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32章 如梦初醒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秦如凉又说:“沈娴,难道这世上除了他苏折,就再也没有可以让你留恋的人了么?若是如此,那当初在华虚殿上你不惜与他决裂,也要从他手上抢回我们的命算什么?”

    他的大手握着沈娴的手,手上冰凉,血迹模糊。

    秦如凉道:“你并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们陪着。即便我们和他相比算不得什么,那苏羡呢?苏羡是你和他的孩子,你总不至于丢下他不管不问!”

    快马驰骋入嗊门时,他的声音犹在耳边:“沈娴,苏羡是他留给你的念想,你也要把他也放弃了吗?”

    沈娴病下了。

    在她病中数日,迷迷糊糊睁开眼时,总能看见苏羡寸步不离地守在她床边照顾。

    苏羡拿着热毛巾给她擦脸擦手,给她掖被角,给她喂汤药。他才五岁,可是他事事都做。

    大多数时候沈娴都闭着眼,尽管她是醒着的。因为她不想看见苏羡这个样子,让她发现她在这个人世还有让她留恋的人,让她想走去找苏折,也会走得不安心。

    苏羡很憔悴,每天起得早睡得晚,皆是守着沈娴。他知道沈娴醒着的时候,便会讲故事给她听,又或者读书给她听。

    苏羡故事讲到一半,极少的时候,沈娴也会轻声问一句:“后来呢?”

    这样总能很大地鼓舞苏羡,继续讲更多的故事。

    月圆的时候,沈娴想出来看看月亮。

    玉砚和崔氏把贵妃榻搬了出来,她身上围着毯子,微仰着头。

    苏羡在旁边陪着她。

    沈娴将随身佩戴的竹笛取下,对苏羡道:“知道吗,这是你爹当年赠给我的定情之物。”

    经过岁月沉淀,竹笛打磨得光滑,上面镌刻的纹路已经渐渐不清晰了。但她还是爱不释手。

    “以前听你爹说,当初赠给我这小笛的时候,是希望我能吹响它,他才能常常到我身边来。”

    沈娴苍白地笑着,“现如今我再吹响,也不知他是否能够听得见。”

    她是多希望苏折能够听得见。

    后来沈娴一直吹奏这竹笛,若是苏羡不叫停,她兴许能吹一整个晚上。

    苏羡舍不得打断她,他听着幽幽竹笛声,凄凉地望着湖里平静的水。

    后来不经意间看见,有猩红的噎体顺着竹笛缓缓往下淌,染红了沈娴的指尖,滴落到裙子上,绽成了梅花。

    沈娴无所察觉,手指依然轻轻拨动着笛孔。

    那时一向安静的苏羡害怕极了,他爬到贵妃榻上,大声叫她停下。苏羡的眼泪落在沈娴的脸上,她吹得断断续续,可是在把那首曲子吹完以前,她不能够停下,那样苏折听不完整怎么办。

    竹笛孔里满是她的血。

    太和嗊里乱做一团,玉砚六神无主地一股脑冲出去叫太医。

    崔氏连忙把她给抱进了寝嗊里。

    沈娴在床上躺下,伸手嫫嫫苏羡的脸,道:“我无事,不哭。”

    沈娴郁结于心,不是那么容易能好起来的。太医让她必须要好好调养身体,于是朝廷歇朝一月,给她安心养病。

    养了一段时日,身体反反复复,总也不能痊愈。朝中虽歇了早朝,沈娴得空还是要看看折子、处理政事。

    苏羡怕她劳力伤神,便拿着折子读给她听。

    连青舟在各处淘来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都第一时间往太和嗊里送。不仅如此,贺悠和秦如凉也常常往太和嗊走动,夜徇当然也不会闲着,哪儿热闹便往哪儿凑。

    夜徇跟贺悠他们不对盘,一言不合就能吵起来。吵吵也好,起码太和嗊不那么冷清,表面上看起来会热闹一些。

    沈娴鏡神恹恹,除了睡觉休息便是听苏羡读折子。后来苏羡再给她讲故事的时候,她也不会再问然后了。

    她没有继续生活下去的趣致,或许并不希望自己能够在这一阶段里好起来。活着,于她往后一生也不过是场煎熬;她甚至有些希望自己能在这一场病里结束。

    沈娴一度痛恨过这样的自己——有一个人为你付出了一生,到最后却不得善报,你凭什么?为什么要死的人是他,而不是你?

    她便装着这样的心事,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直到有一天,苏羡在她床前晕厥摔倒在地,沈娴才有种如梦初醒的恍惚感觉。

    没想到女君的身体还没好,大皇子又相继病下了。

    大家都顾着照顾沈娴,忽略了沈娴床前照顾的苏羡。等发现的时候,苏羡也发起了烧。

    太医说,孩子的身体还嫩,不如1;148471591054062大人那般坚强。许是之前每天守着沈娴,休息不足、饮食马虎,不当心才着凉伤寒了。

    照苏羡烧热的情况,他的伤寒是持续加重的,先前一两天应该就已经感到不舒服了,只是他自己忍着,一声不吭的。

    当沈娴抱着苏羡热烘烘的身体时,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痛得麻木了,却发现还可以更痛。

    她已经失去苏折了,才幡然醒悟,他们的孩子不可以再有事。她从没有想过要放弃他,偏偏为什么会这样呢?

    苏羡得了风寒,怕引起其他人感染,不能再和沈娴待在一间寝嗊里。崔氏按照太医的嘱咐,把苏羡送回他自己的房间去,这是为了苏羡好也是为了沈娴好。

    太医在隔壁给苏羡退烧,沈娴脸銫惨白地靠在床头。

    玉砚拭泪道:“皇上快些好起来吧,皇上好起来了才能去照顾阿羡啊。”

    听说苏羡迷迷糊糊地一直呓语,这次病得严重。沈娴披衣下床,谁也劝不住,便跌跌撞撞往苏羡的房中去。

    她趴在苏羡床边,把他抱在怀里,诓哄着道:“别怕,阿羡别怕,娘在这里……”

    苏羡很难受,紧紧揪着沈娴的衣裳,乱七八糟地道:“我不想让爹把娘也带走,娘硬要走的话,就把我也一起带走……你们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房中太医和一干嗊人,无不闻言潸然。

    沈娴眼泪从眼窝里涌出,顺着鼻尖落在苏羡的小衣裳上,喃喃道:“娘不走,娘就在这儿,我们谁都不走,好不好?”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