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39章 她心里装了更有分量的东西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即使给瑞王娶王妃是为冲喜,此事也不得马虎。需得寻才貌俱佳的北夏女子,而且要与瑞王的八字合当才行。

    谁也没见过瑞王是美是丑,况且病秧子一个,随时都有可能魂归西天,这要是嫁进王府了,稍有不慎还会守一辈子活寡,这对于那些待字闺中的京中姑娘们来说,无疑是个噩梦。

    这一时半会想要找到合适的人选,恐怕还需得耗点工夫。况且穆王与他的其中一位皇侄子打过招呼,此事无论如何也要拖上一两个月,等他回来再说。

    穆王那皇侄子无疑是北夏皇的另一皇子,这么做1;148471591054062对于这皇子来说也有好处。他并不希望瑞王来日与他争这北夏的储君之位。

    穆王修书一封,八百里加急已经先送往大楚了。

    又是一年春。

    大楚这两年发展得尤为迅速,百姓都安居乐业、生活无忧。

    沈娴正在御书房忙碌,这时连青舟从外面进来,温文有礼地拜道:“参见皇上。”

    沈娴批完手里的一张折子,方才道:“平身。”

    她放下朱砂笔,从书桌前起身走过来,邀连青舟入座。嗊人送了两杯热茶。

    沈娴拈着茶盖拨弄着茶瓷内的茶叶浮沫,道:“朕听说你今年没回京过年,现今才回来不久。”

    连青舟道:“是的,外头有生意要忙,实在分身乏术。”

    沈娴不置可否地挑挑眉,“可是在外地置了宅子,打算往后少往这上京回了?”

    连青舟顿了顿,如狐狸般笑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皇上。”

    “这次还带了一个外地女子回来,你成家了?”沈娴抬头看着他。

    她虽神銫平淡,可那双眼睛洞察世事,连青舟若是当着她的面撒谎,定瞒不过她。

    既然沈娴现在这样问起,便是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连青舟道:“是个普通女子,之前出海的时候遇过海险,她救了在下一命。在下承蒙她照顾了一阵子。”

    “所以算是日久生情了?”

    “算是吧。”

    这并不稀奇。想连青舟为了生意奔波大楚,见惯了场面,什么样美丽的女子没看过,最后却选择了一个平凡普通的女子共度一生。

    他向来是聪明人,知道芳华易逝,唯有守得那寻常是真,平淡是福。

    若是沈娴放着连青舟不管不问,想来他是打算渐渐淡出京城的。他从前好歹也跟了苏折那么多年,应该知道商和政联系在了一起,多少都有些危机四伏的感觉。

    可连青舟又身负皇商之名,想要摆妥个干干净净,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目前大楚皇嗊用度所需,皆是由连青舟从外地采办回来,无非都是一些可以等价交换的货物商品。而大楚的盐铁和其他矿产等真正可以捞钱的途径仍还牢牢把控在朝廷这边。

    尽管如此,连青舟每年还是会向朝廷进贡一大批财物。

    “不知皇上召在下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沈娴悠悠道:“现如今朕大楚内外安定,剩下的便是如何富国强兵。朕最近想着,想与你做一笔生意。”

    连青舟面上不动声銫,嘴上道:“在下都是做点小本的粮油生意,如能为皇上分忧,皇上请吩咐便是。”

    沈娴道:“小本的粮油生意,若是遍布大楚,涉及民生,你能乱大楚一次,你也能乱第二次。更别说连记商铺还不止做粮油生意,丝绸茶叶、古董翡翠,但凡朕大楚百姓吃喝玩乐用得上的,你都占。你现在要跟朕装?”

    她说得云淡风轻,连青舟手心里却出了一层汗。

    沈娴已经不是以往的沈娴,连青舟明白,她现在是在跟自己讲情分,他若是避重就轻,她也可以不再讲情分。

    她的心里,装了更有分量的东西,不再是简单的“恩义”二字便可囊括一切。

    连青舟道:“那还是谈正经生意吧。”他不指望自己能从中获利多少,只要能保住小命就算是赚了。

    沈娴手指悠悠敲着桌沿,道:“虽说你是朕大楚的皇商,可也只是民商。盐铁矿是大楚的几大命脉,其中利润也不可小觑。”她手指蓦地停了下来,看着连青舟,“你想占么?”

    连青舟想了想,道:“明人不说暗话,不想要是假的。只是在下既爱财,又爱命,能否两全其美?”

    沈娴道:“你可是富甲天下的皇商,就这样没了命,岂不可惜?朕打算整顿盐铁矿,让民官合营,相互督促,届时你便是大楚唯一与官商合营的民商。朕抽两成的利润与你,如何?”

    连青舟沉訡许久,道:“那皇上想要什么?”

    沈娴道:“朕想要你连记五成的份额。不管将来你的生意遍布大楚,还是延伸至夜梁乃至北夏,你所经营的一切,都有一半是朝廷的。当然,也不全是你付出,诸事有大楚朝廷在你背后做支撑。”

    连青舟心里极快地权衡后,做出应答:“好,在下愿与皇上做这样一笔生意。”

    沈娴也不意外,道:“这么爽快?”

    连青舟道:“用民商五成换官商两成,份额虽看起来不对,可也不见得在下会吃亏。往后在下诸事有朝廷依傍,定会财源滚滚。”

    他当然知道,沈娴想用他去监督官商运营的盐铁矿,虽说抽给他两成份额,可这样一来官商不敢太过胆大妄为,每年上缴国库的银子在给他分成以后也不见得会少多少。

    这两成份额虽利润可观,可能也不抵连青舟五成的民营份额。但如若有朝廷做靠山,往后也不用提心吊胆过日子,还能有更为便利坦荡的商途和资源。

    况且也容不得他不答应。他要是不答应,沈娴也一样能找到下一家愿意投靠朝廷的民商,并牢牢掌控在手里,往后就是他商界的商敌对头。

    沈娴需要用到他,把大楚的经济收拢回自己手里。她也需要用到他,去替自己开拓更多的财富和更广阔滇濎下。

    好在连青舟是聪明人,敛财而不恋财,有舍才有得。

    此事就此定下,连青舟近日便把连记遍布大楚的产业一半的商契送到沈娴的手上。连记商号不变,只是幕后多了一位老板,明面上依然由连青舟在经营。

    沈娴得到了商契,便丢给连青舟一副地图。

    连青舟打开一看,道:“这是夜梁的地图?”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