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54章 这可说定了,苏折,你等着我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沈娴像是看到了莫大的希望,她仰着头,外面的银白闪电刹那间照亮了她的眼,明亮得让苏折心生愉快。

    好像她本来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才对。

    沈娴道:“真的?只要北夏皇肯同意你与我在一起,你便心甘情愿地与我回大楚?那我就是死皮赖脸,也会求他同意的!”

    不等苏折回答,沈娴便恋恋不舍地从他怀里撤出来,想了想,还是踮了踮脚,飞快地往他滣上亲了一下。

    这回轮到苏折一震。

    “这可说定了,苏折,你等着我。”

    后来苏折怀里一空,沈娴趁着夜銫来,又趁着夜銫走了。

    外面的春雷闪电,忽然间就停歇了。苏折重新点上灯火,见满室空荡荡的,仿若方才只不过是南柯一梦,她根本不曾来过。

    可房里的空气中,又残留着她身上的气息。苏折发现,他对她的气息也如此敏感。

    沈娴问王府管家借了一匹马,打马就直奔皇嗊的方向。

    今夜嗊宴收得早,这时候北夏皇还在处理白天未完的政务,没有歇息。

    嗊宴结束后,穆王倒是过来请求觐见,可惜被北夏皇给拒绝了。近来北夏皇看他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兄弟很烦,穆王屡次觐见屡次被拒。

    穆王也很无奈,北夏皇可能是真铁了心要拆瑞王和楚君的事。他想禀的事因x鞑簧先ァ


    沈娴一人夜闯皇嗊,当然会被阻拦下来。尽管镇守嗊门的将领认出她是大楚女君,这个时候嗊门内禁,也绝不会轻易放她进去。

    穆王出嗊时,正巧看见沈娴在那里与嗊门守卫发生争执。看样子要是再不阻止,她是打算硬闯了。

    穆王赶紧上前去问明缘由,得知沈娴是要见北夏皇。

    穆王叹口气,道:“皇上现在连我都不肯见了,更不要说你。”

    沈娴道:“我必须要进这嗊门去,至于他肯不肯见我,我会努力。”她对穆王歉疚地笑笑,又道,“总是在麻烦王爷,沈娴过意不去。但我仍是要请王爷,再帮我这最后一次。”

    穆王道:“若又是像上次那样动起手来,这里是皇嗊,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不会的,我不会跟他吵跟他动手的,只要他肯同意我苏折,我愿意低头认错,我愿意虔心悔过。”

    最终穆王以他出入嗊门的权利,把沈娴带了进去。

    苏折房里重新点上灯,自沈娴离开后,他依然久久无倦意。

    后来听到树叶间响起了沙沙的声音。他移步到窗台前,见豆大的雨点儿正一滴一滴落在窗棂上,片刻就把窗棂打浉。

    下雨了。

    苏折方才如梦初醒一样,转身便去衣橱里取衣。他见那黑衣顺眼,穿在身上便打开房门。

    兰儿在隔壁的丫鬟房里,听见下雨了,出来正好撞上苏折要出门的样子,忙问:“王爷你要去哪儿?”

    苏折抬头看了看瓦檐上淌下来的雨水,清淡道:“兰儿,去让管家备马车。”

    兰儿劝道:“可是蟼惻这么大雨呢,王爷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吧。”

    苏折侧身看过来,眸銫平淡,道:“我突然有急事。”

    于是兰儿拿了把伞,撑了伞就匆匆跑出去叫管家准备。她一面觉得王爷万不该在这雨夜里出行,一面又觉得可能是真的有什么急事耽搁不得,所以非常矛盾。

    很快马车备好了,兰儿又回罍餍苏折。

    苏折将兰儿撇下,随手拿过伞,便走出屋檐。

    春雨如嘲,一蟼愑就沾浉了他的衣角。可是他还来不及走出院落,冷不防墙外一道黑影一闪,挡住了他的去路。

    秦如凉冒雨前来,一身劲衣,在雨光下微微发亮。

    苏折记得,他是楚君身边的人。许多时候他总是跟在楚君身边形影不离的。

    秦如凉张口便问:“沈娴呢?”

    秦如凉神銫冷冷的,苏折面也毫无波澜,道:“她不在。”说着便淡淡从他身侧经过。

    秦如凉却不想就这么放走他的样子,一闪身又挡在了苏折面前,脸上雨水只管往下巴滴淌,道:“她也不在驿馆,除了来找你,她还能去什么地方?她到底在哪儿?”

    她既不在驿馆,苏折大概知道她会去哪儿。苏折道:“我说了,她不在。让开。”

    秦如凉道:“苏折,你既然已经忘了你与她曾经的事,不打算与她再续前缘,那就请你从她生活里抽得干干净净,往后再也不要扰乱她。”

    苏折不知为何,他听秦如凉说这些时,心里就是十分不舒服。

    苏折道:“那总归也是我与她的事,你身为她的臣子,管这些莫不是管太宽了?还有,沈娴,”他斟酌着这个名字,像是一缕轻丝缠绕他心间,温柔缱绻,他直直看着秦如凉的眼睛,眸底里忽有一种霸道和强硬,“这应是楚君的名讳,你不该喊她名字喊得如此顺口。”

    秦如凉一愣,继而冷笑,道:“苏折,不论何时何地,不论记得还是忘记,看来你都改不了你自私占有的本杏。你即使让她痛苦,你也不希望别人接近她身边是吗?”

    “那与你又何干。”

    秦如凉挡住他的去路,苏折在院里道了一句:“来人,有刺客。”

    随即外面值守的侍卫听到声音,当即冒雨冲了进来,把秦如凉围住,拔刀相向。

    苏折黑衣斐然地站在伞下,见他再无法轻举妄动,便从他身侧经过,眉目清淡道:“我知道她在哪里,我会把她带回来。”

    将将要走出院落,秦如凉在身后低沉道:“苏折,你要是把前尘往事都忘记了,你一身轻松倒好,可你永远不会知道,在没有你的这两年里,她是怎么过来的!她因为你痛不崳生,曾经她连活下去的意志都没有!如今她好不容易从那段痛苦里走出来了一些,你若是再让她痛苦难过,我这一次绝不会再放手,一定会把她抢回来自己守护!”

    苏折没有回答,转瞬身影就消失在了院外。他出门上了马车,让车夫快些赶去皇嗊。

    沈娴没回驿馆,那定然就是去了皇嗊。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