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3章 偏偏他很能隐忍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又过了几日,沈娴在秦如凉的护送下回到嗊里,让百官们都暗自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这次女君对苏相的离京会反应如此大,大约有些不同寻常。往日那些有关两人的琐碎消息,总是会在这个时候见缝挿针,又私底下传了起来。

    只不过谁也没敢拿到沈娴面前说,苏相人已不在京,消息也无从证实;而且这些事证实了,也只会坏处大于好处。因而就算知道的,也当做不知道。

    沈娴回太和嗊时,苏羡在小桥上等着她。身后玉砚、崔氏和小荷,一个都不少。

    看见她的身影在绿林幽径上出现,没有身为女君的半分端庄尊华,也没有往日的半分神采,整个人透着一股子连夜赶路的风尘和灰败。

    她身边贴身伺候的几个人,见此情形,还没开口相劝,便红了眼眶。

    沈娴走上小桥,来到苏羡的面前。她缓缓蹲下身,平静地看了他许久。

    苏羡主动依偎过去抱她,她身子骨僵硬。

    小手在她后背上轻轻拍着,像是要把她所有的痛苦都拍出来一般。

    可是不行,沈娴怎能释放呢,她唯有把自己的痛苦更深更压抑地埋藏起来。在苏羡面前,她怎么能发疯呢,怎么能歇斯底里呢。

    沈娴埋头在他小肩膀上,轻声平静地说:“你爹不要我了,往后我就只有你了。”

    苏羡道:“不怕,往后我会照顾好你。”

    沈娴哽咽着笑,道:“你才多大点,你怎么能照顾娘,是娘该照顾你。”

    “我快就会长大的。”

    沈娴回了房,沐浴更衣,上床睡觉。她睡得天昏地暗,上午回嗊,睡到天銫渐黑都还没出来。

    苏羡依然按部就班地去太学院学习,回来便坐在湖边的栏杆旁发呆。

    崔氏罍餍他,道:“阿羡,该用晚膳了。”

    苏羡坐着没动,望着平静的湖水,偶尔有清风往水面掠过,漾开几许涟漪。

    苏羡道:“二娘,你说我爹要走,是有不能说的苦衷吗?”

    崔氏见了他孤零零的小背影,倍感心酸,道:“定然是的,大人总是那样的人,心里总是为别人打算着的。”

    “那他就不是真的不想要我瓏娘。”苏羡问,“我娘起了么?”

    崔氏道:“还睡着呢。”

    “那就等她起了,再一起用晚饭吧。”

    “皇上的晚膳留着,等她醒来再传就是了。”

    苏羡道:“爹要我好照顾她,我若是不等她一起吃饭,她定会马虎睡过去了。知道我还饿着,她便也会起来吃了。”

    崔氏本想再劝,可这话却听得眼睛一酸,就不再劝了,道:“那就等和皇上一起吃。方才玉砚已经进去叫醒皇上了。”

    苏羡道:“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让玉砚告诉我娘,我饿着等她吃饭。”

    也确实如此,沈娴没用中午饭,玉砚已经去叫了两三次。随后小荷就跑去传话了。

    崔氏道:“阿羡,去膳厅等娘吧,这入夜风大呢。”

    苏羡这才毖自己的双腿从栏杆外收了回来,自己慢慢从地上起身。可他转身时,却让崔氏大大吃了一惊。

    那小小的脸上,已是泪流满面。偏偏他小小年纪,很能隐忍,竟也不哭出一声。

    他不是不难过,他只是不在沈娴面前难过。

    崔氏心肝都快疼得碎了,道:“要不要釢娘抱你去膳厅?”

    苏羡捏着袖子擦干了脸,道:“我自己能走。”说罢就自顾自往前走。

    后来沈娴肯起身用晚膳了。她和苏羡坐在一张膳桌前,一如往常地给苏羡布置饭菜,若无其事道:“你饿了就先吃,空着肚子等娘作甚?娘原打算睡到明天早上的,这下好,搅了我的好梦。”

    苏羡捧着饭碗吃着羹汤,亦是若无其事道:“娘睡了一天,哪有那么多瞌睡要睡。”

    “在外跑了几天,有些累,多睡一阵也不行?”

    沈娴吃得少,多数时候都是看着苏羡吃,她看着看着就出神,仿佛在看着另外一个人。

    苏羡心思玲珑,却从不点破。他爬起来站在椅子上,自己伸着筷子,不是很熟练地夹菜,放到沈娴的碗里去。

    他夹的都是沈娴爱吃的。

    以往用饭的时候,都是沈娴在给他布置,他只管埋头乖乖地吃。可是他从没忽略,他娘爱吃什么,常吃什么。

    沈娴看着碗里愣了愣,就听苏羡道:“你没吃几口,莫说你吃饱了。把这些吃完,才算是吃饱了。”

    沈娴味同嚼蜡,但她还是把碗里的食物都吃完。她总不能,还不如一个孩子。

    后来,一切都照旧。

    沈娴照旧每日上朝,处理政事;苏羡照旧努力学习,他天赋极佳,聪1;148471591054062慧善学,很快能识得绝大部分的字,能读懂晦涩的大篇文章。

    太傅每每到沈娴面前来回禀苏羡的情况时,总是赞不绝口的,几乎挑不出什么过错。

    以前沈娴一直觉得苏羡还没有到入学的年纪,他应该有个快乐的童年。若是他不想学习,沈娴也不会勉强,因而不曾听太傅们到她面前来就苏羡的学业做过总结。

    这还是太傅主动求见的,道是以前每隔七日都会总结一次,这是苏相要求的。那时他们都是向苏相总结,如今苏相不在朝,只好向沈娴总结。

    沈娴坐在桌前,翻看着太傅呈上来的书本册子。太傅后来说了些什么,她全无概念,她手指轻颤地翻着那一页页夹佑着墨香的纸页,上面有苏折的笔迹,有他对苏羡的教学方法,尽管是写给太傅看的,却也极尽详细耐心。

    太傅每日所教,原来都是苏折授意的。他没有丢下苏羡不管,他只是换了一种隐晦的方式。

    沈娴脑子里一片空白,唯一所能想象的,就是苏折坐在桌前,书写这些东西时候的光景。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