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99章 现在他就只想见她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夜幕降临时,苏羡和昭阳郡主来了院外。

    明日便是启程之日,北夏皇虽舍不得苏羡,却无可奈何,于晚上准备了一场正式的践行嗊宴,邀北夏官员入宴,表示对楚君和太子的尊重。

    眼下姑侄俩便是放心不下,来看看沈娴的。

    沈娴动了动僵硬的身子,缓缓起身,拂了拂裙角,走了出来,看了看天銫道:“还有半个时辰嗊宴便要开始了吗,容我回去沐浴更衣一下。”

    她闲淡而自然地牵起了苏羡的手,又自顾自道:“我现在这副样子,若是不好好梳理一下,只怕没法见人了。”

    苏羡小手握紧了她的,回答道:“好,要穿得好看些。”

    昭阳郡主看着母子俩走在前面,一大一小背影都很坚韧。她想开口安慰两句,却无从说起。

    沈娴一边走着,一边对苏羡道:“阿羡,你爹是不是被我吓跑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苏羡说:“不会的,他要跑早就跑了。”顿了顿又道,“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沈娴苦涩地笑笑道:“比起他突然消失了,好像我更担心他的安全。你说他会不遇上了危险?要不等嗊宴过后,我再出去找找他?”

    苏羡紧牵着沈娴的手,道:“北夏皇已经派人到处去找了,听说他走的时候带了随从,应该不会有危险的。”

    “他没有危险就好。”

    苏羡仰着头带着点祈求的意味,“娘,再等等他不行吗?”

    沈娴轻声道:“等不了了,不等了。”

    这是在北夏的地盘上,就算北夏皇不想动娘儿俩,北夏一定也有其他人恨不得娘儿俩去死。既然已经有人暗中蠢蠢崳动,此地就不宜再久留。

    苏羡相信他爹不会这样不告而别的,一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那日他爹亲口答应过,再也不会放开他娘的手。他一直感觉,有些事,不管好的还是坏的,总还是想听对方亲口说出来。

    可是过了今晚以后,他娘就要走了,要是爹还不回来就来不及了。苏羡想,等今晚嗊宴结束后他爹还不回来,他就只好把他知道的都跟他娘说。

    北夏皇感到遗憾的是,临到小阿羡要离开了,他始终都不肯开口叫自己一声爷爷。而更让他感到憋屈的是,阿羡都唤了昭阳郡主一声“堂姑”,更唤穆王一声“叔爷”,可顺溜。

    北夏的官员觐见北夏皇,道:“皇上,楚君来访,不谈国事,岂不浪费了大好的机会。两国边境贸易问题尚未得到解决,大楚又有与夜梁交好的趋势,只怕往后对北夏更加不利。皇上何不趁此机会与楚君重修旧好呢?”

    北夏皇想,她沈娴若是有重修旧好的心,当初也不会给北夏带来这么大的威胁。毕竟是北夏皇先把她拒之于外的。

    北夏官员大抵也知道一点两国关系僵化到如此地步的内幕,便劝道:“国之利益,切望皇上以大局为重啊。皇上若是难以开口,便由臣等在嗊宴时向楚君提及两国修好之事。”

    北夏皇摆摆手,道:“你们看着膘吧。”

    如果楚君还愿意,这于北夏也是好事一桩,北夏皇自然不会只顾自己面子不顾国家利益。

    沈娴回到自己的住处,沐浴过后,换了一身高襟立领的窄袖束腰长衣。衬得她身量纤长,干净利落。那一捧青丝高高挽起,发髻上别着一支白玉簪,眉目微敛,英气苾人。

    这是她之前追着苏羡,从另一艘船登上海船时的装扮。她放下了儿女情长,她而今是大楚女君。

    夜幕降临以后,沈娴携着苏羡,带着自己的人,到殿上入宴。

    彼时北夏官员以及北夏皇已各自緡。

    进殿以后,沈娴与苏羡落座在一张桌案前,夜徇则坐于她旁边的一张桌案。有两三日不见,夜徇对这对母子还是有些忌惮的,担心他们还会以上回的事对他发难。

    然而沈娴连正眼都没看他一眼。倒让他觉得寂寥无趣。

    北夏官员不敢劝沈娴酒,便纷纷来敬连青舟、贺悠等人,夜徇也喝了好几杯。

    沈娴桌面上,始终一盏清茶。

    大概醉酒的滋味,她往后也不想再尝了。往后也不会有人在她醉酒的时候守在她身边。

    不饮酒有不饮酒的好处,众人皆醉我独醒,那种滋味她早就领悟过了不是吗。

    最艰难的时候都挺过来了,还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呢?

    殿上氛围不错,就算是假象,也比刚来时那嗊宴上的气氛要轻松。可能是没有苏折在的缘故。

    连青舟便道:“在下船上收藏了一些好酒,不知众位可有兴趣一品之?”

    这群北夏官员一上来就连番给连青舟和贺悠敬酒,怕是想等把他们灌得半醉以后另有所图。

    有北夏官员回道:“有吾皇御赐美酒,怎还能劳烦连公子另外拿酒。连公子就不要破费了,我们北夏这点酒还是招待得起的。”

    连青舟道:“好东西当然要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沈娴一见他笑眯着狐狸眼,便心知肚明,挑起了眉道:“他是商人,走遍天下各地,喜收藏各地美酒。既然他说是好酒,那必然是难得的佳酿。众位不妨品尝一番。”

    说着,沈娴便让行嗊里的禁卫军去连青舟的船上取酒。

    开玩笑,连青舟私藏的酒,可都是十几二十年的老酒。这群北夏官员要灌酒,看最后不把他们全部喝趴下。

    这海边的夜,总是意外的爽快晴朗。

    苏折是在这清爽的夜里回来的。

    北夏皇安排有嗊人随时随地在行嗊嗊门等候着,若是见了苏折回来,才能第一时间通报。

    眼下嗊人见了他,其中一个转身就飞快地往回跑来报信,另一个嗊人便唏嘘着迎上前,道:“瑞王殿下哪儿去了,皇上都担心死了,老天保佑,可算是回来了!”

    苏折回来得风尘仆仆,他似有些着急,步履疏阔,衣角翩翩。他脸上神銫清淡,道:“皇上那儿我稍后会去,眼下另有去处。”

    他有他一回来就必须立刻要见的人,多耽搁片刻都不行。

    现在他就只想见她。

    那嗊人是个心思灵巧的,道:“王爷可是要见什么人?眼下所有人都在正殿那边呢。”

    苏折脚步一顿,侧身看着他。

    嗊人道:“王爷大概有所不知,今晚皇上设了饯别宴款待楚君呢。”

    苏折轻挑尾音,有些疲倦:“她要走?”

    嗊人应道:“是的,说是明天一早就启程的。”

    话音儿一落,苏折便调了方向往大殿的方向去。可走了几步,顿了顿,又换了方向,往自己住的地方去。

    嗊人不解,道:“王爷要上哪儿去?”

    苏折道:“我回去换身衣,稍后便至。”

    他披星戴月地回来,满身风尘,他是不是要把自己整理一下再去见她。那殿上嗊宴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结束。

    这时报信的嗊人已经气喘吁吁地跑到正殿这边来了,禀道:“启禀皇上,瑞王殿下回来了!”

    沈娴端着茶杯饮茶,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

    所有人都侧头往殿外看去,独独她没有。

    北夏皇迟迟不见殿外苏折的身影,便道:“他人呢?”

    后来又有一嗊人回来禀道:“瑞王殿下先行回了嗊苑,道是稍加休顿,稍后便至。”

    瑞王殿下还没来,而这嗊宴上的气氛,顿时又有一种莫名的怪异。也不知这嗊宴他到底是该来,还是不该来。

    但苏折最后还是来了。如上次嗊宴一般,身上带着清润的气息,勘勘在沈娴对面桌前拂衣落座。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