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41章 封瑞亲王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苏羡身子一僵。他问:“是叔爷写的信吗?”关于北夏,他唯一有印象的便是那位曾给他讲故事的叔爷。

    “是,”沈娴点头,“是他。”

    “那你要去北夏吗?”

    “嗯。”

    苏羡捧起沈娴的头,擦了擦她眼角的泪,在印象里已经多久没看见她哭了。只有他爹,能让她这般流泪。

    苏羡道:“去吧,你去找他,去把我爹带回来。你们都会回来的对吗?”

    沈娴点头,“会。娘带着爹一起回来。”

    苏羡便若有若无地笑着说:“你去北夏帮我看看,那里的风光是不是像叔爷说的那样好。我会在这里好好的。”

    她把苏羡搂进怀里,用力地亲着他额头,喃喃道:“阿羡乖。”

    当天晚上沈娴细细叮嘱了崔氏一些琐事,便守着苏羡睡去了。

    待第二天天不亮,她便起身更衣,换了一身束腰窄袖的男子长衣,便于在外行事。她长发高挽,英气凌厉,想了想,将枕下安放着的白玉簪和竹笛都随身佩戴在身上,随后带着自己的侍卫队便纵马出城。

    不想秦如凉正守在城门边,仿佛早料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出城,是以提前等着她。

    沈娴皱了皱眉,勒着马缰道:“大将军在此处作甚?”

    1;148471591054062“等你。”

    “朕已交代过你,你肩负守卫京畿重地之责,你转头就把朕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吗?”

    “皇上勿忧,皇城守卫之事,臣已安排妥当。”

    霞光隐隐乍破天际。

    秦如凉目光温和地看着她,又道:“沈娴,就让我再护送你最后一次吧。”

    沈娴定定地看他一眼,随后猛罪马鞭,从他身侧飞驰而过,淡淡道:“随你。”

    马蹄声错落,在官道上掠起了一道飞尘。

    嗊里朝殿上,等到百官齐聚朝堂后,迟迟不见女君出现。贺悠当朝宣读立储圣旨,令百官哗然。

    朝臣们道:“太子乃是楚国滇潾子,怎可随便易了国姓!皇上现在在哪里,臣等要进谏!”

    贺悠道:“大家稍安勿躁,我也觉得此事欠妥。但皇上说了,有异议的且等皇上回朝再说。”

    “什么?皇上又离嗊啦?”

    贺悠挠了挠官帽,道:“啊,听说是边关有急事,所以皇上连夜奔赴边关了。”

    大臣们十分无奈:“皇上勤政爱民这是大楚之幸,可总是御驾奔波,也不是办法,她理应保重龙体啊。”

    穆王这里已经抵达北夏边关。他知道信到沈娴手上会耽搁一些天,故而沈娴比他启程得要晚,因此他行程也没有很着急。

    到达边关只等了三五日的光景,就听说沈娴也抵达了大楚的边关。

    可想而知,这一路来她应该是心急如焚。

    沈娴往驻守边关的北境军军中走了一遭,据军中情况来报,北夏的边境并无异常,两国边境开放,共享贸易往来,相当和谐。

    沈娴策马站在边关城外,望着远方大片的绵延起伏的土地,秦如凉道:“再往前走,便是北夏的领地了,当万事谨慎。”

    穆王这边为表诚意,派了自己的亲信罍饔沈娴入城。

    沈娴一身风尘便衣,带着人马便穿过两国边境之地,进了北夏的边城。

    她如愿见到了穆王。

    因沈娴是私服出行的,又无关国事,不便表明身份。双方见礼时,沈娴道:“王爷唤我名字即可。”

    穆王点头,道:“总算是把你等来了。今日稍作休顿,明日就启程随我进京吧。”

    沈娴动了动眉,抬眼把穆王看着,眼里萧索肃杀,颇有帝王之风骨,却隐藏着一丝微不可查的脆弱,道:“穆王信中所述可属实?他现在……在北夏上京?”

    穆王道:“看你这形容,只怕是路上马不停蹄地赶路,你先去洗漱休息一下,我已备好了饭菜,随后边吃边说。”

    沈娴手里还握着马鞭,淡漠道:“无妨,我现在就要听。”

    穆王无法,只得请沈娴里面坐。沈娴随手把马鞭交给身边的人,让他们都先下去整顿休息。

    刚一坐下,穆王便道:“前两年,吾皇认回一失散多年的皇子,封瑞亲王,此事你可知?”

    那是北夏的事,沈娴纵是知道,也没去深究。她从没有想过,苏折的身世会与北夏扯上关系。

    可眼下听穆王提了一句,她瞬时就明白了过来。

    前两年,时间将将与苏折战殁在沙场的时间一致。

    她手里死死握着茶杯,指节泛白。她低祰:“然后呢?”

    穆王感慨道:“当时还是我派人把他从曲江里捞起来的,他情况已经十分严重,可谓是九死一生啊。”

    沈娴眼眶发红,陷入沉默。难怪,她打捞了那么久,她寻遍了整个曲江,都找不到苏折的身影。

    她没有找到苏折的尸骨,始终无法相信他会死。即使后来知道他早已病重的事,她万念俱灰,也仍存有一丝丝庆幸,庆幸最后她依然没能找到苏折的尸骨。

    这两年来,她努力活着,努力守护着苏折想守护的东西,她唯有把那些苦痛都狠狠压在心底的角落里。

    而今蒙尘的锁稍稍一松,叫那些情绪疯狂涌出来,顷刻便把她吞噬。

    沈娴仰头喝干杯中的茶,哑声问:“后来呢?他在北夏过得还好吗?”

    穆王摇了摇头,道:“这两年病魔缠身反反复复,不曾一日断过药。近来他一直昏睡不醒,听大夫说,要么从此日渐衰弱下去,要么日渐好起来,一切都得看天意。”

    他虽活着,可他过得一点都不好。沈娴的心紧紧揪着,像被拳头狠狠击打,又像被车轮无情碾压。

    “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她失神地问,“为什么早不告诉我?”

    穆王叹息一声,道:“我原想,等他自己好了以后自己做决定,可哪知一拖便是这么久。吾皇着急了,正急于寻找冲喜王妃,想冲一冲他的病气。冲喜这种事,若真是可靠可信,世上哪还有那么多病死的人。我也不知他现在心意如何,若是娶了王妃,将来醒转后悔,也是伤人伤己。之所以我决定将此事告诉你,还希望,你能去把他唤醒。”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