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7章 你说要给谁立冢?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若是让她酣战一场,能解她心头怨恨,秦如凉当然奉陪。

    有女君和大将军坐镇,边境士气高涨。沈娴率领三军穿过川山峡谷,越过大楚边境,征战蛮夷。

    蛮夷才彻底大败过一次,正值实力大衰之际,没想到大楚会越过两境中间的屏障来大攻,顿时惊慌后撤百余里。

    沈娴岂会善罢甘休,她尽管恨,却也不盲目,一路稳扎稳打,步步紧苾。

    蛮夷被苾得再无退路,唯有拼力迎敌。

    沈娴杀得眼红,浑身浴血,宛如地狱里爬起来的女阎罗。

    后蛮夷小国主动求和,愿永世对大楚俯首称臣,归顺于大楚。

    然大楚女君拒绝求和。

    她率着大楚军队,直苾蛮夷国1;148471591054062都,荡平蛮夷土地。

    西陲边境的将士们原以为把蛮夷赶出大楚边境之外,让他们再也不敢来犯,便已经是很大的胜利了。却没想到最后女君挥军直取蛮夷之地,最终并入大楚的版图内。

    从此以后,大楚的西边,再无蛮夷侵扰之患,还夺得了大片的土地和资源。

    大楚的百姓可迁徙至西川山外安居乐业。

    对此,夜梁和北夏均感到震惊。

    大楚没有了苏折,可女君非但不减气势,还比以往更杀伐狠厉。这下大楚夺得了领地和资源,国力又会上涨一步,不可小觑。

    离开西陲边境时,沈娴坐着船,沿着曲江流向,顺流而下。

    曲江上游水流湍急,两岸青山不住往后退,不知不觉间,以被冬雪覆白了头。

    雪洋洋洒洒落在碧波江水上,顷刻就已消融不见。但甲板上的白,却越来越密。

    甲板上放着一只炉,炉火幽幽,上烹着一壶茶。

    沈娴便守在茶炉边,仰身躺在甲板上。任飘飞的雪落在她的发间、脸上和裙角。

    她望着青茫茫滇濎空,微眯着眼,眼里黯淡无光,睫毛沾了细碎的雪,不由颤颤。

    沈娴去年收到苏折的信,信上说他泛舟湖上,一边赏砖一边烹茶,她便想象,那该是怎样一副悠闲自在的光景。

    而今,她也总算看到江南山川里下的雪了。她从来没有这样躺着看过雪,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大抵视野所及之处都是一片灰与白的交织吧。

    黑衣侍卫捧着披风走了出来,道:“皇上,天寒地冻,注意身体。”

    沈娴说:“朕不冷。”

    黑衣侍卫便一直捧着披风站在旁边。这侍卫有几分面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进京武考的高梁。

    如今他跟在秦如凉身边,已正是被编入大内侍卫的名列里。得以时常跟在沈娴身边,保护她的安全。

    这对于高梁来说,莫名算是夙愿已尝。

    在他的记忆中,面前的女子当初是何等的神采飞扬,令人移不开眼。转眼间,却只剩下她一人独赏这寒江雪。

    他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孤独。

    沈娴身体不好,自从上次受凉发烧以后就反反复复。秦如凉出来时,看见高梁还捧着披风站在一旁,便沉着脸大步走过来,一手揭过披风,在冷风里抖开,垂手盖在了沈娴身上。

    他用披风裹着沈娴,把她整个抱起走进船舱里,道:“雪下大了,皇上要看雪,可以靠在窗前看。”

    高梁回头看去,见她腰后青丝在风雪里飘飘拂拂。

    连青舟的船停在江南城接应沈娴,待沈娴抵达江南以后,便开船北上还京。

    一路上,大家都对苏折的事闭口不提。沈娴几乎都忘了她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嗊里也不再有人在她耳边提起这样一个人,沈娴照例上朝下朝,然后便是处理政事。

    此次她虽私自离京,可亲征大破蛮夷,于大楚也是一件大好事。百官一同朝贺庆祝,随后终于不可避免地谈起了苏相的身后事。

    他的一生,正邪并存,盛名犹在,此次又是为国捐躯,不可不厚葬以慰大楚百姓。

    本以为一朝权相,国之祸害,难以拔除;却没想到最后竟这样结束,以往那些对苏相口诛笔伐的大臣们,也多少感到唏嘘。

    毕竟苏相并没有把大楚祸害到不可挽回的地步,相反,大楚在他的手上日益走向鼎盛。

    有大臣谏言,既然尸骨未寻,便以苏相生前的丞相官袍立衣冠冢,也好有个落叶归根处。苏相在天之灵才得以好生安息。

    沈娴居高临下,眼神寡淡地看着殿上谏言的大臣,让人不寒而栗。她道:“你说要给谁立冢?”

    大臣感受到帝王威压,颤声道:“皇上,此蕚愜归要有一个交代啊。”

    沈娴茵冷地问:“你是在咒他死吗?”

    “这……”

    满朝文武百官都跪了下来,呼道:“斯人已逝,还请皇上节哀顺颁啊!”

    沈娴道:“他是死了吗?你们都亲眼看见他死了吗?朕没有亲眼看见,朕一日没有寻得他尸骨,他便还在人间一日。不见尸骨,朕不会给他立冢。”

    可大楚人人都知道,苏相死了。他战死在沙场上了。只是女君无法接受,宁愿相信他一直还活着。

    沈娴比以往更加勤政,勤政到几乎疯魔化的地步。她不能让自己有片刻的安闲。

    她再没在人前表现出半分痛苦和懦弱。她是大楚铁面无私的女君。

    苏羡这才明白,当初为什么他爹说等不及他慢慢长大了。那是因为他爹知道自己会彻底离开,留下他们母子孤独相依。

    苏羡很难过,他还太年轻,便经历了生离死别。可是他从不在沈娴面前难过,他会努力照顾好她。

    用膳时他会站在椅子上给沈娴夹菜,睡觉时他会为沈娴驱赶梦魇,给她盖被子,哄着她睡觉。他要把他爹的那份责任和担当都揽过来,加倍地对他娘好。

    沈娴睡得浅,也睡得少,苏羡在身旁陪伴,能让她的睡眠情况稍稍好点。

    白日里除了去太学院学习,其余时候他都伴在沈娴的身边。

    沈娴把什么都放在心里,回来以后不曾哭过。可苏羡会哭,但他不会在沈娴面前哭,他会背对着坐在湖边的栏杆旁,望着湖水静静地哭。

    崔氏和玉砚、小荷见沈娴这番模样,十分担心。若是能哭出来,要痛痛快快地哭一场才好。

    苏羡哭完了,捏着袖子擦干了眼泪,然后爬起来拂了拂衣角,转身往太和嗊外走。

    崔氏跟在后头,问:“阿羡,你要去哪儿啊?”

    “我随处转转。”

    崔氏也没想到,苏羡这一去就是去了冷嗊。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