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31章 苏折,是你回来了吗?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沈娴想起来,当时好像苏折有禀过,有一卷宗卷被他不小心遗落了。没想到却在这里又找到它。

    当初苏折为什么要说遗失了,为什么又要让管家拿去烧了?

    管家虽将册子留了下来,却也很守己地没有翻看里面的内容,因而并不知道其中端倪。

    沈娴一页一页地翻看着,翻到中途的时候蓦地停住。

    只见那泛黄的纸页上,浸着边驳的血迹。

    她觉得异常的冰冷,手颤颤地去抚嫫那上面的血迹,早已干透,像是很久以前就留下的。

    沈娴张了张口,抑制着喉间翻滚,问:“这册子你翻开过吗?”

    管家回道:“老奴不敢随意翻开,所以不曾翻过。”

    她顿时明白,苏折为何要谎称这册子丢了,为何又要让管家拿去烧了。他苦心竭虑所做的一切,原来这就是答案,让她从头到脚都凉透。

    她木然起身,将这些册子拾掇起来,抱在怀里,出了书房的门便跌跌撞撞往后面的竹林走去,道:“朕想一个人待着,不用管朕。”

    沈娴一走进竹林,竹影幽幽,顷刻就没了影儿。只留下一阵风来,竹林里发出沙沙的声音。

    这个以往对她来说十分甜蜜的地方,处处充斥着她和苏折的回忆,当初有多么甜蜜,现在就有多么剜心。

    她被围困着,受尽折磨,无处可逃。

    她以为只要她不相信苏折已经死去的这件事,怀揣了微薄而无望的那点奢望,就能熬过漫长的黑暗。

    她沿着竹木小道一直往前走,穿过竹林,走到尽头。再往前,脚下就是一潭池水,她在边上颓然跌坐。

    双手死死抓着那几本册子,用力得手指几近扭曲,沈娴曲着双腿,将几本册子紧紧抱在怀里。

    肩后的发丝滑落掩住她的侧脸,她垂着头默然。

    情到绝处无可泣,大抵就是沈娴这样。

    她张了张口,痛得额上有冷汗,大口大口地呼吸,但是她哭不出声。

    她不能够放声大哭,那样不就承认了,他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吗?

    她努力地想要抱紧自己,把自己缩成一团,尽管用了全部的力气,可还是止不住,双肩在瑟瑟颤抖。

    夜空中有朦胧的星月,倒映进潭水里,似水中升起了雾。

    以往陪她在这里赏月的人,再也没有了。也不会再有人拥抱她,在耳边轻声细语地与她说着话。

    沈娴痛得狠了,册子一松,稀稀落落地掉在地上。她由坐着变成趴在地上蜷缩着,手里狠狠揪着自己心口的衣裳,额上隐隐有青筋。

    “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嘶叫,“为什么要留下我一个人……”

    竹林里静悄悄的,忽而一阵轻细的脚步声闯入了沈娴的感官里。正从竹木小道的那头走来。

    他越走越近,出现在沈娴的面前。

    那时沈娴回转头来,眼里的希冀一碰即碎,迷蒙着双眼,泪流满面地问:“苏折,是你回来了吗?”

    可当她看清来人不是苏折的时候,眼里堕入暗夜,再也无光。

    那是她最脆弱最无助的一面。

    明明她是一国之君,坐拥天下,可那时秦如凉却恍惚觉得,原来她一无所有,可怜之至。

    她一直以来太过平静了,秦如凉一路陪着,也一路看着。

    大抵是因为她亲身在曲江上去打捞过,亲身日日夜夜守在那里过,亦带着那份疯狂的痴念奔赴战场抛头颅洒热血过,经历了从希望到绝望的这个过程以后,也就事事无所悲了。

    秦如凉想起她征战蛮夷时候的光景,可能那个时候她便是希望自己能够死在战场上的。

    秦如凉觉得悲凉,且痛心。可是他不能代为承受她的半分痛苦,他唯一能做的只有默默陪着她。

    秦如凉道:“想哭就在这里尽情地哭吧,没有人听得见的。”

    后来,秦如凉靠在竹子边,沈娴背对着他埋头在双膝里。他只看得见她的背影孤单清瘦,轻轻抖动。他却始终也听不见她的哭声。

    沈娴咽着说:“他说过会守着我阿羡一辈子。”

    “他是不是知道自己会死。人之将死,都是会有点征兆和自我意识的。”

    “一辈子啊。原来他说的是他的一辈子,而不是我阿羡的一辈子。”

    沈娴突然明白那年除夕,苏折曾与她说过的话。

    他说,不会让她看见他闭上眼睛的时候,她就会以为,他还一直活着。

    如今想来,竟是这样一个意思。

    他冷落她、疏远她,他尽其所能地把后事安排妥当,再让她憎他、恨他,用那样的方式和她决裂,便是想,一个人离开,在外面悄无声息地死去!

    他绝不会让她找到他,哪怕是死后的尸骨。

    他的所有的薄情,处处都是入骨的爱意。

    沈娴痛到极致,猛烈地咳嗽起来。这一咳,便久久无法消停。

    秦如凉上前,将自己的衣裳披在她身上,搂住她肩膀的时候,才发现她浑身这样的凉。

    沈娴手捂着滣,秦如凉看见依稀有血迹从她指缝中沁出。他一震,凛然把沈娴打横抱起来,转身就往回走。

    沈娴一手如视珍宝地抱着苏折留下的册子,一手颓然从秦如凉的臂弯里滑落,脸銫苍白,昏昏崳睡。

    秦如凉抱着她出门骑上马就往嗊里的方向跑。她若是肯发泄出来,何至于如此痛极攻心。

    夹佑着寒意1;148471591054062的风吹拂着沈娴的发丝,她窝在秦如凉怀里,半睁开眼。

    秦如凉垂头下巴就抵在她的后脑上,若有若无地吻过她的头发,低低道:“很快就到了。”

    马蹄声中,听沈娴的声音幽弱道:“我可能不配爱他。他不好,我没有发现,我只知他的所作所为异常,我只不信那一切都是出于他的本意,可是我却没有发现,他快要死了。”

    “是我没有发现。我竟天真地以为,只要我许下愿望,他就真的可以长命百岁。”

    她轻叹道:“我真是罪有应得啊,该死的人是我才对吧。”

    曾经那样执着坚韧的沈娴,再大的困难她都没有放弃过。而今,她却是要一点点放弃自己。

    秦如凉难受道:“他是怎样一个人你还不知道,为人小心谨慎,做事滴水不漏,若是存心不想叫你发现,你便毫无蛛丝马迹可寻。这是他执意如此,并不是你的错。”

    沈娴阖着眼,没再回答。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