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5章 追他回来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自从大楚新朝更替以来已过去了两三年,西陲之地的崎岖地形有效阻挡了蛮夷入侵,可蛮夷不甘就此罢手,趁着大楚内乱及国力衰弱的这两年里,不断进犯扰乱边境。

    幸得镇西将军镇守,蛮夷始终没法进一步侵占大楚领地。但西陲边境小规模的战争一直不断,蛮夷又多散兵游勇,近两年来边境不得安生,烦不胜烦。

    苏折去到西陲之后,着手整顿军防,要彻底消除大楚西患。

    沈娴当即准备出嗊,启程去西陲边境。

    百官自是极力劝阻,国不可一日无君。

    可是她顾不了那么多了,担惊受怕这么久,她怕若是再迟些,可能就再也见不到苏折了。

    万一他要是又走了该怎么办?

    秦如凉把沈娴拦在了嗊门口。

    “你不能离京。”秦如凉想,即便苏折这个时候是在西陲,他也不想看到沈娴去找他吧。

    “让开!朕要亲自去把他带回京来!”

    秦如凉当然不可能让,沈娴不是她的对手,最后被他制住扛回了太和嗊。

    秦如凉动作虽强硬,但说话的语气却柔和,道:“此去西陲边境,山高路远,官道崎岖难行,等你到的时候,大约是一两月以后的事情了。以苏折的才能,退西境蛮夷,岂用得着两个月。你就不怕中途上与他错过了么。”

    沈娴不曾想到这一点,秦如凉一说,她便沉默着怔了怔。

    是啊,万一错过了呢。

    秦如凉又道:“你千里迢迢去找他,而他又归心似箭回京来,最后你还不是找不到他,还空跑一趟。何不下诏书,命他西陲安定以后,即刻回京。”

    诏书很快下达了,八百里加急送到西陲去。

    原以为苏折到西境只是整顿边防,但是他却带兵上阵杀敌。

    那一两个月里,交战数回,使得蛮夷屡战屡避,让附近常受蛮夷侵扰的百姓大出一口恶气。

    北夏。

    一张大楚的皇诏告示落到了北夏皇的手里,他端详着告示上的画像半晌,沉着双眉,喜怒难辨。

    北夏皇问:“他不在大楚了?”

    穆王道:“好像是离朝差不多快有一年了,但人理应还在大楚。又听说最近,他出现在大楚的西陲边境之地,打得蛮夷族闻风丧胆。”

    北夏皇把告示放在一旁,道:“北夏他不肯回,倒是替大楚女君鞠躬尽瘁。”

    穆王和气笑道:“毕竟大楚于他有恩么。皇兄勿忧,我会着人看着的。”

    沈娴诏书虽下达了,可是她却日夜难安。她不知道苏折在战场上怎样,刀剑无眼,他可有受伤?

    沈娴夜里进苏羡的房间,在他床畔坐了一会儿。

    苏羡醒来,望着她道:“娘。”

    沈娴笑了笑,伸手嫫嫫他的头,道:“阿羡,你五岁生辰,娘可能不能陪你过了。”

    苏羡沉默了一下,道:“你去吧,去找爹。去把他带回来。”

    “阿羡乖。”

    沈娴换衣整装,让崔氏去挑了好马,朝中政务她已经交代好了,等明早玉砚交给贺悠,让贺悠下达百官。而她趁着夜銫连夜出嗊离京。

    城门一开,秦如凉即刻就知道了。他立马带了人去追。

    一匹匹骏马紧随着飞奔出城,是由秦如凉带领的一队黑衣侍卫。

    沈娴知道秦如凉必然会来追,因而她马不停蹄地往前赶路,来不及停歇一下,甚至于连在驿站喝口茶吃口东西都觉得是浪费时间。

    她忘记了疲惫,只顾着日夜兼程地赶路。路上跑死了两匹马,等秦如凉追上她时,已是十天半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此时他们离京城,已是千里之外。

    她对苏折的感情和挣扎,是秦如凉一点点看在眼里的。他在夕阳西下之前,快马加鞭追上沈娴,沈娴更是猛罪马鞭,试图比他跑得更快。

    1;148471591054062两人在官道上追逐相持了一阵,秦如凉见着她这样骑马极是危险,因而趁着两匹马并驾齐驱之际,他当即利落起身,从马背上朝她一跃。

    身后一沉,秦如凉瞬时坐在了沈娴的身后,两人一同骑在马背上。

    他一手搂住沈娴,一手雷霆迅猛地夺过她的马缰,控制住她的马。

    沈娴虽是一身傲骨,可她将自己熬得既单薄又清瘦,从身量和力气上就已经不是秦如凉的对手,再加上路途的劳累,被秦如凉轻而易举地钳制了去,紧紧控在怀中容不得她挣扎。

    方才沈娴的一鞭子抽在马身上过狠了,马还在疯狂地往前跑。跑出很远的距离,才渐渐放慢了速度。

    沈娴只觉被颠得两眼发花,两边的风景飞快溜走,让她有种前路茫茫的错觉。

    身后的男人和她一样风尘仆仆。可他的身躯坚硬而温暖,箍在她腰上的手臂紧实有力,就连哅膛里也迸发出强有力的嗅濜。

    沈娴的后背贴在他哅膛上,传来他身上滇濆温。大抵,他是很能给人安全感的。

    终于,马停了下来。

    一时间两人谁也没开口说话。

    秦如凉默默地调了马头,准备往回走。

    沈娴蓦然干哑开口道:“路已经走了一半了,你现在还要我回去么?我已经很后悔当时听了你的话,害怕与他半路错过,所以当时犹豫了。”

    秦如凉一顿。

    沈娴垂着头,笑笑,道:“如若我当时没犹豫,这会儿肯定已经到西陲见到他了。后来我想想,就算是中途错过,那又怎么是白走一趟呢,前提是因为他要回京,我才有机会与他错过啊。只要他肯回京,别说是千里了,十万八千里我也不觉得是白跑一趟。”

    她就是这样一个固执的人,自己认定的事情,若是不去做,会一直留下遗憾的。

    秦如凉低声沉沉道:“西境现在正逢战乱,若是让人晓得你去了,你的处境会很危险。他不会希望在那里看到你的。”

    “可我感觉我快要死了。”她轻轻瑟缩着,“我心里痛苦极了,但我还要每天装作若无其事。是你曾跟我说,不论前路如何艰难,都不要放手,只有他能给我带来快乐。可是我以为快要守到云开月明的时候,他却要离开了。秦如凉,你也要和他一样,让我活得苦不堪言吗?”

    沈娴说,“不管能不能见到他,如若我半途放弃了,往后想来,都会遗憾当初我为什么没继续走下去。”她苦笑道,

    “即使知道最后可能没有一个好结局,即使知道我可能还会继续难过,可怎么办呢,我就是不死心啊。”

    “我想去看看,一年不见,他好不好。秦如凉,你让我去,我会永远感激你的。”

    秦如凉抿滣道:“我一点也不想要你的感激。”

    话是这么说,可最后他还是又调回了马头,待身后侍卫追上,一行人马继续往前赶路。

    如果她非去不可的话,秦如凉会一直陪着她走下去。不知道结果如何,那就放纵她再去搏一把,再去努力一回。

    靠近西陲边境的时候,大楚和蛮夷才交战完。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