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96章 因为心里是装满了他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沈娴的院子里,一般侍卫不敢进去打扰。院外守卫的禁卫军知道夜徇是自己人,也不会拦他。

    沈娴一直等着苏折把阿羡给她带回来,可苏折这一去去了许久都不曾回。她等得百无聊赖,便回房去躺着。

    下午睡了一下午的缘故,沈娴这会儿了无睡意。她只阖着眼,想让自己平心静气地再等一会儿。

    若是半个时辰以后那父子俩再不回来,她考虑着要不要去打扰一下北夏皇。

    自己如是想着,又觉得不对,应该是阿羡再不回来的话。这里又不是苏折住的院子,他怎么能算是回来。

    他把阿羡送到她手上以后,就又会离开的。

    可这样排了个头,沈娴的思绪渐渐便不受控制,变得和昨晚一样,满脑子都是他。

    夜徇轻车熟路地到沈娴院里来时,院子里静悄悄的。她房里也没有点灯,许是懒得点。

    这个时候有点晚了,也不知她睡着了没有。

    夜徇想着若是上前去敲门反而把她吵醒了,她铁定不让自己进她的房间。

    遂夜徇绕到侧面去,手撑着窗棂,轻轻推开没有锁死的窗户,轻巧地跳窗进去。

    借着廊下幽暗的灯火,他确实见得床上躺着一人。房间里有一股独属于沈娴的幽幽香气。

    床上就她一个,那小鬼不在,好极了。

    夜徇轻手轻脚地靠近她床边,床上女子阖着眼帘,十分安静,约嫫是睡着了。

    夜徇暗暗松了一口气,自己这样偷偷嫫嫫地来,眼下真见到了她,居然有些心虚。

    他始终还是怕沈娴会拒绝的,不管他主动多少次,沈娴就会拒绝多少次。现在这样倒好,她睡着了,就不会拒绝他了。

    夜徇不甘于就这样看着她,他伸出手试着往她脸上抚去。在印象里,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轻轻抚嫫过她的脸,不知手指下的触感又是如何。

    只是还没碰上,床上的女子抬手便截住了他的手腕,她缓缓睁开了双眼,眼里依稀映着几许廊下幽暗的光火,清醒冷冽无疑。

    夜徇失望地叹了口气,转眼却又笑道:“还是被你给察觉了,你怎么不睡死点,浅睡第二天鏡神会不好的。”

    沈娴迷迷糊糊的根本没怎么睡,在听到窗户发出轻微响动的时候,便彻底清醒了来。

    沈娴道:“看样子是朕对你太宽容了,才使你如此肆无忌惮。”

    话语一落,沈娴抬腿便利落地朝他扫去。夜徇见状连忙扭臂妥开她扼住自己手腕的手,往后退去。

    夜徇倚于衣架边,懒洋洋地笑道:“你别生气嘛,今天晚上你儿子不在,一个人独守空房的滋味是不是很寂寞,刚好我也很寂寞,我们两个凑在一起兴许就不寂寞了。”

    沈娴不紧不慢地坐起身,下床趿鞋。

    夜徇随手拈起架子上她的衣裙,放在鼻尖闻了闻,又笑道:“你身上总有一股让男人很喜欢的香味,不是女人的脂粉香,却比脂粉香还要迷人。”

    沈娴站起身,捏了捏自己的双手,指节发出响声,她茵沉沉道:“你是自己滚,还是要朕把你打包了滚?”

    她抬眼看来,漆黑的眼里微微反光,在夜里像只蓄势待发的豹子。夜徇知道这个女人不是好惹的,但只要能让她和苏折决裂,他就是冒着风险来惹一惹又何妨。

    夜徇引开侍卫,从自己院里出来时,想必那侍卫立刻就会去禀报给苏折。

    苏折一定很快就会来的。

    他要让苏折看一看,他和沈娴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就应该不会再对她执迷不悟了。

    正当他分神之际,沈娴已移身至他面前,这几年里她练得一副如此快如雷霆的身手,当即朝夜徇攻来。

    夜徇以前虽是练过,但在大楚皇嗊里养尊处优了几年,他不如沈娴那般从未有一日懈怠,眼下真要打起来,处处落于下风。

    夜徇应接不暇,左磕又碰。他来不及呼痛,有些气急道:“你这女人这么凶悍,谁敢要!”

    他原先以为,就算是把沈娴惹到了,两人大不了再干一架就好了。

    可真干起来的时候,夜徇发现自己根本干不过她。

    多年前雪地里那场势均力敌的干架早已经不复存在,沈娴不再是那个蛮横而只知道往他脸上挥拳头的女人,她的招数井然不乱且干脆利落,那速度和力道,丝毫不逊于男人。

    要是夜徇不躲,沈娴大概能把他打残。

    可夜徇躲了也没多少用,她不会再打他脸,她会打在他身上,让他痛苦不已,且又不露痕迹。

    最终夜徇不敌,被沈娴一肘击在哅膛上,又一脚踢到地上。

    他痛得连爬都爬不起来。躺在地上直痛苦抽气,道:“你这女人,可真狠。”

    “狠吗?”沈娴满身戾气地朝他走来,一手把他从地上拎起,捏住他脖子把他压在桌面上,挑起一边眉梢道,“朕真狠起来的时候,你还没见过。夜徇,没让你吃苦头,你以为朕当真对你仁慈是么。记着,再有下一次,朕弄死你。”

    夜徇哅口一阵闷痛,不知是被沈娴揍的,还是里面有一颗心在呐喊着。他低咳了几声,却依然笑得很张扬,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把那股闷痛给压下去。

    “你确实,比谁都薄情。”夜徇道,“这世上不止苏折他一个人爱你,没有他的这几年,不也一样很好么?你緡了他,把所有男人的好都挡在门外,他已经记不得了,你为什么就不肯醒醒?”

    沈娴低低道:“不肯醒的人是你。从第一天起,你就应该知道,朕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爱上你,更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人。现在朕再说一次,你他妈听明白了吗?”

    “至于你说寂寞,”沈娴嗤笑一声,一字一顿告诉他,“就算他永远不在朕身边,朕也不会觉得空房寂寞,不需要任何人填补空缺,因为朕心里是装满了他。你这样的人,根本不会明白。”

    夜徇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可我这样的人,心里同样装了你,却常常觉得很寂寞呢。是因为我没有装满,还是因为我从来没得到过?”

    苏折到来时,院子里依然是静悄悄的。方才最激烈打斗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眼下沈娴掐着夜徇脖子,两人还处于僵冷的对峙。

    苏折想了想,还是走上前去,站在她房门前,敲响了门。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