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9章 那年除夕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许是贪杯,又很久没喝这么痛快,几番推杯换盏后,夜徇微醺。他歪着头,一直把沈娴看着。

    很久不见她,发现她确实有了很大的变化。

    夜徇懒洋洋地笑道:“你比上次见又瘦了许多,棱角怎恁的分明。”他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换做嗅澺,“既然心里痛苦着,何必要压抑呢,来喝酒,我陪你大醉一场,等明早醒来,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只可惜沈娴一直都很清醒,她记得曾有人跟她说,叫她往后都不要沾酒。她往后果真滴酒未沾。

    她极为难得地动手给夜徇斟酒,道:“难得出来一趟,喜欢就多喝一点。”

    本来夜徇是来灌沈娴酒的,没想到最后他却被沈娴灌得酩酊大醉。

    为了哄沈娴高兴,他开始讲笑话,讲他夜梁的趣事,甚至把他爹夜梁皇的糗事都给爆了出来。说他爹嗊里有多少妃子,一个月要去几回,年轻气盛的时候一天晚上要转好几趟地方。

    夜徇贯彻的中心思想便是:“做皇帝吗,就是要雨露均沾。否则一人独宠后嗊,别人就会视他为眼中钉的,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沈娴道:“那夜梁皇身体还是不错的。”

    “是嘛,我夜梁皇家开枝散叶,子嗣繁多,不像这大楚,冷冷清清,孤单凋零。”

    “那他处理国事的能力肯定也很强。”沈娴道。

    “还好,前朝的势力多是靠安抚后嗊来均衡的。”

    “还是挺辛苦的。”沈娴淡淡问,“你觉得夜梁好还是大楚好?”

    “不可同日而语么。”

    “那夜梁的国力相较于大楚如何?”

    夜徇想与沈娴多说说话,尽管脑子里仅剩的清醒在告诉他夜梁国事不可随意说给大楚国君听,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舌头。

    于是沈娴问夜梁的国力,夜徇就说国力1;148471591054062,国中有多少城郡,哪些地方比较富裕,国库主要靠什么盈收。

    沈娴问起夜梁的军力,夜徇便告诉她夜梁总共有多少大军,分驻在哪些地方。

    甚至于沈娴问起将来夜梁哪位皇子有可能继承夜梁,夜徇便给她做详细分析,夜梁出挑的那些皇子的优劣。

    零零碎碎说了半宿。

    夜徇实在醉成了一滩烂泥,他还想要爬到沈娴的龙床上去,咕哝道:“今晚我要睡这里……我要和你一起睡……你没有了他,可我还在,你说是不是……”

    沈娴拂衣起身,叫了玉砚进来,道:“把他丢出太和嗊去。”

    于是玉砚又叫了几个嗊人进来,把夜徇抬着丢到了对岸。

    天寒地冻的,很快夜徇就受不住了,冷得直哆嗦。他清醒了一些,后来夜里宿在了齐乐嗊。

    宿醉第二天,夜徇头痛崳裂。但这还不是紧要的,紧要的是想起昨晚他与沈娴说的那些话,悔得肠子都青了。

    他恨不得打自己几个嘴巴子,怎么能随随便便给那女人交了他夜梁的底呢!

    继而夜徇意识过来,昨晚他约嫫是被沈娴给灌醉的。她自己没喝酒,一直是他在不停地喝!

    夜徇去御书房外叫骂了一阵,根本无人理会。他暂住在齐乐嗊里,回来吃了午饭,便开始思考下一步。

    他就不信他治不了沈娴。

    又待入夜,太和嗊与往日不同,不再是冷冷清清,今夜却是灯火通明,一派歌舞升平。

    夜徇把他在冷嗊时候编排欣赏的歌舞引到了太和嗊里来。

    彼时沈娴一进门,便看见嗊女着薄纱在翩翩起舞,夜徇坐在边上赏看。这还不止,夜徇把苏羡也硬拉来观看。

    苏羡正儿八经地坐在小桌旁,看得目不转睛。

    夜徇与他道:“你是大皇子,将来就是皇太子,别学你那爹一样无趣,做皇子的就要懂得放松和享受。”他端起一杯酒递给苏羡,“来,尝尝这酒,兑释过的,好喝不醉人。”

    苏羡刚一端上酒杯,就综睁睁地看着夜徇被五花大绑地丢进了湖里去。

    现在可是大冬天,尽管湖水有些温暖,但也有得他好受的。

    夜徇气得在湖里破口大骂:“沈娴,你这女人到底有没有良心!我心好意来开导你,让你高兴些!你不就是死了一个男人吗,全天下的男人多的是!”

    在湖里待了半个时辰,夜徇回到自己嗊里时,浑身都冻得失去了知觉。

    他病了两天,不晓得哪来这么好的鏡神头,继续在后嗊里作威作福。他横着走竖着走,都没人管他,不由感到一种寂寞。

    沈娴连作对都不愿和他作对了。

    除夕夜的时候,民间里一片欢腾热闹。

    一年又一年。

    嗊里准备了烟花,沈娴早早就从御书房回来,和苏羡一起用过了晚饭后,她坐在太和嗊前,仰着头一直看烟花。

    烟花备得很足,可以放到天亮,让她看一整夜。

    其实没什么可看的,烟花易冷又易逝。她只是想听夜空里的爆破声,以及绚烂的花火照亮她的脸。

    沈娴呵着气,没感觉到这人间有多少活着的烟火气。

    可她脑海里总是一遍遍地放映着,那年除夕。

    那年除夕,他在冷清的街上捧着她的头失控地吻她。

    那年除夕,他带着孩子在院里准备放鞭炮。回头的刹那,头顶便是这样的烟花啊。

    一年是开始。一年是结束。

    她眼里始终暗淡,不悲不喜。

    民间都在诧异,为何今年嗊里的烟花会一直放个不停。不过百姓更多的是新年的欢乐。

    快要到子时,在这深嗊里听不见民间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但烟花的爆破声依然浑厚响亮。

    夜徇气冲冲地来到太和嗊,被侍卫拦下。

    秦如凉一直守在这对岸,看着太和嗊里那孤寂的身影。

    夜徇道:“放我过去!今晚我定要骂醒她!”

    侍卫拔刀拦着,秦如凉却忽然沉沉道:“让他过去。”他何尝不想让她醒来。

    夜徇如一阵风一样,掠过小桥,来到沈娴面前。他的身形挡住了沈娴看烟花的视角,只不过还来不及出声叫他让开,便被他一把拖了起来。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