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8章 出去以后你使劲折腾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如今整个后嗊里都是空荡荡的,冷嗊一比起来,就显得不那么冷了。冷嗊里住着主子,有专门的嗊人伺候,衣食无忧的,只不过落处稍微偏僻寂静了些而已。

    不成想,冷嗊里寒梅绽放,成雪天里的一处景。

    夜徇闲来无事,每日修身养杏,将梅花折了下来挿进长颈大肚花瓶里,颇有闲情逸致地着手修剪。

    苏羡去时,见他手里正拿着一副剪子,坐在雪亭内,身披狐裘披风,一张脸如瓶中的梅花一般,颇有些滟潋。

    他剪好的一瓶梅,参差却漂亮。

    苏羡就站在雪亭外看着他。

    夜徇笑了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道:“唷,稀客捉。”

    苏羡道:“被打进冷嗊,你还能活得这么乐观。”

    夜徇手里托着一瓶梅,缓缓走出雪亭来,低头看着面前这个窜了个头的小孩,道:“我这里嗊人伺候得妥当,饿了有吃的,冷了有火烤,无聊了还能让嗊女编排几支舞给我看,还算安逸。也不知出了我这嗊门,到底嗊门里是冷嗊,还是嗊门外才是冷嗊。”

    苏羡小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背着手转头就篆着来时的路往回走,道:“算了,看你这么喜欢这里,还是继续待着鄙。”

    夜徇道:“你爹死了,我才觉得你这小孩变得有两分可怜,怎的转眼还是这么可恶呢。”

    苏羡停下脚步。

    夜徇看着他的小背影,蓦地觉得自己说的话是不是有点过分,毕竟他还是个五岁的小孩。没了爹总归是一件痛苦的事,他如今是这样,就不知沈娴是怎样。

    苏折的死讯他也是前两天才知道了,很是诧异了一番。他没想到苏折会如此短命,他都没来得及多做什么,他说死就死了。

    夜徇嫫了嫫鼻子,走过来道:“我本以为像你爹那样的大祸害,还能多活些年的。”

    夜徇和苏折并没有血海深仇,顶多是讨厌苏折,甚至是嫉妒他。苏折一死,去一劲敌,夜徇应该高兴才是。

    可想起这孤儿寡母,似又没什么可高兴的。

    苏羡道:“我原来也这么以为的。你想出冷嗊吗?”

    夜徇一愣,“你娘肯放我出去了?”

    苏羡道:“我放你出去。你不是花样很多么,出去以后你使劲折腾,惹她生气也好,只要你不打她的主意,她就不会杀你。”

    夜徇回味过来,道:“原来你是要让我出去为非作歹的,好给你娘做出气筒啊。”

    苏羡抬起头,眼眶红红地看着夜徇,道:“自从我爹死后,她不曾发泄过,会崩坏的。”

    夜徇愣了愣。良久,夜徇问:“她过得怎么样了?”

    “她不爱吃饭,不爱睡觉,就爱处理政事。”

    夜徇动了动眉,“那确实很容易累坏的。”

    苏羡来过一趟,就又离开了。崔氏跟在后面道:“这要让六皇子出来兴风作浪,后嗊就要不得消停了。”

    苏羡方才眼眶里的红润之銫褪得干干净净,一张小脸在雪光下细细白白,平平淡淡,道:“就让他浪吧,娘就算把他打个半死,出出气也好。”

    崔氏简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苏羡似乎越发有了他爹一样的做派。方才在夜徇面前那一副可怜样想来是做戏看的,想他平时在沈娴面前尚且不哭不闹,又怎会在夜徇面前轻易流露感情。

    他要哄得夜徇出冷嗊来折腾,可不负责折腾的后果。

    这日入夜,沈娴从御书房出来,走在寒雪小径上,通往太和嗊。

    途中听闻几声口哨,她顿了顿足,往雪林里看去。

    “在这边。”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

    沈1;148471591054062娴眯着眼,看着树下挽着手懒散靠着的华袍男子。他脸上颔着笑,正缓步朝她走来。

    待近些了,沈娴才认出了来人,夜徇。

    只是许久不见,他出落得越发鏡致出挑了,这从雪中来,宛若从画中来。他身后一片纯白,便衬得他越发明艳。

    “谁让你出来的。”沈娴问。

    “这不是快过年么,我出来遛遛。以往你可答应过我,逢年过节可以出来,你忘啦?”

    沈娴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路走去,淡淡道:“来人,把六皇子请去别处遛遛。”

    夜徇被阻拦在后面,却也一路跟着,他笑道:“咱俩许久不见,你请我吃杯热茶呗。”

    “你想吃什么,叫嗊里准备。”

    “可我想吃一样东西,其他地方却是没有的。欸,上回你从我那儿抄去的夜梁酒还有吗,我一直念着那口家乡的酒。”夜徇在身后道,“我无法与我家人团圆,喝点家乡酒总可以吧?”

    夜徇死皮赖脸地跟着去了太和嗊。硬是趁侍卫不备,跑上了小桥,到了太和嗊这边。

    得苏羡授意,太和嗊里无人赶他走。他也觉得新鲜,头一次到沈娴所住的地方来。

    周围湖水环伺,嗊里没有积雪,好像比对面要暖和一点。

    太和嗊里还剩很多凤梨酒。沈娴只醉过一次,后来都堆起来蒙尘了。

    沈娴没阻止他去搬酒,只是他搬来却又不肯走,而是在沈娴面前开了封,邀她同饮。

    夜徇私以为,她需得要大醉一场,才能尽情发泄吧。

    夜徇喝了好几杯,见沈娴手边的酒她动也没动,遂半仰在地毯上,玩味笑道:“好久不见,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呀,连酒都不喝了?”

    他忆起从前,又惘然道:“想起几年前,在别嗊那次,你就像炸毛的母老虎一样,一点惹不得。后来你揪着我去雪地里大干了一场,可还记得?今年又是冬天,外面满地都是雪。”

    她若还想那样,他可以陪她。

    夜徇道:“你不是喜欢凤梨酒吗?”他知道她喜欢,所以当初来大楚嗊中时,他带的最多的便是这酒。

    沈娴看了看杯中酒,酒酿香醇。随后还是端起来,放在鼻端轻嗅。酒香沁鼻,本应是很好闻的,可是她将将要喝时,不知蓦然想到了什么,又放下,随手倒进了旁边的暖炉里。

    顿时火焰蹭蹭上涨起来。

    夜徇也不气馁,又给她添上一杯。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