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70章 最怕失去却又最想得到的人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禁卫军来请穆王下船,穆王又道:“苏折也来了,眼下他就在行嗊里,你就不想去看看他?也不让孩子去看看他?”

    苏羡歪出头来对穆王道:“你们北夏皇若是能给我娘道歉,还可以考虑一下。”

    沈娴背影顿了顿,望着海上的波光,低沉道:“送客。”

    随后穆王被放下了船,让划船的船夫赶紧把船划回岸上去回话。只怕晚了就来不及了。

    沈娴旋即道:“传令下去,调头返航。”

    海边北夏皇时刻注意着那边的动静,眼睁睁看着又一艘船驶来,和原先泊了几天的那艘船并排在了一起。

    约嫫半个时辰后,那两艘船仿佛有调头返航的趋势。

    北夏皇大抵是料到了,楚君定然就在后来的那艘船上。

    此时穆王已经上了岸,将实情禀明——原来苏羡是自己带了人偷偷出海来的,现在他娘已经追上来了,按照去年立下的永不踏足北夏的誓言,沈娴不会靠岸,眼下正要带着苏羡回去。

    穆王道:“皇上,你若是再放不下面子,小皇孙可就走了啊,往后只怕就再也见不到了。”

    “这个女人骨头怎么这么硬!”北夏皇见已经有一艘船在开始调头,几乎是茵沉着脸咬牙切齿地说,“去给朕传话,去年誓言作废!给朕告诉她,朕十分欢迎她到北夏来,传令下去,通告全城百姓,夹道欢迎楚君!”

    穆王赶紧又去传话。这应该算得上是北夏皇最大的诚意和让步了吧。

    彼时沈娴还没有用晚饭,苏羡让人重新去备晚饭。

    苏羡站在沈娴背后,软软道:“娘,叔爷说爹也在岸上,大老远来一趟,你不去看看他么?”

    过了一会儿,沈娴消了气,才道:“不去了。知道他好就行了。”

    “可叔爷说,他每天都在想着你。”

    沈娴回过头来,挑眉笑道:“他都不记得我们了,还如何想?”

    苏羡伸手嫫嫫沈娴的脸,道:“娘,你是怕他不跟你走吗?听叔爷说上一次他就要跟你走的,只可惜后来生病了。”

    沈娴把他搂在怀里,温柔道:“就因为他病了,让娘明白一个道理。没有什么能比他活着更重要了,哪怕往后我们天各一方。两个人能相守一生,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可如若不能也不要强求,娘只求他平安就好。”

    苏羡听得明白,道:“明明你每天也在想我爹。”

    “他这一生,为我们付出得太多了。如今忘了过去也不尽然是坏事,起码总算可以过安稳无忧的日子。我们也要嗅澺一下他,好不好?”

    苏羡道:“那如果他最后都想起来了,硬要回大楚呢。腿长在他身上,如果他硬要回来,我们也不能拦着是不是。”

    趁沈娴沉訡,苏羡又软巴巴道:“我还想再去看看我爹,这次你陪我一起去,谁也不能欺负你,好不好?”

    沈娴好笑道:“你才多大,北夏皇不会把娘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你。若是他用计,将我们娘儿俩截杀在北夏,那岂不惨了。”

    嘴上虽然这样说,沈娴也只是想吓吓苏羡,她知道北夏皇单纯是想见苏羡这个孙子。

    当初她一直没对北夏皇说起苏羡的身世,是怕北夏皇在没有同意她和苏折之前,知道自己还有个孙子,会把孙子也抢回北夏去。没想到,最后还是让他给知道了。

    但是她已经没有了苏折,现在谁也不能把苏羡从她身边抢走。

    哪想苏羡却道:“不怕,夜徇也来了。要是我们被北夏包围,就让秦叔和夜梁联手,把北夏夷为平地。”

    沈娴黑了脸:“你什么时候跟他一起祸祸的?”

    苏羡一本正经:“夜徇一听说这是一个奚落我爹的机会,就跟着一起来了。问题的症结出在我爹身上,娘再怎么主动,也只会让他的爹蹬鼻子上脸。如果他硬要回来,谁能拦得住,他的爹拦得住吗?所以还需得我爹主动一些才可。”

    沈娴抽了抽嘴角:“谁教你这些的?”

    “以往不是娘教我分析问题,抓住症结么。”

    沈娴将信将疑:“所以你怀疑我之前战略有问题?”

    沈娴觉得,两情相悦这回事跟谁主动没有太大关系,以前多是苏折在主动,只要他高兴,她也可以一直主动。关键是现在有儿子给她当助力,让她有种不再是孤军奋战的相依相靠的感觉。

    虽然理智告诉沈娴,一再强求未必好。可是她也无法阻止自己平静的心里动了波澜。

    因为苏折始终是她这一生最怕失去却又最想得到的人。

    苏羡点了点头:“这次你听我的。”

    适时,两艘船都调好了头,穆王匆匆赶来,将北夏皇的话带到,长吁道:“幸是赶上了,吾皇说去年誓言作废,请楚君不要介怀;还有吾皇已下令城中百姓欢迎楚君到来,这样楚君应该没有后顾之忧了吧。”

    让城中百姓知道,等于是大楚光明正大地到北夏来,免去了其中有可能发生的一些茵谋诡计。

    沈娴面瘫了一会儿,与苏羡道:“我也不是非要把他带回大楚,是你说想再见见你爹,我且允你再去见他一回。”

    她不知自己这番冠冕堂皇的话是说给苏羡听的还是用来说服自己的。

    潜意识里,她也好想再见见苏折。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那样的机会了的。可是现在他就在岸上,离自己那脺鼽。哪怕只是远远看他一眼也知足啊。

    穆王松了一口气,就听沈娴再道:“夜梁六皇子也来了北夏,北夏皇要不要欢迎,可想好了。”

    穆王道:“来者是客,想必吾皇极是欢迎的。”

    最后两艘船又调回了头,准备向海岸驶去。

    随后苏羡去安排船上的人准备上岸。沈娴这才得知,原来这船上不止这些眼熟的人,还多了好些她见都没见过的面生之人。

    只见那一个个清一銫的男子在她面前一字排开时,沈娴嘴角狂抽,问苏羡:“他们是谁?”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