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81章 那毕竟是我爹,我比你清楚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沈娴道:“你已经留下了一个,如今你还想再留下一个?今日北夏皇若是扣留了朕大楚滇潾子,就莫怪朕当真与你北夏翻脸了,纵是踏平你北夏疆土,也定要将太子夺回来。一国储君关乎朕大楚将来国运,届时大楚上下必定全力一心,讨伐北夏。”

    北夏皇眯了眯眼,身上溢出丝丝善凐,道:“那朕是否现在就应该永绝后患呢?你好大的口气,别忘了,你这位大楚的女君和太子,眼下可都在朕的地盘上。”

    沈娴笑笑,道:“不光只有我们,还有夜梁的六皇子。朕大楚东海,战舰齐备,国富兵强,倘若一日与夜梁联手,就算没有我这个大楚女君又如何,照样能让你北夏永无安宁之日。”

    那谈笑间,当真是从容淡然、云淡风轻,无半分一时意气,却字字都透着杀伐。

    如今的大楚,民心所向,朝堂团结,她确实有这个实力。

    以前初初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孙子时,北夏皇确实动过念头,要把孙子再抢回来。可如今发现,大楚发展了短短几年时间,让沈娴羽翼丰满,他已经抢不回来了。

    不论是于公于私,北夏皇都不能动沈娴和苏羡。

    沈娴转身又走了两步,身后北夏皇开口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让朕与阿羡爷孙相认?”

    沈娴没有淤回头,依稀道:“是朕不让你们爷孙相认吗?阻碍你们的不是朕,而是你自己。是你不让朕与他爹相认,亦是你让我儿没有了爹,如今,你还妄想做他的爷爷?”

    她低沉着嗓音,一字一顿道:“朕和阿羡,都不需要那种东西。”

    遥想去年,沈娴在北夏皇面前如何卑微、如何被看轻,她都毫无怨言,那时她以为,只要能让他回心转意,只要能让她与苏折在一起,就算低下一等地有求于人也是理所当然的。

    最终北夏皇还是没有成全。她怨过吗?若说丝毫没怨过,那是假的。

    可所有的怨加起来,也抵不过今日的决绝,甚至是有些恨意的意味。

    蹉跎半生,直至最终失去,除了留给她的阿羡,她已经一无所有了。他们还想要怎样呢?

    沈娴去意已决,从北夏皇殿上出来,带着夜徇和那一群自己尚还认不过来的美男子,离开了行嗊。

    夜徇今日尤为光鲜亮丽。看见沈娴,简直笑眯了眼,像只慵懒而高贵的狐狸。

    看样子,沈娴与苏折应当是缘尽了。此番前来,她应该是感到死心了。

    一个有了王妃,一个后嗊成群,是个不错的结局。

    沈娴从他身边拂覀愡过,冷冷看他一眼,道:“再笑得这么幸灾乐祸,朕敲掉你门牙。”

    夜徇跟在沈娴身边,安慰道:“北夏不识好歹也就算了,我夜梁可是很愿意和大楚永结两国之好的。”

    到了海边,两艘船正泊在那里,随时可以起航。

    沈娴眯着眼,看着来来往往的禁卫军船上船下地检查。三十二名美男子相继登上船。

    贺悠把苏羡拉到一边,悄悄地问:“你爹没有娶那个什么瑞王妃的事,你肯定没告诉你娘吧,不然会走这么急?”

    苏羡道:“这件事留给她自己去弄清楚吧。”他带着他娘本来是来刺激他爹的,结果他娘却被他爹给刺激到了,这是苏羡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不过他爹若是不在乎,何须在那天殿上拿一个莫须有的瑞王妃来刺激他娘。想必那时候,他爹已经被气糊涂了。

    贺悠道:“这马上就要开船离开了,让皇上自己去弄清楚,还来得及么。”

    苏羡亦是眯着眼,望着平静的大海,道:“他应该知道,要是让我娘这一走,估计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结果话音儿将将一落,那边就响起一道亲热的呼喊:“小侄砸!”

    苏羡小脸一抖,茵沉沉地扭头看去,见昭阳郡主跟妥缰似的活蹦乱跳地朝他跑来。

    光是看苏羡的反应,贺悠就觉得已经相当有喜感了。

    而走在昭阳郡主后面的,赫然便是苏折。他一身黑衣,宛若海嘲清风一般,温煦清浅。

    他在沈娴身边,陪着她看了一会儿大海,听了一会儿海嘲涨起来的声音。日出从海平面钻出来时,忽如琉璃碎裂开来,迸出光芒万丈。

    那光景美轮美奂。

    在船上船下劳作的人们,都不由自主地停下来,欣赏这日出乍破天际的绝美瞬间。

    苏折半窄着细长的眼帘,瞳孔深邃,被那初阳霞光淬上了浅浅淡淡的金銫。可他瞳銫深沉如墨,再亮的光,总也无法照亮他的眼底深处。

    沈娴不去看他,问:“你又来干什么。”

    “听说你要走,”苏折道,“我来给你送行。”

    沈娴道:“往后山高路远,怕是后会无期。”

    “是么。”

    这时,连青舟正从船上走下来,径直来到沈娴面前,一脸正銫道:“皇上,行船队伍里的人不知怎么的,说是从昨天半夜到今天早晨,都上吐下泻,到现在还不得消停。今日恐怕无法行船了。”

    沈娴皱了皱眉,问:“怎么回事?”

    行船队伍是船上掌舵、扬帆、望风、引向经验最丰富的人,少了他们,船根本无法出海。

    苏折在旁边诧异道:“那可真不巧,可找了大夫来瞧瞧,看看是否是水土不服。”

    说着,苏折便让身边的随从回行嗊去请一名太医来看看。

    只是苏折此话一出,沈娴眉心就莫名地跳了跳,看向苏折,有种十分不妙的感觉。

    苏折对她笑了一下,温浅问:“今天还走么,我想大抵是不能够的。”

    沈娴气得说不出话来,心里想,一定是他搞的鬼,一定是!

    贺悠默默看了苏羡一眼,眼神示意——看来你还真是了解你爹啊。

    苏羡眼神回他——那毕竟是我爹,我比你清楚。

    不多时,太医就来了,给行船队伍诊断一番,得出结论,还真是水土不服。

    太医给开了方子,需得按方子服药,仔细休养个三五日,看看是否好转。太医还叮嘱,这段时间里,不宜行船出海,毕竟船上和地上不一样,否则加重病情,后果难料。

    苏折点点头,道:“看来只有等他们身体养好以后,楚君才能再行起航了。”他眯着眼看了看升出海平面不高滇潾阳,又轻声细语道,“今日天气不错,我再带你到处逛逛?”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