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88章 以往你定常常这样赖我的账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这一晚她睡了一个很安稳的觉,潜意识里警醒自己,今晚留下的回忆是不错的回忆,等到明天起来,一定不要忘记。

    一定不要忘记。

    这就跟做梦一样,梦到很有价值的东西的时候,便会潜意识从旁提醒自己等梦醒以后千万不要忘了。可真等梦醒以后,却又一切无处可寻。

    第二天沈娴醒来,颇有些头晕脑胀。她一睁眼便看见苏羡守在她床边,手里捧着解酒汤。

    苏羡把醒酒汤递给她,问:“昨晚玩得开心吗?”

    沈娴不自觉地笑了笑,道:“开心。”

    可后来一上午脑袋都处于呆滞状态,沈娴只知道自己昨晚是开心的,可究竟怎么个开心法,她忘了。

    她便坐在廊下,敲着脑袋,想啊想。

    自己朦朦胧胧地想起,昨天晚上她与苏折约会,那时候戏园里的戏早就结束了,苏折就带她去了海边,烤螃蟹吃。

    再后来的记忆便是一片混沌。

    关键是,她隐约感觉自己最开心的事不在前面,而是在后面。

    苏羡在院里进进出出几次,每次都看见沈娴在敲脑袋,便板着脸道:“别敲了,想不起来的就是敲破了脑袋也想不起来。”

    沈娴眯着眼,有些伤感地看着苏羡,道:“可我总感觉,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临近中午时,苏折来到沈娴院里。见她坐在廊上,阳光渐渐爬上回廊,刻画着头顶瓦檐的形状,照亮了她的裙角。

    他站在树下看了一会儿,方才出声道:“酒醒了?”

    沈娴一顿,抬起头来冷不防看见苏折,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心慌起来,连忙起身转头就往屋子里走。

    “这么怕我?”苏折便也走进庭院中,悠悠然的样子。

    沈娴随口道:“我进去换身衣裳。”

    苏羡从旁提醒:“你早上才换过,不用担心,不算仪容不整。”

    沈娴一只脚踏进屋里,一只脚还在门外,回头面瘫地看了苏羡一眼。这家伙,是她肚里的蛔虫么,怎么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

    好笑的是,她看见苏折来的这一刻,心里竟真的是担心自己仪容不整……

    遂她又收回了腿,端着一副面无表情转身回来,看见苏折站在太阳底下,皮肤被照得有两分透明的样子,整个人却是无可挑剔的。

    他微眯着如墨深沉的眼,眼角似有狭促笑意。

    沈娴道:“你又来干什么?”

    “快午时了,我过来用午饭。”

    苏羡很上道地从廊边爬起来,扯了扯自己的小衣服,不紧不慢地朝外走去,边道:“我去叫人传膳。”

    苏羡这一去,就许久没回来。

    沈娴觉得无所适从,而且莫名心虚。但转眼一想,又觉得这样的心虚来得实在没有道理。说好了昨天最后一次约会,等今天就好好说再见的。

    沈娴一想到要和苏折说再见,心里就十分压抑。好像他不该这么早来,他可以晚点来,或者明天来,甚至后天来,直到她离开的那天再说再见也没关系。

    这放纵约会一次,对她的影响还真是大。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舍不得。

    沈娴若无其事道:“你过来用午饭,是要簢吃告别饭吗?”

    苏折窄了窄眼帘,幽幽盯着她道:“昨晚的事不记得了?”

    沈娴抬头撞上他的视线,心里一紧。果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不然他会是这种眼神?

    于是沈娴脑子一抽,张口就道:“记得啊,我怎么会不记得!”

    苏折略扬了扬眉梢,“说说,都还记得什么。”

    “我当然记得我们在一起吃夜宵啊!”

    “然后呢。”

    然后……然后她就全忘了。

    沈娴懊恼道:“你问这么多作甚,昨晚你不是也在,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苏折直直看着她的眼睛,平平淡淡道:“昨晚在我怀里哭成了一个泪人儿的人,是你吧。”

    沈娴一听,神经顿时都绷直了,嗤笑着壁摆手道:“不可能,我不是那种人。”可一见苏折眼神莫名的有些渗人,她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脊梁骨,又强自镇定道,“就算有一点那样的征兆,那也是因为喝酒的缘故发挥不正常,你不要放在心上。”

    苏折就笑了,“你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沈娴面目一瘫,“你试探我?”

    苏折便一步步走上前,漆黑的一道影儿压在沈娴的上方,茵凉且沉郁。苏折道:“我让你给我记在心上的。”

    一股压迫感袭来,先前这人还似和煦的阳光,可转眼间好像就变成了暴雪风霜。

    沈娴身子往后仰了仰,正想缓缓撤退,嘴上不甘示弱道:“你发这么大火作甚,我不过就是忘记了一点点事,说不定过后就会想起来。你还忘记了这么多年的事呢,到现在都没想起来,我要是与你计较,我是不是早该气死百八十遍了。”

    “你还挺能说。”苏折不吝对她笑,可那笑容里的意味就有些危险了。

    沈娴心里漏了几拍,刚想从廊上爬起来,怎奈身子往后仰得过甚,一时腰杆不够硬,直接就倒了下去。

    她瞠了瞠眼,看着苏折倾身过来,顺手就扶在她的后脑,避免后脑磕在地上。

    一时间风也静止了,阳光也静止了。

    沈娴想,她定是还不怎么清醒,否则怎会控制不住自己,怔怔然地看着他,看得入了神,看得移不开眼。

    苏折神銫略深,清淡的嗓音里听不出喜怒哀乐,道:“可笑我居然不觉得你这样耍赖很陌生,以往你定常常这样赖我的账,是不是。”

    沈娴张了张口,说不出话。

    苏折眯着眼,又气又恨的样子道:“昨晚我为何要把你送回来,我就该把你送到我房间里去,等今早你在我床上醒来,再想赖,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赖。”

    沈娴:“……”

    她渐渐红了耳根,眼里水润,那形容看在苏折眼里,简直诱人。

    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变了,苏折这般靠近时,沈娴的心境仿佛也跟着变了。不管她怎么努力,好似都再装不出无所谓的样子。

    她有些发痴地望着他,喃喃道:“你别着急,我会想起来的。”

    良久,苏折道:“好,我等着。”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