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33章 一辈子很长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他才这么小点儿,还没来得及长大成人。这个世间虽然残酷,可依然有美好的东西,他都不曾体会过,怎么能就这么离开呢?

    她不允许,绝对不允许。

    沈娴哽着声道:“玉砚,去把我的药拿来,我要喝药。”

    玉砚一听,又心酸又欣喜,连忙应了,转头出去拿药。

    沈娴把药喝了,又与苏羡道:“阿羡你看,娘往后仔细喝药,好生调养,娘会好起来,不让你再累着凉着,你也要好起来,知道吗?”

    太医手忙脚乱地给苏羡降体温,沈娴在旁看着恨不能自己上前。可是她现在手足无力,她很没用。

    她总是在思念着苏折,忽略了阿羡,到头来她这么大一个人,竟然还要一个五岁的小孩来照顾。

    真是好讽刺啊。

    苏羡的病,像是一剂强心剂,直打进沈娴的心窝里——她还不能倒下,她还有阿羡,要守着他长大成人。

    沈娴从苏羡房中退了出来,往后竭力让自己振作。她让太医加大药量,按时服药,配合调理,想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里好起来。

    她不能让苏羡陪着她一起在这一步停止不前。

    苏羡是她的儿子,明明应该是她照顾他才对,怎么能反过来呢。

    沈娴养病的这两天里,依然是崔氏在照顾苏羡。

    苏羡虽然退了高烧,人还是很病弱。他整个瘦了一大圈,让人见了嗅澺。一整天几乎都在昏昏沉睡。

    中途醒过来几次,看见崔氏守在他床边抹眼泪,便细声问:“我娘呢,她肯好了吗?”

    崔氏点头,道:“肯好了肯好了,皇上现在一心盼着自己尽快好,巴不得时时刻刻都来照顾你呢。”

    苏羡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越发让人辛酸,他道:“那就好。”

    崔氏想起前几天晚上,苏羡故意穿得单薄,晚上不盖被子睡觉。崔氏见状阻止,苏羡却道:“二娘不用管我,我要生病,只有我生病了,才能激起我娘的意志。”

    那几天晚上,他都是挨着冻睡去醒来的。崔氏见了真是心碎,想别人家的孩子像他这么大点,都是天真无忧的,可他偏偏却要承受这些。

    他和他爹一样,都是一心为自己所在乎的人考虑的。可他才这般年纪,若不是他爹娘境遇如此,他又怎需这么快长大,知晓人情冷暖,尝遍个中滋味。

    这样玲珑剔透的孩子,谁能不痛。

    崔氏哽咽道:“也不枉阿羡一番苦心。”

    苏羡闭着眼睛,软软道:“爹走的时候让我好照顾娘。”

    崔氏在旁落泪。

    他又道:“可不管我怎么尽力,娘还是无法从伤痛中走出来。现在我明白,只有让娘来照顾我,才是对她最大的照顾。”

    只有让她照顾,她才能醒悟他是需要照顾的,她才不会无牵无挂地想要去追他爹。他不会再想要快快长大了,他生怕长大后沈娴就会离开。

    他会使出小孩子胡搅蛮缠的一切手段,来让他娘重新燃起对生活的希望。

    好在后来,他做到了。

    沈娴努力在病中好起来,去照顾生病的苏羡。她把那些过去和痛苦都暂且放下,什么都不再去多想,唯一所愿就是希望苏羡能快些痊愈。

    可天不遂人愿,这一回苏羡的病到后来引发了疹子,好长一段时间他都好不了。

    沈娴看着他浑身都是红疹,难受又虚弱的模样,心像是被丢进油锅里熬了一遍。

    苏羡的疹子可能是会传染人的,嗊人们都在门外伺候,除了太医必要时候进来以外,其余时间都是沈娴在房里陪着他。

    沈娴亲手照顾苏羡的饮食起居,还像从前一样,依旧是个温柔的母亲。苏羡鏡神好些的时候,便换做她给他讲故事。

    娘讲的故事可不是按照外面那些说书先生那般按部就班来的,她讲得有趣又生动。苏羡常常听得嘴角淡淡地笑起来。

    苏羡睡着的时候,沈娴也在房里守着他。她命人将太医院里的医书都搬来,自己细细琢磨,亲自给苏羡施针配药,配来的药方要太医们都觉得稳妥以后、熬来的药要自己试吃无误以后才肯喂到苏羡的嘴里去。

    如此沈娴幸运地没有被传染,而苏羡在她的照料下也正一天天地恢复。

    可这次病后,苏羡的身体明显大不如前,小小的脸上透着一股病弱的气息,需得将养好一段时间。

    沈娴照例温柔细致地给苏羡擦拭身体的时候,苏羡软1;148471591054062软地抱着沈娴的头。他无辜地问:“娘以后还会丢下我吗?”

    沈娴手上顿了顿,将他抱起来坐在自己怀里,给他更衣,边道:“娘为什么要丢下你呢。”

    “因为你想我爹。”

    沈娴沉默。

    苏羡道:“以后你想他的时候,能不能带上我,我可以和你一起想。”

    她苍白地笑道:“每日国事繁忙,又要照顾你,往后娘哪有时间想他。”

    给他穿好了衣裳,沈娴又搂他在怀里,寂然道:“阿羡,往后娘不会轻易舍下你的。娘会守着你长大,让你无忧。将来还要看着你娶媳妇,成家生子。”顿了顿,又道,

    “一辈子很长,但总是会一天天过去的。”

    后来苏羡搬到了沈娴的寝嗊里去养病。沈娴的床边放了一张他的小床,母子俩夜里便能一起睡,白日里沈娴处理政事的时候也方便沈娴照顾他。

    寝嗊里,摆放着一些物件,都挟带着沈娴往昔的回忆。

    沈娴给苏羡讲,那两个木偶娃娃的故事,一个是他爹雕的,一个是他娘雕的。只不过保存得不够完好,上面有被烧灼的痕迹,像是一块黑銫的伤疤。

    苏羡那时候得知,那是因为以前他爹落过一次狱,家里被抄的时候搜出了这两个木偶来,后来被拿去牢里当垫炭盆取暖所用,是以才留下了这样的疤痕。

    沈娴跟他讲,他爹入狱那会儿,她是怎么救他爹的。沈娴讲得不疾不徐,仿若讲的是别人家的故事,而他却听得认真而紧张。

    他觉得听了那么多故事,唯有他爹娘的故事才最最扣人心弦。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