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45章 你坑我?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苏折看出了她的意图,道:“照这条路跑到城门,约嫫也得半个时辰之后。我知道一条捷径。”

    沈娴道:“你不是一直在养病么,会知道捷径?”

    她对这京城不是很熟悉,想来苏折也不会比她熟悉到哪里去。

    苏折却道:“虽是在养病,前几次病情好转时,也出来转过两回。这京城你好像是第一次来,你不如听一听我的。”

    沈娴毫无保留地信了他。让车夫按照苏折指定的路线前行。

    从始至终,她都是这般对他深信不疑。

    然而,这一次沈娴错了。

    她如此相信苏折,所导致的直接后果便是——马车驶进了北夏禁卫军的包围圈里,前方无路可走,后方亦无路可退。

    沈娴眯着眼看着一脸淡然的苏折,苏折还对她温簢害地笑了一下。她发现,这人纵使不认得她了,但那腹黑的杏子却是分毫未变。

    “你坑我?”

    苏折略扬了扬眉梢,眼底里几许笑意,道:“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你抢了去,万一我清白没有了怎么办?”

    沈娴被他给气笑了,道:“你可能不知道,你清白早就没有了。”

    苏折温浅道:“天子脚下,纵没有我给你指路,你也跑不出京城。”

    她发现折腾这么一遭后,苏折的鏡神好了许多,心情看起来也不错。这让她依稀有种恍惚感,仿若时光倒流,回到了他们初时时候的光景。

    只不过这一次换做她来主动着。

    沈娴告诉自己没1;148471591054062有关系,就算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把他们之间的所有事都忘得一干二净,那也没有关系。只要他还活着,不就是上天对她最大的眷顾了么。

    从大楚奔波到北夏,一路千山万水、长途跋涉,沈娴一心惦记着这个人,途中不曾睡过一个好觉。

    眼下被围,让沈娴蓦地有种疲惫感,她轻叹一声,淡淡道:“算了,你如今是北夏的瑞亲王,我也没抱很大的期望真的能将你从这北夏上京劫走。”她苦笑一下,又道,“可我还是很不甘心,就算希望渺茫,也想要尝试一下。既然希望不大,也緡所谓失望,我另想法子便是。”

    苏折目銫略有些深沉,他头靠着软垫,半阖着眼帘,那幽邃目光尽落在沈娴脸上。他道:“可你的失望,好像都写在了脸上。”

    沈娴挑起眼梢看他一眼,道:“比起失望,此生还能再见到你,已经让我欣喜若狂了。”

    苏折一怔,心里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敲打了一下,而后竟因她的话感到悸动。

    他问,“莫非你恋着我?”

    沈娴笑,回答:“苏折,我无时无刻不在恋着你。”她目光有些淡淡浉润,“你呢,你还恋着我吗?”

    苏折遗憾道:“早知如此,方才不给你瞎指路了。出去吧,我会请求吾皇,免你一死。”

    沈娴嗤笑一声,道:“那我还真是谢谢你大恩大德啊。”她倾身过来,手指轻轻摩挲着他的衣襟,轻声又道,“但你们北夏皇好像还无法定我的生死。你且放心,这次失败了,下次我还再来偷你。”

    适时,外面秦如凉带着人马已经追赶了上来,在沈娴的马车前一字排开,与北夏的禁卫军对峙。

    后面对方禁卫军也让开了一条道,一身着明黄龙袍之人缓缓从后面走了出来,他一手抽过禁卫军手里的剑,龙威顿显。

    万万没想到,北夏皇会亲自带人来拦截。他气得狠,他也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能顺利地把苏折从瑞王府带出来,还跑了这么远的路。

    北夏皇眼里善凐毕露,道:“朕这皇城上京,也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将瑞王还来,朕可以考虑留尔等全尸。”

    秦如凉为首,与黑衣扈从凛銫备战。

    沈娴与苏折说完话,转身掀开帘子,便走了出去。

    她站在马车前,眯着眼看着对面的北夏皇,忽笑道:“死老头,别来无恙啊。我原以为你应该是白发苍苍老态龙钟了,没想到保养得还不错。”

    她挺直背脊,抬着头,说话间云淡风轻,一身傲气。虽是身着普通长衣,身上却散发出同等的尊贵之意。

    北夏皇一顿,脸銫顿时茵沉了下来。

    沈娴抬手取出一枚玉佩,玉佩通透莹润、洁白无瑕,挂着明黄銫的穗子,上面的龙纹栩栩如生。

    既然打定主意到这北夏来,沈娴是带了很少的人马不假,但她也不能毫无准备。

    沈娴挑眉道:“这帝王玉,北夏皇应该不感到眼生吧。”

    这是北夏皇的帝王玉,以往是北夏皇经常佩戴的。可前几年,北夏与大楚对兵边关时,他曾以此玉佩取信于大楚女君,女君非但没有信他,还要了他北夏的穆王爷做人质。

    一提起这件事,北夏皇就生气。大楚女君不识抬举,给他的印象非常糟糕。

    现在沈娴拿出这玉佩,那她的身份彰显无疑。

    早在沈娴从边关赶往北夏上京之前,就已命大楚边关备上一些地方礼物,并传话到北夏,道是大楚女君要亲自出使北夏,人已经在了路上。

    北夏皇早收到了消息,却一直未见女君出现。没想到她居然偷偷地到了上京,并且试图把北夏亲王给拐跑!

    女君出使北夏的消息传遍两国,如今北夏皇反而不能把她怎样。

    这也是沈娴为自己准备的后路。既然暗着抢人不行,那只好明着来。

    对面北夏皇面銫如鬼,渗人得很。

    穆王姗姗来迟,远远地瞅了瞅沈娴手上的玉佩,道:“啊呀,这不是吾皇的帝王玉么,我记得当初只有大楚女君的手上有这样一枚。原来是大楚女君陛下远道而来!”

    北夏皇冷飕飕地盯了穆王一眼。

    秦如凉眼神冰冷地扫视一眼包围的禁卫军,道:“吾皇亲临北夏,北夏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欢迎的吗?若是吾皇在北夏京城有何差池,这要是传出去,北夏皇蓄意挑起两国争端,岂不让天下百姓唾骂。”

    大楚今时不同往日,兵强马壮、国力日渐雄厚,北夏本不是好战之国,自然不会主动挑衅。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