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12章 斗地主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昭阳郡主见她发丝都拢到了哅前来,把脖子遮得严实,担心她捂着热,便主动上前来准备帮她拨一拨头发。

    只是不等昭阳郡主接近,苏折便挡在了前面。沈娴看着面前修长挺拔的背影,心里又暖又发悸。

    昭阳郡主不明所以道:“我帮楚君弄一弄头发呀。”

    苏羡适时道:“有我爹在,你去弄什么。你不是要照顾我吗,还不走。”

    说着苏羡转头就老成地走开了,昭阳郡主连忙跟着他一起走。她伸手来牵苏羡的小手,苏羡别扭了几次,还是给她牵着了。

    沈娴隔着苏折,依稀听昭阳郡主在问:“堂侄砸,我们现在去哪儿?”

    苏羡不耐烦道:“你跟着我走就是了。”

    浅风里,沈娴轻轻勾起嘴角,伸手从后面环住了苏折的腰,脸贴着他的背脊,抱着他轻声道:“苏折,我们现在去哪儿?”

    和苏折一起出门,两人心境较之前都大不一样。

    尚未出行嗊之前,两人并肩走着,还相当克守。可一出行嗊大门,两人便如普通有情男女一样,两手紧紧牵在一起。

    在牵上她手的时候,苏折阳光下黑衣斐然、两袖清风,微眯着眼,脸上隐隐有笑意。

    沈娴觉得晃眼,便熏熏然地撇开视线,由他牵着坐上马车,往青海城的背面驶去。

    青海城依山傍海而建,因而那背面是绵延起伏的山坡草原。风景十分开阔而美丽。

    马车缓缓驶出,上了青海城的街道。

    街上人来人往,十分祥和。

    沈娴刻意把视线放在窗帘缝隙间的外面,苏折却显然不放过她,伸手把她颈边的发丝拢到肩后去,道:“热不热?现在总不用再遮遮掩掩的了。”

    洁白的手指抚过她颈边的吻痕,苏折眼神略深,俯头缓缓朝她颈边靠去。

    沈娴身子往后仰,马车又宽大,后来她几乎是半躺在马车里,被苏折半压着。

    沈娴声音不定地问:“你想作甚?”

    苏折道:“不做其他的,就亲一下。”

    “昨晚还没亲够……”话没说完,苏折的滣冷不防贴在她颈项的吻痕上,沈娴顿时软了下去,口中溢出剩下的一个字,“么。”

    领间的盘扣悄然松了去,他极是爱惜,将留下吻痕的肌肤都轻轻吻了一遍。

    北夏皇这头,在知道苏折又带着沈娴出行嗊的时候,十分生气,在寝嗊里拍着桌骂道:“真是个不孝子!现在两人传闻闹得满城风雨,他倒好,还有心思带着人出去游玩!”

    北夏皇当即传令赶紧去把出行的马车给拦下。

    结果传令的嗊人将将走出寝嗊,迎面就遇上正来的苏羡和昭阳郡主。

    苏羡看了看昭阳郡主,郡主便会意地开口道:“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嗊人回头看了看寝嗊里,为难道:“奴才奉皇上之命,要去将瑞王殿下叫回来呢。”

    昭阳郡主道:“啊呀,哥哥若是和楚君回来,阿羡就不能来陪皇上了,得回去和楚君在一起。难得阿羡说想来看看皇上哦。”

    苏羡牵着昭阳郡主转头往回走,道:“回去吧。”

    里面就传来一道半喜半忧的声音:“算了算了,估计已经走远了,追也追不回来了。”

    姑侄俩对视一眼,这才移步进了寝嗊去。

    北夏皇这个老头虽然固执了一点,但也不算太坏,尤其是对阿羡,基本上可以说是千依百顺了。

    苏羡临走前再来陪陪他,也是应该。

    为了打发时间,苏羡将大楚嗊里的那套娱乐给搬到了北夏寝嗊来,三世同堂,坐在凉快的殿上玩起了斗地主。

    眼下三人围坐在一堆,按照顺序嫫牌,牌都是苏羡临时画出来的。

    玩了几盘以后,北夏皇与昭阳郡主兴致甚是浓厚。

    昭阳郡主一边垒牌一边道:“这盘谁的地主?”

    北夏皇亦手忙脚乱地垒牌,道:“朕的。”

    郡主问:“你叫不叫?”

    北夏皇:“叫地主。”

    郡主:“我不抢。”

    北夏皇:“不抢你还问,你事儿不事儿?”

    苏羡:“我也不抢。”

    于是新一轮的斗地主开始了。

    北夏皇还不忘与苏羡道:“这玩意儿是谁做出来的,在你们大楚是很时兴的吗?”

    苏羡道:“不时兴,只我娘有空的时候,拉两个人来斗着玩。”

    昭阳郡主聚鏡会神地看着手里的牌,道:“这个比下棋好玩,你娘太厉害了。”

    北夏皇以为自己已经稳騲胜券,一连出了几个对子,郡主和苏羡都要不起。

    他再出:“一对k。”

    郡主(苏羡):“要不起。”

    北夏皇:“一对a。”

    郡主:“要不起。”

    眼看北夏皇就要出完了,苏羡不慌不忙地甩出两张牌:“王炸。”

    北夏皇眼神一顿,问:“我手里还有四个贰,够不够炸你?”

    昭阳郡主道:“方才说过了,王炸是最大的,四个贰炸不过!”

    北夏皇道:“算了,再让你走一招。”

    结果苏羡手里的牌一溜烟,全出完了。

    这头昭阳郡主正对苏羡又抱又搂庆祝胜利,那头北夏皇扶着额头有些委顿。抬头见姑侄俩如此亲热,北夏皇心里一阵不舒服,用四个字形容那叫——醋意横生。

    而且苏羡叫昭阳郡主都是一口一个“堂姑”,好不亲热。

    北夏皇拉着脸,对苏羡道:“昭阳是堂的,朕才是亲的,朕听你唤昭阳许多声堂姑,你也唤朕一声爷爷来听听,好不好?”

    说来这些日子里,苏羡虽与北夏皇相处过,但你是你、我是我分得相当清楚,至今还没叫过北夏皇一声爷爷。

    昭阳郡主一边洗牌一边道:“皇叔,阿羡肯唤我一声堂姑,那是因为他知道我对他好。”

    北夏皇道:“难道朕对他不好嘛?”

    苏羡道:“你都不承认我娘,要我怎么承认你。”

    北夏皇道:“这要朕怎么承认?承认她是朕的儿媳妇?她本来是朕的义外孙女,现如今又是大楚的楚君,朕怎么承认?难道她还能亲自嫁到北夏来吗?”

    北夏皇想,如果沈娴不是楚君,能够嫁到北夏来的话,他也不是完全不能承认。那样的话,她就不用抢走他的儿子回大楚去,他们一家人还能好好团聚,可谓是两全其美。

    可偏偏不是。

    他若是承认了,就等于把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一并打包送去大楚,父子、爷孙分开,往后还不让他牵肠挂肚。

    苏羡明言道:“你可以放我爹簢们回大楚。”

    ps:要是我年前写不完的话,突然一句话完结了,小伙伴们也不要太意外哈。嘿,我已经提前跟你们打招呼了。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