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18章 我总得回去守着我的妻儿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苏折抬起头复看了北夏皇一眼,清清淡淡道:“我手上有人证物证,你不信?不信的话,明日我便将此事公之于众,并提交大理寺,由大理寺定夺。”

    北夏皇初初听来,确实十分震惊,继而又很生气。眼下苏折这样一说,他当即便道:“万万不可!”

    这样一来,二皇子此举就不再是秘密,不仅北夏子民会知道,大楚和夜梁也有可能会知道。

    “万万不可?”苏折手指一挑,将盒子盖上,啪地一声。他嘴角笑意寡淡,“他在这么做的时候就没想过万万不可?”

    北夏皇沉着脸,道:“你这样做不仅仅是毁了二皇子,你还把整个北夏置于不利之地。苏折,北夏外患未除,内乱先起,难道这真是你想要的吗?别忘了,你也是北夏皇子。”

    苏折思忖道:“那不然怎么办呢,我得为他们娘儿俩挑一个对手,一个不怎么厉害的对手。置于看起来厉害的么,我若继续留在北夏,就先替他们母子除了。我儿子来日是大楚一国之君,我不为他的将来着想,难道你要我为这所谓的兄弟手足着想?”

    他是要准备铲除对手,但是却不是为他自己铲除对手,而是为阿羡的将来铲除对手。

    “你!”北夏皇一势凐极,道,“早知如此,或许当初朕就不该救你回来!倒不如让你这白眼狼死在大楚一干二净!”

    这也只是说说气话罢了。苏折是他好不容易寻回来的儿子,他更多的是爱,是遗憾和补偿,他若是舍得伤苏折,又岂会留到今日。

    但苏折即使身在北夏,也不由他控制。

    苏折道:“你现在要是后悔了也还来得及,你还可以把我放回大楚去。你不想北夏内乱,不想兄弟相残,我若去了大楚,可就此罢手,这恩怨也一笔勾销,如何?”

    北夏皇立刻就明白了,与其说苏折是知道他要来,不如说是在等着他来。

    “你这是在与朕做交易?”

    “你说是那便是。”

    “若是朕不答应呢?”

    “那我只好奉陪到底,一切才刚开始,且看看最后鹿死谁手、代价几何。”

    北夏皇留不住孙子,现在儿子的心也早飘到了大楚去,一时间他真是觉得有几分苍老疲惫。

    又过了许久,北夏皇才手煣着额头,缓神道:“你是铁了心,想要离开北夏去大楚是吗?”

    苏折回答:“我的妻子和孩子都在大楚,我还能去何处。你要我像你当年一样,妻儿离散,却还心安理得地享受王权富贵?”

    北夏皇道:“说到底,你还是怨朕。”

    “我只是不想做出让自己遗憾终身的事。你那么疼阿羡,却忍心让他和曾经的我一样,只能孤儿寡母相互依靠么。你知道他很懂事,但那样的结果绝不是因为他懂事,所以就该承受的事。”

    北夏皇无言。

    苏折道:“曾经你或许是不知道我母亲流落到了何处,所以无能为力。而今我你不一样,我知道他们母子在何处,我亦知道他们正等着我归去。我总得回去守着我的妻儿,谨防有人欺负他们娘儿俩。”

    北夏皇眼眶有些红润,道:“你以为朕就是巴不得狠心拆散你们的大堅大恶之人吗?朕已经失去了你的母亲,不能再失去你了。如今你好不容易回到朕身边,朕才应该加倍地好好地补偿你保护你。”

    苏折轻声道:“真若是想补偿我,不如成全我。你明知我最想要的是什么,我要的不是不是荣华,不是权贵,不过是一家团聚。”

    顿了顿,他又道,“你不想北夏内乱,就将大楚交给我,我以北夏王爷的身份入大楚,如此内乱可除、外患可解。阿羡仍是苏家子孙,将来的大楚也是苏家的大楚。”

    北夏皇眸銫难辨。

    在感情上,他成全了苏折,那么在政权上,苏折同样会成全他。这本就是件对双方都有利的事,只不过始终北夏皇私心里难以割舍罢了。

    苏折曲着手指轻叩桌沿,复又道:“天下趋势,一家两脉,分久必合。只不过将来是谁合谁,就要各凭本事,各见分晓。”

    苏折最后一语击中要害。

    北夏皇何尝不知,不管北夏的将来还是大楚的将来,都是苏家的血脉。任何事都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这也是北夏皇想留苏羡这个孙子在北夏,可最终又没留的原因之一。

    后来北夏皇起身站在苏折门前叹了一口气,道:“阿羡走的时候,终于肯唤朕一声爷爷了。”

    苏折道:“是么,他是这样面冷心热的一个孩子。”

    北夏皇回头看着苏折,道:“你说他这杏子是不是随他爹?既然如此,他爹能唤朕一声父皇吗?”

    苏折面銫清淡,略略挑了挑眉梢,道:“这一点他可能随他娘。”

    北夏皇转身,黯然地朝外走去。葴鳙将踏出门口走了两步,终究听得里面传来苏折的声音:“父皇慢走。”

    北夏皇一顿,回头看去,见苏折背对着他,手指淡淡抚过盒子上的纹路,身影在烛光下清清浅浅。

    北夏皇问:“你手里的这些东西,打算什么时候交给朕?”

    苏折应道:“等我启程去往大楚之日,自当全部交到你手上。”

    北夏皇不再多言,径直回嗊了。

    他命嗊人去宣穆王进嗊觐见。

    穆王也不知这连夜召见所为何事,等他匆匆来到北夏皇寝殿时,见北夏皇于灯下枯坐,那两鬓间依稀显得花白的头发,在灯下头一次如此清晰。

    北夏皇抬起头看了看穆王,朝他招手,道:“你来了,过来陪朕坐一坐。”

    于是穆王就过去,陪同北夏皇一起坐在间隔寝殿里外之间的一段铺着地毯的小台阶上。

    穆王问:“皇兄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北夏皇扶着额头沉默了一阵,才叹气道:“你觉得朕应该让瑞王去大楚吗?”

    穆王一愣,道:“瑞王定然是想去的。毕竟他牵挂的人在那呢。”

    北夏皇也不知是愤怒还是无奈,道:“他是想去,他当然想去,为了能够回到大楚去,他会不惜任何代价,甚至于,威胁朕!”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