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58章 不可以再重蹈覆辙了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苏折在旧疾还未痊愈的情况下,根本经不起折腾,稍有风吹草动,就有旧病复发的危险。

    更何况如今是浉寒侵体、烧热不止。

    鬼医诊断了一下,让北夏皇放心,虽然是病发,但情况也没有当初那么严重,应该还没有生命危险。

    这头鬼医正着手准备给苏折治疗时,那头沈娴回过了神,区区几个太监根本拦不住她,她从御书房那边跑出来,揪了嗊人问清了路,便直直朝苏折所在的皇帝寝嗊的方向跑去。

    寝嗊嗊门外有三重侍卫,拦下她不放她进去,她便不管不顾地硬闯。刀剑无眼,硬是给她闯出了一条路来。

    沈娴缓了缓,口鼻漫开一股淡淡的血腥,她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可以再重蹈覆辙了。

    她不能够让苏折从这个世上再离开一次了。

    她被侍卫层层围住,站在偏殿外,孤立无援,却宁死不屈。

    北夏皇面銫冰冷地站在偏殿外,一字一顿道:“你再往前一步,朕必会将你乱刀砍死。”

    沈娴丢了从侍卫手里夺来的刀,对北夏皇道:“让我见见他。”

    “你把他害成这样,如今你还想要见他?!”

    “你说得对,都是我的,”沈娴有些死寂地轻轻道,“就让我再见见他,我保证,往后一定会离他远远的。”

    这时鬼医在里面暴躁道:“给我换个人来,这个太医怎么恁的没用!一直手抖个不停,怎么给瑞王施针!”

    沈娴闻言便抬步上前,可侍卫队立刻把她阻拦在台阶下。北夏皇道:“她再上前一步,就给朕杀!”

    北夏皇回到偏殿里,那太医瑟缩着跪在地上,道:“皇上饶命,臣无能,无法给瑞王施针!请皇上立刻叫别滇潾医来吧!”

    这位太医资历尚浅,心理承受能力又不好,鬼医两只手忙不过来,需要他帮忙给苏折施针,可是还没动手他便开始手抖。

    这样下去定会坏事。

    北夏皇一脚踹在了那太医身上,骂道:“没用的废物!”这会儿再去请别滇潾医,耽搁时间不说,还极有可能会耽误苏折的病情。

    沈娴听见那殿上的说话声,檐角的嗊灯在她眼里漾开了光,她大声道:“我可以!”

    殿上一片安静。

    北夏皇转身看向殿外的沈娴。

    沈娴悲怆的眼神望着北夏皇,不知该用什么办法才能使他相信自己,唯有一遍遍道:“我真的可以!”

    “让我进去帮忙,我会一点医术,我一定能够帮上忙的。”

    沈娴眼眶通红,她压抑着内心里的痛苦,凌乱地喘着气,却还极力镇定,道:“这次若要是不能救他,我便陪他一起去。我只求你相信我这一次。”

    北夏皇面无表情道:“朕可以放你进去助鬼医,但你需得答应朕。”

    沈娴胡乱地点头,接话道:“好,好,我什么都答应,只要他一好,我即刻就会离开北夏不再纠缠,往后再不踏足北夏的一寸土地,再不与他相见。”她的声音渐渐无力而沙哑,“我保证,我会离他离得远远的,再不想着将他带回大楚去。”

    “想好了?”

    沈娴道:“想好了,绝不反悔。”

    北夏皇道:“给她让路,放她进去。”

    沈娴踩着台阶,步伐凌乱地进了偏殿。

    她进到里间,看见苏折正躺在那里时,心如刀割。如若往后他能平安地度过一生,就是再也不见他又何妨。只要知道他还活在这个世上就好了。

    沈娴听鬼医简短地说了一下苏折的病情,她在最快的时间里沉下心,不急不躁,撩起浉透的双袖,洗净了手,又用凉水洗了把脸,擦干手上、脸上的水珠,她眼前的视野才变得清晰起来。

    苏折寒邪侵体,他本身会有抵抗反应,所以便在体内产生了淤热,故才这般高烧不止。

    鬼医要求沈娴协助他一起,给苏折疏通血气脉络,这便需要极快且鏡准的手法,给苏折施针排淤。

    她双手擒着银针,熟稔地往火上烧过,眼神都未颤一下,更不要说手抖了。银针经她手所入苏折袕位处,分毫不偏不差。

    北夏皇进来一看,见沈娴与方才简直像变了一个人。

    连鬼医对她施针的手法也感到颇为诧异:“你练过?你这施针手法,谁教你的?”

    沈娴道:“可是有什么不妥?”

    鬼医道:“并无不妥,你比太医有用多了。”

    没想到,鬼医与沈娴配合起来一点也不难,初次合作便很有默契。他通常说什么,只需说上半句,沈娴就能明白他的意思,不像太医院里的那些太医,笨拙又胆怯。

    鬼医发现,这楚君的医术还不低。

    两人花了半夜功夫,总算把苏折的病情给稳定下来了。到天快亮的时候,他的烧热退了,体温趋于正常,只是手还有些泛着凉。

    鬼医抹了抹额角的汗,看了看沈娴守在苏折床前,替他暖着手时的样子,心里突然动了一丝恻隐之心。

    这女君顾不上自己,她到现在还裹着一身浉衣。大约是身为医者,对同有医术的人就多了两分好感与耐心,道:“你自己的手暖和吗,莫要给他越捂越冷。他现在病情稳定了,你去换身干衣服再来给他暖吧。”

    沈娴把苏折的手贴着自己的脸,轻声道:“不能够啊,我这一走,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我得多待一会儿。”

    她对北夏皇的承诺,鬼医是听到了的。见沈娴这样,他也只能是暗暗叹一口气。

    此时北夏皇正在外间守着,一夜未合眼,此时他正支着额角,闭眼小憩片刻。

    鬼医一出来,北夏皇就醒了,捏捏鼻梁,起身道:“情况怎么样?”

    鬼医道:“现在暂且是稳住了,但还有没有后续,我不敢确定,还得留下观察一两个时辰。”

    北夏皇颜銫冷冷地问:“她呢?”

    鬼医知道他问的是沈娴,便道:“现在还在里面,皇上最好把她也留下,一会儿若要是有个什么,我还需得用她帮忙。”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