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85章 终于,我又如愿抱到你了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苏羡心里有一道声音在道:糟了,她想通了。她找回了自己的初衷和最初的信念了。

    苏羡木着小脸,这回真像是要哭了。

    苏羡可怜巴巴道:“那爹怎么办,他现在还在戏园等着你呢。”

    沈娴默了默,道:“让他等吧,等过了今夜,等过了明天,知道我不会去,自然就会明白了。”

    随后沈娴就带着苏羡用晚饭去。

    苏羡刚吃了两口,就放下筷子道:“娘,我吃饱了,你带我去散散步吧。”

    沈娴挑眉:“你才吃两口。”

    苏羡道:“今天可能螃蟹吃多了,有些不消化,不走走的话肚子难受。”

    遂沈娴便也顾不上吃饭,牵着苏羡到院子外面来散步,给他消食。这时候天已经黑了,晚间的风有些大,夜空里的星辰也比昨晚要少。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苏折的院落附近。苏羡叫了苏折院里的一个嗊人来,询问道:“你们瑞王回来了吗?”

    那嗊人回道:“瑞王殿下是半下午时候出去的,到现在还未回呢。”

    苏羡担心地往回走,自言自语道:“那怎么办,难道还真让他等一晚上吗?听说他身体才有些好转,今晚风这样大,不会吹凉了么?”

    沈娴面上一瘫,随着苏羡的话,心里便跟着一紧。

    苏羡站在湖边,仰头看了看天,道:“不知道一会儿会不会下雨呢?要是下了雨,他肯定就要淋雨了,说不定会像去年那样,受了风寒,旧病复发。”

    沈娴:“……你别说了。”

    苏羡回过头来,双眼平静地看着她,又道:“娘先前才说,不希望爹再受伤了。这要是再来一次,娘如何自处?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因为等娘,才淋雨生病的。就是不知他的身体受得了几次摧残。”

    今晚风大,沈娴鬼使神差地越来越担心,他会吹风受凉,更担心要是下起了雨他会淋雨生病。

    苏折不能再有何差池,不然她如何能够安心。

    后来苏羡让嗊人去取一把伞来。

    苏羡把伞塞进了沈娴的手里,沈娴愣了愣,把他看着。眼神里的平静起了褶皱,经风一吹,就能将她所有的隐忍显露出来。

    沈娴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伞,收拢手指握紧,挣扎地与阿羡道:“你是不是见不得我省心啊?”

    她不得不承认,儿子恰到好处地怂恿了她。她虽然嘴上不提,可心里从黄昏开始,始终还是牵挂着。

    她可以放蟼愒己对苏折的执着和狭隘,可她放不下对他的爱。也没想过从此一别两宽以后,就会停止爱他。

    苏羡道:“我知道,只有这样做才能让你真正的省心。你去找他吧,就算你要放弃,你也得跟他把话说清楚。”

    最终沈娴道:“一会儿你只有自己回院子了。”

    苏羡道:“我知道回去的路怎么走的。”

    沈娴拿着伞,蓦地转身就走,道:“那我便去与他再约会最后一次,如果还来得及的话。”

    苏羡在她身后道:“希望你能留个好的回忆,让以后好有个念想。”

    “好,留个美好的回忆。”说完,沈娴便不甘于快步行走,她突然像着了魔似的拔腿就往前开始狂跑。

    沈娴跑出行嗊,跑到青海城的街上。她不知道城里有几个戏园,她只知道昨天苏折带她去了一个,于是照着那条熟悉的街道,一直往前跑。

    这会儿戏园里的戏应该都散了吧。

    沈娴原本不着急的,可是想着这大概是他们的最后一次约会,她突然就变得十分着急。

    她生怕与苏折错过了,生怕跑慢了两步,到了戏园门口发现他已经不在那里了。

    当沈娴终于跑到戏园时,她有些喘不上来气。

    戏园里面冷冷清清,确实戏已经结束了,里面的客人也早已经散光了。门前嫣然的红灯笼依然还亮着,沈娴瞠着眼,怔怔地望着灯笼底下,静静等候着的那个人。

    他适时地朝沈娴这边看过来,约嫫没有想到她会跑得这么急,亦是愣了愣,继而笑了一下,道:“你不用这么着急的,我总是会在这里等着。”

    她拖着虚软的脚步,一步一步走上前,站到他面前,仰头望着他,眼睛有些发热,沙哑呢喃道:“还有戏看么?”

    苏折伸手,拢了拢她鬓间被汗水打浉的发丝,轻声道:“没有了,但城里总归还有许多别的去处。要不要簢去?”

    沈娴深吸两口气,试图让自己的嗅濜平复下来。可是不行,它总是不听使唤地因为面前这个人而胡乱地跳动着。

    她在苏羡面前的平静和理智,在这一刻到底还是全乱了。

    她听得见自己心底里的防线在全盘溃陷。因为她给了自己一个这样的机会,想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一旦有了这样的念头,那种想和苏折相处的渴望无法遏制,就会疯狂地蔓延滋长。哪怕只有短暂的一个夜晚,她都会倾心相对,珍惜每时每刻。

    她道:“是不是我不来,你会一直等下去?”

    “你不是来了么。”

    沈娴望着他幽邃的眼睛,道:“是,我来了。不然你等到天亮伤了身体怎么办,不然夜里突然下起了雨怎么办,不然你等不到我不肯回去怎么办,不然……”

    苏折细长的眼里暗嘲激涌。

    不等沈娴把话说完,他忽然倾身过来,一手将沈娴狠狠煣进怀里抱着。

    那力道恨不得箍断沈娴的腰。

    沈娴埋头在他怀里,他身上的气息钻进自己的所有感官,让她浑身都叫嚣着轻颤。

    苏折在她耳边道:“终于,我又如愿抱到你了。”

    沈娴在他怀里沉浸良久,才闷声道:“这是最后一次了,等明天天亮以后,你我好说再见,如何?”

    “不如何,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你若不答应,今晚我就不跟你好好约会。”

    沈娴看不见苏折的表情,他挑着眉梢,脸上眼里全是对她的侵略杏和占有崳,说出来的话气息缠绵入耳,扣人心弦道:“还没开始约会,你就想着结束以后该如何?来都来了,你不妨先跟我好约会,事后我们再来谈那些。”

    沈娴道:“那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明天你要是再缠着我,我便对你不客气。”

    苏折从她手上拿走了伞,道:“你是不是也应该抱我一下。”

    沈娴顿了顿,缓缓伸手,缠上苏折的腰际。那样的动作,过去了很久,却依然刻进沈娴的骨子里,如此清晰,如此致命。

    她渐渐收紧手臂抱他,手攀上了他的腰背。仿佛要把这几年来对他所有的想念都通过这个拥抱宣泄出来。

    那时心里的悸动涌遍了四肢百骸,熏热了她的眼眶。

    他身上的沉香,他清浅的温度,并没有丝毫的陌生,还是那般让她心动而熟悉。

    只是片刻,苏折眼神晦涩深沉,便主动将她放开。

    沈娴来不及收好自己的情绪,对他的爱与痛全都写在了脸上。沈娴慌忙掩饰,若无其事道:“不是要我抱你么,你却迫不及待要把我推开。”

    苏折幽幽盯着她,道:“不放开不行,哪知你光是抱一抱我,就让我对你起了反应了。”

    沈娴:“……你这样一本正经地说出这样无耻的话,合适吗?”幸是天黑,幸戏园门前的灯笼光火很红,不然苏折一定会看见她脸红。

    她整个都在往外冒着热气。

    苏折道:“怎么不合适,又不是外人。”

    PS:我露出慈祥的釢釢笑,终于可以好好约会了……有种返老还童、瞬间年轻的感觉,中年老釢釢变成中年少女了。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