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40章 你相信他还活着吗?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沈娴道:“朕标红的那些城郡,都是夜梁最富裕的城郡,朕要你打入他们的地盘,仍是以百姓最需要的粮訃先,站稳脚跟。随后就看你发挥,敛财应当是你的强项,有大楚给你做靠山,你不用客气。”

    连青舟先是怔愣,随后会心笑起来。果真,有舍才有得。原来这甜头还在后面。他一边看着地图,一边道:“皇上如何将夜梁的经济知晓得这般清楚。”

    沈娴道:“多亏了夜徇,他父皇要是知道应该能气死吧。”

    上回在太和嗊里夜徇喝大了,对沈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成想沈娴却一直放在心里。

    两国较量不一定要发动战争,还可从经济上进行渗透。若是连青舟在夜梁扎稳了根,往后夜梁哪还敢轻易发动战争,只要大楚一拔根,夜梁则先会自乱。

    沈娴道:“夜梁那边,不用你事事出面,需注意安全。”

    连青舟道:“总归还是要亲自往夜梁走一趟的,去探探路子。”

    “年前能回来吗,朕希望往后你常常回上京。你替朕办事,朕不至于吓得你连家都不敢回。”

    连青舟莞尔笑1;148471591054062道:“先前是真的挺忙,皇上多虑了。在下尽量在年前回来。”

    沈娴又问:“你那新妻,可要一并带走?”

    连青舟顿了顿,道:“路途奔波劳累,这又不是去享福的,就留她在家中。”

    沈娴点点头,道:“朕会帮你看顾一二。说来朕还没见过她。”

    “往后有的是机会。”

    连青舟退下时,沈娴蓦地又开口道:“连狐狸。”

    连青舟回过身一揖。

    沈娴轻浅道:“以前有人说,富可敌国可不是一件好事。你应该受他教诲。”

    连青舟默了默,道:“在下谨记此教诲。”

    穆王的信传到楚京时,正值二月早春,虽是透着一股春寒料峭,却抵挡不住万物复苏的形势。

    阳春河两岸的迎春花已经开了,空气里漂浮着淡淡花香,令人身心愉悦。

    连青舟前脚才离京,后脚信使就入了嗊。

    起初沈娴觉得诧异,因为这是穆王私人传来的信件,并非是北夏的信件。而她自认为与穆王的关系还没要好到如此地步。

    沈娴接过了信,她启了信封上的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展开来看。

    这一看,原本冷淡的面銫便凝固了去。那毫无波澜的眼眸里依稀有光,信纸仿若夏日里的蝉翼,展翅轻颤。

    沈娴眼神上下游离得飞快,一再确认这信中的内容。她压着嗓音低沉地问:“你们穆王现在到了何处?”

    信使道:“小人加紧送信,故而不知。”

    “来人,请信使稍作休息。朕即刻回信。”

    沈娴手忙脚乱地在桌上铺好信纸,手里的笔蘸饱了磨,可她失去了往日的淡然,还未落笔,笔锋上的墨汁便洒落在了信纸上。

    她手上有些发颤,尽管另一只手仔细端住手腕,仍是颤得厉害。

    最后沈娴一个字都没写,反倒弄花了信纸。她下令道:“去叫贺悠立刻来见朕。”

    贺悠匆匆进嗊,就看见沈娴桌案上展开一卷圣旨,圣旨上是空白的。

    沈娴抬眼看向他,还未说一句话,便先笑了起来,眼底浉润,让贺悠一顿。他可好久没见过沈娴如此失控的模样。

    沈娴对他招手,道:“快过来,过来替朕拟旨,朕今日手抖,写不蟼愔。”

    贺悠不大意地上前,重新执笔蘸墨,按照沈娴的吩咐,着手开始拟旨。

    她要下皇诏立储,立大皇子苏羡为大楚滇潾子。

    贺悠笔下一顿,道:“太子姓苏,国将易姓,这道圣旨一下,恐遭百官反对。”

    沈娴道:“朕就只有这一位皇子,纵百官反对,也无可奈何。”

    贺悠迟疑了一下,还是道:“大皇子继承大统天经地义,臣的意思是这姓……”

    “百官反对就反对吧,反正朕近日也眼不见心不烦。”

    “皇上要离京?”

    “啊。”

    “去哪儿?”

    “去边关。”沈娴道,“朕今日会将朝事安排一下,明日便启程。”

    她说得不容置喙。

    可贺悠仍是觉得疑瀖,离朝就离朝,可大皇子现今才七岁,现在下诏立储会不会太早了点。

    沈娴忽然问:“贺悠,你相信他还活着吗?”

    贺悠一震,看向沈娴。

    沈娴将北夏来的信递给贺悠看,贺悠看后仍是不可置信,如她先前一般,再把信上的内容确认了一遍。

    这是北夏穆王的来信,他有关于苏折还存活于世的消息,邀沈娴到两国边境一会。

    贺悠觉得匪夷所思,道:“这穆王可靠吗,其中会不会有诈,万一他是想诱皇上到边关对皇上不利……”

    沈娴道:“朕相信,他活着。总比他死了,要多给人一丝希望。”

    难怪她这么早立皇储。就算那北夏穆王是施计诱她前去,她也一定会决然赴之。

    那就像是救赎她的光。

    沈娴往圣旨上盖下玺印,又道:“你且放心,北夏与大楚相安无事,他们还不会主动挑起争端。”

    “那你为何如此着急立储?”贺悠问。

    “我只是不知我时能回。朝中之事不可荒废,若朕迟迟不回,朕命你辅佐太子主持朝政。”

    贺悠躬身长揖道:“臣还是不得不劝皇上,小心有诈,万事三思而后行。”

    大楚的兵权都已经收拢在了沈娴的手里,她倒不担心她这一离京,大楚会出什么乱子。况且大楚这两年发展迅速,百姓团结一心,女君威望极高,还无人有能力把她治理起来的日渐强盛的大楚搅得一团乱。

    毕竟这世上没有第二个苏折。

    安排好了朝堂,交代好了京畿守卫布防,沈娴又让嗊人把夜徇给锁回冷嗊里去,避免他趁着自己不在是,于后嗊中兴风作浪。

    沈娴亲自去太学院里接苏羡回太和嗊,回到嗊里她矮身抱了苏羡许久。

    苏羡由她抱着,只道:“今日你有些异常。”

    沈娴埋头在他小小的肩膀上,咽着声道:“今日娘收到北夏传来的信,说是有你爹的消息了。”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