹娘已经把你许给我了,你还回去做什么?真要是想他们了,回头我派人罍饔他们去夜梁长住好不好?”

    茯苓红着眼眶道:“不好!我不想去跟那些女人争,我也根本不想当你的三妻四妾其中之一!”

    夜徇问:“你是不是在乎我有三妻四妾啊?”

    一句话就把茯苓给问住了,正中要害,她答不上来。

    他的心情倏地就有好几个度的好转,又问:“其实你也是喜欢我的,是吗?”

    夜徇强行搂着茯苓坐在自己的膝上,道:“别忘了,你现在是公主,是要随我去夜梁和亲的,这是下了圣旨的。要是你这会儿跑回京城去,那你们一家子就是抗旨,要落罪的。”

    茯苓闷声不语。

    夜徇道:“你到了夜梁,自然就是我的皇子妃,是我的正妻,你怕什么?”

    良久,茯苓才道:“可是我怀孕了。”

    夜徇眯着眼道:“那不是更好,等孩子出生以后,更加没人能抢走你的地位。”

    茯苓沉默了一会儿,又道:“怀孕要怀十个月,男人耐不住寂寞的,会纳小妾。以后你肯定会纳小妾。三妻四妾对于你们王公贵族罍鞑,是再寻常不过的。可是对于我们普通老百姓,很多男人只娶一个妻子过一生,我要嫁也是想嫁那样的男人。”

    原来她不想跟他去夜梁,不仅仅是怕身份地位悬殊,自己会孤立无援,她更怕会和别的女人去分享一个男人。

    她承认,她是有点喜欢他的。尤其是现在被他这样抱坐在膝上,她心里还有丝丝甜。

    在齐乐嗊里的那一次,她虽然害怕、恐惧,可是当夜徇吻她、碰她的时候,她却并不厌恶。

    夜徇搂着她纤细的身子,她身上那股药香和芬芳让他觉得十分安心。

    夜徇也就不想让她感到不踏实,遂道:“我不娶妾的。”

    茯苓不相信。

    夜徇就又道:“你说你无才无德,就算如此,你不是还会医术,还会使银针么。到时我若纳妾,你怎么让我抬起头来的,你就怎么让我垂下头去,如此我便对女人生不出兴趣了。”

    茯苓眨巴着眼把他看着,眼神浉漉漉的,小脸红扑扑的。

    夜徇看得喉头一阵发紧,又道:“还有谁说你无貌,少妄自菲薄,我觉得挺好的。”

    最终茯苓没有下马车,马车继续悠悠地往南边驶去。

    她考虑道:“那这样的话,我就权且跟你去夜梁试试。要是你食言了,我就让你永远抬不起头,我还会离开夜梁的,带着我的孩子一起,让你永远也找不到。”

    夜徇心里也是甜丝丝的,道:“好。”

    这种感觉真是奇妙,以前他从不曾有过。

    原来两情相悦,远比一厢情愿要幸福舒坦得多啊。

    夜徇大抵有些能够明白以前的沈娴,只要不是心里的那个人,宁愿一直空着,也不会随随便便将就。

    夜徇离开楚嗊以后,沈娴虽是有诸多感慨,可也觉得神清气爽。

    这也算是解决了一个麻烦吧,往后各走各的,谁也不耽误谁。

    沈娴斜枕在苏折腿上,与他一起在树下乘凉,她觉得盛夏里的蝉鸣也不显得那么浮躁,反而有丝丝悦耳的。

    沈娴眯着眼问:“你知道夜徇那不举之症是怎么回事吗?”

    苏折手里顺着她的鬓发,道:“哦,他原来不举吗?”

    沈娴浅浅勾着嘴角,“你真不知道?”她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入秋后,天气渐渐转凉。

    沈娴一直要求苏羡在课业之余,是要勤加锻炼身体的。虽不要求他有多厉害的武功,但基本拳脚功夫还是要会一点。

    于是沈娴隔三差五就教苏羡打木人桩。

    那木人桩是可以转动的,只要往那上面使力,一根根木桩就会不断朝苏羡击来。他反应十分灵活,但也还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偶尔会被木人桩给击打在手上,一打便是一道红痕。

    苏羡练得满头汗,他也不多吭一声。

    苏折在旁边看得饶有兴味。

    等苏羡休息时,沈娴瞅了瞅苏折,道:“你要不要来练练?”

    这木人桩还是从前苏折教给她的,若是让苏折来打一打,说不定还能有助于他恢复记忆。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