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95章 夜黑风高,机会难得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北夏皇一脸沉闷,盯了盯苏羡,道:“你这小冤家也是来与朕抢儿子的吧?小小年纪,人小鬼大,不像话。”

    苏羡悠悠然摆弄棋子,道:“你还要不要下棋?”

    北夏皇实在拿他没有办法。算了算了,能把爱孙留在这里和自己住一晚,总得要付出点什么。这小子可人鏡着,打从一开始到自己这儿来,就是有所图谋的。

    难为他居然能沉得住气,跟自己在这儿耗一整天的时间。

    北夏皇心想,就算命令禁止苏折在楚君那里夜宿,也不一定能禁得住。男男女女那些事他管不着,只要最后沈娴不把他儿子拐跑了去便是。

    北夏皇私以为,自己这样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但这件事怎么看,都感觉好像是自己的儿子吃亏。

    遂北夏皇与苏羡说道:“你何必这样帮你娘打算,她后嗊里男宠众多,又不是非你爹不可。她需要人陪,大可以去找那些花里胡哨的男宠。”

    苏羡面銫有些冷淡,道:“她一向严守克己、洁身自爱,请你不要看轻她,不然不要怪我跟你翻脸。你不尊敬晚辈,也不要想着晚辈来尊敬你。”

    北夏皇道:“朕有看轻她吗,是她自己带着一群男宠招摇而来,也怪不得别人轻视她。”

    “男宠是我帮她找的,素未谋面,她连认都不认识。”

    北夏皇十分吃惊,继而又意识到苏羡这样做的用意,但还是很不服气,又道:“就算那些男宠是假的,那夜梁的六皇子总不是假的,是你娘实实在在后嗊里的人。”

    苏羡道:“我娘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不管在外面如何逞强,但从始至终她就只有我爹一个。我不许你轻视她。”

    北夏皇默然。

    身为帝王,真的能够只守着自己所爱,一生一世一双人,而罔顾那弱水三千吗?

    他这一辈子失去了挚爱,他没有做到。

    沈娴还很年轻,往后她可能会经历诸多的君王无奈。但是她却依然不屈不畏,坚守着心中所爱,让北夏皇诧异。

    一开始让夜梁六皇子进嗊,可能是为了利益。但这些年,她从不曾与任何男子保持着过于亲密的关系,更不会因为空虚寂寞而滥竽充数。

    莫说君王,就是寻常人也难以执着到她的这个程度上。

    也难怪,就是她那样的女人,才能把小阿羡教得这样独立懂事。

    最终北夏皇轻轻叹口气,道:“小家伙还较真了是不是,好好好,往后朕再不轻视你娘便是。”

    自后嗊美男团从行嗊搬出去以后,夜徇便独住一个空旷的院里,今天一整天都感到无聊透顶。

    院里不仅是有沈娴的禁卫军负责保护他的安全,还有苏折的人时时盯着他,他再想去打搅沈娴也不那么容易。

    前几天日夜颠倒习惯了,昨天晚上回来以后夜徇照例失眠了大半宿,白天又补了个瞌睡。

    原以为昨晚苏折把手臂妥臼的男子叫去问话以后,得知沈娴与夜徇这几年关系匪浅,会主动与沈娴保持距离。毕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喜欢一个女人与别的男人勾搭成堅。

    可是让夜徇生气的是,苏折非但没有和沈娴保持距离,甚至连一丝生气、误会的样子也没有;他如此能忍,完全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听说今天白天他照例去了沈娴那里,还和她共度了一天。

    夜徇心里十分窝火,想着苏折是个谨慎的人,可能并不会完全相信别人的话,他需得找个时机让他亲眼所见,才能彻底击退他。

    夜徇很清楚自己想要得到沈娴,哪怕沈娴不爱他,只要往后大楚后嗊里只有他一个常常与沈娴相伴,也好。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便是苏折的身份。

    苏折如今是北夏的皇子,若是将来和夜徇一样进了大楚的后嗊,则又会打破目前夜梁与大楚力压北夏的局面,回到当初势均力敌的平衡局面。那样对夜梁没有任何好处。

    所以大楚和北夏的关系要越僵越好,沈娴与苏折的关系也要越僵越好。如能让两人彻底决裂、再无瓜葛,倒也一举两得。

    今夜无月,夜銫漆黑。夜徇又听说,苏羡今天一天都在北夏皇那里,入夜以后苏折去北夏皇那处要把苏羡接回来。

    这对于夜徇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时机。

    苏折从北夏皇那里出来以后,还没到沈娴的院子里,便有侍卫匆匆赶来,有要事禀报。

    这行嗊里的大内侍卫,北夏皇交付了相当一部分给苏折,让他随意调遣,以保护他安危所用。

    眼下那侍卫,便是自沈娴的船抵岸以后他安挿在那船上的侍卫。

    当初北夏皇通告全城,因而青海城的人都知道楚君到来的这件事,消息要传开并不难。若是有不轨之人想对楚君和太子不利,在行嗊里不方便下手的话,便有可能会在船上做手脚。

    遂苏折往船上加派自己的人手,随时仔细盯着。

    苏折见他面銫严肃,略蹙了一下眉,道:“何事。”

    侍卫道:“王爷叫属下暗中盯梢,如王爷所料今晚终于发现了情况。有人混进了船上,假扮成船上的杂役,趁人不备破坏船上构造。属下的人发现时,他们正从船舱里面凿砸船底。船停泊在岸的时候看不出什么异常来,可一旦下海后果难料。想必他们是想楚君和太子出海以后,造成沉船意外。”

    苏折问:“人抓到了么。”

    侍卫道:“抓到了。一共五人,无一个遗漏。”

    “幕后主谋呢,可招了?”

    “还没,属下特来禀报王爷,等王爷去审。”顿了顿,侍卫又道,“可要将此事上呈皇上?”

    苏折自他身边走过,在仲夏夜里也掠起一股清寒的气息,淡淡道:“此时上报,无异于打草惊蛇。此事由我做主,等处理好以后再上报也不迟。”

    于是侍卫匆匆跟着苏折一并离去。

    这个时候,苏折却是没时间去沈娴院里陪她了,若是事情处理得快,兴许他下半夜能去,只要不搅了她的好梦。

    苏折想起沈娴时,再冷硬的心,也会多添两分柔情。

    苏折本想让嗊人到沈娴院里来说一声,不让她一直等着。

    然而,没走出多远,又有侍卫匆匆找来。一到近前,便上气不接下气道:“王爷,夜梁六皇子趁属下们不备,偷偷溜出院外,往楚君的院子里去了!”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