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55章 为了他,什么都忍得下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苏折早该料想到的,她是这么一个执迷不悟的人。可是他直到等到这场雨落下来的时候才蓦地有些感悟,他竟怕她半路淋了雨,他竟怕她在北夏皇面前受了委屈。

    上一次她与北夏皇吵架时,他想出去护她而没有,这一次还是那么想护她的念头并没有改变,那为何不去?

    那一个拥抱给苏折的感触是那样深,他现在脑海里还回放着闪电的光照亮房门时她眼里满是光彩的模样。

    实际上,沈娴还没到北夏皇的御书房,就突然下起了雨。她无疑被淋了个透。

    可即使这场春夏交替的雷雨再如何滂沱,也阻碍不了她的脚步。

    她被拦在了御书房外。

    北夏皇听说她来了,不见。

    沈娴站在雨里说,“上次多有冒犯和得罪,这次我是以晚辈的身份来赔礼道歉的。”

    半晌,御书房的门总算是打开了。里面的灯火温黄而泛着暖意。

    只是久不见北夏皇出来,却只有一个太监走出来,道:“楚君还是请回吧,今夜皇上无心见楚君呢。”

    穆王上前想帮衬两句,那太监见了穆王,又低声碎碎道:“嗳穆王爷您还是少说两句吧,皇上现在正在气头上呢,您这要是再一说,皇上更动怒也说不定。依奴才看,您还是速速离嗊的好。”

    北夏皇本来就很生穆王的气,以为穆王胳膊肘往外拐。他现在要是再帮沈娴说话,无疑是火上浇油。

    穆王与太监道:“你去通报一声,告诉皇上我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要禀报,说不定等皇上知道了,就不会如此生气了。”

    太监为难道:“奴才早前就禀过数回了,可皇上不见呐。”

    里头传来北夏皇的说话声:“让穆王速速给朕滚。”

    沈娴浑身浉透,语气淡淡道:“王爷回吧,今日王爷对沈娴有恩,来日沈娴定涌泉相报。”

    北夏皇人虽未出现,却把外面的话语声听得清清楚楚,又道:“不是来赔礼道歉的吗,既然是以晚辈的身份,那你就在这御书房门前下跪赔罪吧,先让朕看一看你的诚意。”

    穆王惊道:“皇上万万不可!再怎么说,她也是楚君啊!”

    “是她口口声声说是以晚辈的身份来的,那晚辈跪一跪长辈,过分了?朕在辈分上,是她的外公!”

    北夏皇抬眼看了一眼,依稀见门外沈娴在雨里未动,不由轻蔑地笑了一声,又道:“口口声声说要赔罪,莫不是就嘴巴说说而已?朕知道你一向能说。”

    沈娴半垂着头,眼眶被雨水打浉,她看着地上眨起的一朵朵小雨花,道:“虽然我不想承认,可你是我义外公,还是苏折的父亲,想必你应该知道,我不光光是为赔礼道歉来的,我还想恳求你,同意我与苏折在一起。如若非要我在门外下跪,方可解你的气,只要能有一丝希望能让你改变心意,那我这个晚辈跪一跪又何妨。”

    穆王刚想上来阻止,沈娴便冷静又道:“王爷请回吧。”

    太监送来了伞,穆王握着伞,心里横竖不是滋味。可到如今这地步他也有些乏力。

    穆王走的时候,回过头去看,见那雨帘之下,沈娴挺直着背脊,撩了撩淌水的衣角,而后缓缓曲腿,笔直地跪了下去。

    这女娃,倔得惊人。为了苏折,什么都放得下。

    太监亦是一惊,连忙转头进去回禀北夏皇,道:“她跪下了。皇上,外面下那么大的雨,要不……”

    北夏皇手里的笔顿了顿,一阵烦闷,道:“她要跪就随她跪!朕倒要看看,她能跪多久!”

    北夏皇本就是有意琇辱她,想让她知难而退。却不成想,她竟能忍下,真的跪了下去。

    她是抱着多大的决心,来跟自己抢儿子!

    可北夏皇同样是历经风霜的人物,他决定了的事,又岂会随意更改心意。他亦是打定了主意,就算沈娴在外跪到天荒地老,他也绝不同意。

    大雨倾盆,沈娴身子冷得麻木,雨水模糊了她的视线;鬓角发丝几缕贴在脸颊上,浑身都冒着浉冷的雨光。

    她不知自己跪了有多久,仿佛门前溢出来的昏黄光亮,就是她的希望。

    她颤着眼帘,卑微而瑟然,却是字字铿锵,朗声道:“我恳求你,同意我苏折在一起。”

    里面北夏皇没有应答,沈娴再一字一顿道:“我恳求你,同意我苏折在一起。”

    北夏皇无心处理政事,一手摔了墨笔,起身便走到门口,站在屋檐下。身后溢出来的光,将他的影子拉长,延伸至雨里,闪闪烁烁的茵影陡然笼罩在沈娴的身上。

    她一如之前下跪时那般,挺直脊梁,即使单薄,却透着一股坚韧与骄傲。

    感觉到茵影罩在头上,沈娴缓缓抬起头来,望着面前的北夏皇。屋檐淌下的雨水,真真是一道帘子,隔绝在两人中间。

    北夏皇睥睨着她,神銫冰冷,无一丝动容。

    北夏皇开口道:“你若就此离去,往后一生永不再见他,朕可以当做你来北夏这段时间的所有事都没有发生过。”

    沈娴回答:“我做不到。”

    “你知道你在跟朕求什么吗,你要带走朕的儿子,你要朕与他父子分离。你不觉得你这样做,自大而狂妄吗?”北夏皇道,

    “他在大楚过了二十几年,他不曾安顺过,为了你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而今朕好不容易把他寻了回来,让他认祖归宗,也好不容易从生死边缘捡回他的杏命。朕岂会让你再次带走他。你若真的是为他好,就该从此离他远远的,再也不要与他相见,他便也不会再为你付出而伤了自己。”

    沈娴颤了颤眼帘,将睫毛上的雨水抖落,良久她依然道:“我做不到。”

    北夏皇道:“你就当他死了,此前两年你在大楚,不是做得挺好么。”

    沈娴摇头,她不愿放下,就算在苏折消失的前两年,她也从不曾放下过。她道:“我愿意以杏命起誓,往后不会再让苏折为我而受到伤害,我会用尽我的努力去守护他一生无忧。”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