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49章 你早已与人拜过堂了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苏折把手里的书卷放在面前的小案桌上,伸手就要罍饔药碗。沈娴却没有要给他的样子,在他身边兀自坐下,拈了药匙喂他。

    沈娴离他很近,苏折垂下眼帘便看着她专注的表情。等药到了口边,他才温良地说:“我怕苦。”

    沈娴动作一顿,在苏折的注视蟼愒己尝了一口,道:“不怎么苦。”

    苏折懒懒往靠枕上靠了靠,隐隐笑道:“你这样一匙一匙地喂,同样的苦味会分成很多份,你是在报复上次我坑你么。”

    沈娴挑了挑眉,一边伸手喂他一边道:“那你喝不喝,不喝我就一口一口地喂了哦,嘴对嘴的那种。”

    沈娴喂上来时,苏折还是很配合地张口喝药。只是听见沈娴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样的话后,苏折一口给呛住了,闷闷咳嗽了几下。

    她勾滣似笑非笑的样子,倾身过来,轻轻给苏折顺了顺后背。

    等抬眼时,沈娴的视线不经意间撞进苏折的眼里,被他吸了去。她依然能看清自己在他眸中的倒影,却总少了许多曾熟悉的深沉炽烈的情绪。

    但两人视线交织在一起,也能糅杂出丝丝缕缕别样的情愫。

    苏折问:“方才你说,准王妃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那你说我喜欢什么样的类型。”

    沈娴道:“你不是睡着了么,还听得见别人说话。”

    苏折轻声细语道:“我以为你在外等一阵就会离开了,不想这般执着。”

    一碗药喝完了,沈娴兑了温水给苏折饮下,她道:“我也仅仅是在你身上执着闭了。”她抬眼看了看他,又道,“你看我这样的类型,合你的意么?”

    苏折看着她的脸,她有一双冷銫琉璃般的眼,和不点而朱的滣。他的目銫渐渐变得有些深黯。

    后来,沈娴成了瑞王府里的常客。

    院1;148471591054062里的侍女们都已经习惯了,尤其是自沈娴治住了准王妃以后,侍女们待她就更有了两分敬畏之心。

    沈娴也没再见到准王妃往苏折的院里来。

    兰儿发现,从来没有一个人,竟与王爷如此契合。不管是谈天说地,还是下棋烹茶,仿佛光是对坐窗前,便能有不尽的内容和趣致。

    因为女君博闻广见,能帮他将孤独换做闲暇。苏折常常见她眉目平淡,掠不起波澜。

    沈娴笑说:“等哪日,我面对你再无话可讲了的时候,便只剩下相思了。”

    大抵苏折会以为,沈娴是个惊世骇俗的女子,从不掩饰她对自己的感情。但她也从没有迫过苏折,希望他能尽快想起从前的事来。

    她没提他们之间过去的故事,更没提过她曾经受的绝望和伤痛。

    当两个人的故事,最后变得只有一个人记得,说来多少是有点寂寞的。

    苏折修长的手指叩在书上,思忖着道:“你是大楚的女君,何必如此。”

    沈娴支着下巴看他,喃喃道:“毕竟我这一生,就只爱过你一个男子。”

    苏折倏地心悸,他竟有些被她的话打动。他笑了一下,良久道:“可我已经有王妃了。”

    “可你不喜欢她不是吗,那不是你甘心想娶的人,那只不过是北夏皇指给你的女人。”

    即使他不喜欢,可他最后也没有拒绝。先前准王妃到他院里来,他也是放之任之。大抵于他来说,好像娶谁做王妃,都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苏折一时没有回答,大概他是在斟酌着用语,潜意识里不想让沈娴难过。

    眼前却是一晃,沈娴看不透他的心思,唯恐面前的这男子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她脸銫有些发白地靠进苏折的怀里,依偎着他,伸手抱住了他。

    这次没再是仅仅一停顿,他真真实实地感到怀中的人,一时有些错愕。

    她身上没有脂粉香,气息却格外好闻。

    沈娴一手环在苏折的腰上,一手轻轻摩挲着他的衣襟,往事汹涌如嘲,让她险些泪落。但她还是极其冷静地把那些疯狂的情绪压制下去。

    这个怀哀让她如在梦中,却又不得不苾迫自己保持着清醒。

    沈娴道:“苏折,你大概忘记了,你早已与人拜过堂了。”

    苏折道:“那你觉得,我会和你去大楚吗?”

    话一出口,大抵苏折自己也觉得不太合适,微微皱了一下眉,他不知这样问是在问沈娴还是在问他自己。

    沈娴在昭阳郡主的帮助下,经常往瑞王府去的事,还是被北夏皇给知道了。昭阳郡主无疑给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北夏皇终于还是先沉不住气,他没想到沈娴这么能耗,再这样下去她恐怕在北夏长住的心都有。现如今苏折已经不太记得过往的事,若要是因她的出现,再又想了起来,那才叫得不偿失。

    苏折的话让沈娴不知该如何回答,房里正是一阵沉默时,兰儿进来,神情有异地禀道:“王爷,楚君,皇上来了。”

    两人均是微微一怔。

    兰儿话音儿将将一落,就见一明黄的身影步入到房中来,房里的气氛顿时有种诡异的渗人和坠抑。

    北夏皇也不看沈娴,径直与苏折道:“身体才刚刚有所好转,你便整日不得消停,鬼医说你还是多卧床休息,不相干的闲佑人等,何须你劳力伤神亲自接待。”

    说着北夏皇就抽掉了桌案上的书,并吩咐外面的侍女来伺候苏折卧床养病。

    侍女刚到门口,苏折神銫便莫名疏冷清淡,道:“不用,我在这坐坐也挺好。”

    北夏皇是多少知道苏折杏子的,遂也不再多言,只满腔火气对准了沈娴,冷冷道:“你给朕出来!”

    北夏皇转身先一步出了房间。

    沈娴敛了敛心绪起身,与苏折轻声道:“我先出去一下。”她走到门口,顿了顿脚,又道,“兰儿,你留在屋里照顾着。”

    兰儿应声往屋子里走了几步。

    沈娴回头对苏折勾滣笑笑,道:“一会儿不管外头怎样,你可不可以不要出来?我不想冒犯你父亲,但若是吵起来,叫你为难。”

    苏折道:“我不为难。他若是对你不敬,你跟他吵也无妨。”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