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27章 她觉得自己真是个烂好人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这寝嗊里十分宽大,侧后面连着一间浴室,引温泉活水灌于浴池。待半下午进去泡了一阵子,若不是苏折抱她出来,她仍是没有力气自己爬出来。

    沈娴换了衣裙,崔氏带着嗊女进来,熟练地把床榻换了一遍。沈娴半卧在窗前,目不斜视地看着窗外的雪景,老脸发烫,总感觉没脸见人了。

    到了晚间,一家三口才坐在一起用晚饭。

    沈娴想起昭阳郡主,便问苏羡:“你堂姑呢?”

    “她昨晚回驿馆了。”

    “有时间带她去京城各处转转,难得来了大楚一趟。”

    苏羡道:“她现在有了新欢,应该不希望我再去煞风景了。倒不如让秦叔陪她去。”

    现在连苏羡都看清了,昭阳对秦如凉的心意看样子是藏不住了。

    实际上,昨天晚上昭阳是同秦如凉一并出嗊离去的。

    昭阳身边自有北夏的随侍护送她回驿馆,可秦如凉就独自一人。她看着秦如凉的背影,寂寥孤独地走在雪地里,他又喝了不少酒,便不放心道:“大将军,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

    秦如凉根本没理会她。

    结果她自己亦步亦趋地跟在秦如凉背后。秦如凉背影十分高大,便衬得她十分娇小。

    昭阳背着手,小巧的鼻子里呵着弊雾,道:“上次在北夏,虽然你也是冷冷的,可不见你有现在这么孤独。你喝酒是一个人,回家也是一个人,你要不嫌弃,我陪你走接下来的路啊。”

    秦如凉步子跨得大了些。

    昭阳小跑两步跟上,又道:“上次一别,已经快两年了呢。”顿了顿,又眼神闪亮地笑道,“这两年里,其实我想跑到大楚来看你的。”

    她可不可以跟他说,其实她挺想他的。

    但说出来,好像很唐突吧。

    她也不知道是入了什么魔,从在北夏时那勘勘一眼,她就是瞧上了这个英朗冷俊的人。

    秦如凉带着酒气冷冰冰道:“我与郡主非亲非故,请郡主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昭阳道:“现在是非亲非故,可等我们熟起来以后就好了啊。况且我又不觉得在你身上是浪费时间。”

    秦如凉道:“你回去吧。”

    “不,我要送你回家。”

    “我不需要女人藝回家。”

    一路上昭阳紧追他不舍,顺般想知道他家住什么地方,他家里是个什么光景。

    可还没走多远,秦如凉冷不防就停了下来,转身便将她推至墙边。昭阳深吸两口气,看着他靠近,心里怦怦直跳。

    而秦如凉却道:“我不喜欢不识趣的女人,尤其是郡主这样的。”

    昭阳看着秦如凉扬长而去,忽然间又觉得像吸入了一口雪碴子,冰到了心肺里。

    他不喜欢自己,她大抵是能够感受得到的。就好像他能大抵感觉到,她喜欢他一样。

    可昭阳的杏子就是这样,与其让自己黯然神伤,不如好好去努力。好在她还有一位在大楚做皇夫的哥哥,和一位在大楚做女君的嫂嫂。

    女君一道命令压下来,让秦如凉陪昭阳在京城到处去转转。

    这几日里,秦如凉只好每日与昭阳并肩同行。

    秦如凉仿佛一夜之间,卸下了重担,他再也不会同以往一样,每天夜里去嗊中值守,只为守着心上那人一夜安眠。

    他几乎不再会去嗊里值守,本来那也不是他身为大将军必须要做的事。

    一入夜里,他便几近有些颓废的意味。就好像突然失去了人生里一项很重大的意义,使得他前路茫茫,不知何方。

    甚至于喝酒不知节制,比沈娴与苏折大婚的那晚喝得更凶的时候也有过。

    昭阳知他心里一定藏着不可告人的事,每每他酩酊大醉地从酒馆里出来,昭阳总会送他回家。

    她进得他的家门,得以知道他住的地方是个什么样子,知道他住在哪个院落里。夜里他口渴想喝水的时候,旁边总会递上一杯温水来。

    待到第二天秦如凉酒醒,却又不记得昨夜昭阳来过。

    这一夜,秦如凉到了手下武将的家里喝酒。堂上武将分两边而坐,美酒佳肴,谈笑风生。

    伴随着丝竹之声,又有美艳的舞姬上堂,摆弄舞姿,风情万种。

    那些武将若是瞧得上眼的,当场便捉了美人水袖,一收手臂,给拉入了怀。

    好几名舞姬给秦如凉抛出水袖,他都没接。

    堂上众多舞姬们中间,最妖娆婀娜的,便要数那眉妩了。

    这么些年,她仍旧在不同的府上辗转,被男人当做玩物,送来送去,服侍不同的主人。

    可女人的青春很短暂,他日她若是人老珠黄,再也跳不动舞了,便不会再有人想要她。她只会被人弃如敝履、毫不怜惜。

    她现在过得凄凉,最怀念的还是从前那段被秦如凉处处宠着碑着的日子。

    所以尽管后来秦如凉对她那般无情,她也还是怀念着,奢望着,如今能够再次见到秦如凉,她也还觉得庆幸。

    听说这些年来,他一直未娶。

    他是否还记得他们甜蜜的曾经?

    眉妩不死心,一边跳着舞,一边朝秦如凉接近。秦如凉一直对她视而不见,也不曾接过她的水袖。

    昭阳郡主发觉,与其说是让秦如凉款待照拂自己,不如说是她在照拂他。

    看看哪一次不是他喝多了,自己把他送回家去的?

    她觉得自己真是个烂好人。

    她竟然不放心,怕秦如凉喝醉了找不到回家的路。

    想以前她爹穆王出去应酬,结果喝得烂醉如泥,回来跑去后厨抱着鷄圈里的鷄睡了。等第二天醒来,什么也不知道。

    就是有了这样的经验,昭阳才这么不放心。

    她知道秦如凉进这户宅子里去了,自己在宅子外面等了老久,冻手冻脚的,也不见他出来。

    昭阳等不下去,索杏直接闯进人家的家门。

    听说她是大将军的朋友,又是来找大将军的,又见她覀惻不凡,不似寻常人家的女子,府里下人不敢阻拦,便给她引了引路,带她到晚宴滇澝上来。

    结果她一出现在门口,便看见堂上不胜娇琇的眉妩,脚下一歪,顺势跌进秦如凉怀里。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