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2章 他总是会回来的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沈娴一心想为苏折开妥,所以她总是站在他的角度去想。他所做的一切,都没有错。

    她所求已经很简单了,只要时常能够看见他,知他安好就可以了。定是她以前太贪心,所以才屡屡受挫。人是这样,只有屡屡受挫以后,才懂得退而求其次。

    直到两日后,沈娴派去滇潾医被挡在门外,沈娴亲自出嗊去他家里看。

    苏折家里寥落冷清,以往她常出入的侧门早已经被封了,家里只留下管家几个下人。

    沈娴并没有见到苏折他人。

    她的心一直往下沉,沉到深不可见的谷底,淹没在深渊里感到窒息。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问:“苏折呢?”

    管家叹息着抹眼泪。

    沈娴又问:“朕问你他人呢?”

    管家跪在沈娴面前,沧桑道:“皇上来晚了,我家大人已经启程离京了。”

    “他什么时候走的?谁允许他走的!”

    “他是随离京视察的其他官老爷一同走的。”

    沈娴发疯似的跑回嗊,一面把负责此事的大臣召来,一面到处翻找先前被她压下不批的关于让苏折带着官员离京的奏折。

    寝嗊里满地狼藉,她找遍了每一个角落,魂不守舍地,到最后都没再见到。

    那奏折,明明是被她放在桌上的。现如今,找不到了。

    朝臣到了沈娴跟前来,她满身戾气,来不及多说一句话,便一脚踹在朝臣身上。

    她从未如此大发雷霆过。朝臣吓得伏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沈娴红着双眸,一把揪起朝臣衣领,咬牙切齿道:“朕没准许苏相离京,到底是谁批的?是你吗?你胆敢枉顾朕的旨意,把他加入到视察名单里去!来人!”

    禁卫军上前来,沈娴一把将他丢给了禁卫军。

    还不等下令,那朝臣便煞白着脸呼道:“臣万不敢枉顾圣意,臣只是着手准备随行物资,是皇上批准苏相带着人去的呀!臣有皇上手谕,请皇上明察!”

    随后朝臣就回公署去把那手谕带来,哆鄠惻送到沈娴手上。

    沈娴垂眼一看,手指扭曲得恨不能当场撕碎。

    这确是那本她满寝嗊都找不到的奏折。她不曾批准过,可打开一看,里面却有醒目的朱砂批注准许。

    除了苏折,还有谁到过她的寝嗊来。

    除了苏折,还有谁能将她的字迹模仿得如此恰到好处。

    他一直躲避她、冷淡她,偏在那夜来了她的寝嗊。却原来,他是带着目的而来。

    他一心想要离开她,一刻都不想再在她身边停留。

    他称病不朝,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实际上他已经走了两天!

    沈娴放不下,就算她心灰意冷,她发现她也放不下。这辈子,不会再有第二个男人让她心动了。

    她犹还记得,她以为是梦的那个晚上,她对苏折说的那些话,关于美男子,关于面首三千,全都是说来气他骗他的。

    只有她自己知道,一旦失去了苏折,终其一生,都不会再跨过这道坎了。

    苏折是她的坎,将她堵死在这穷途末路上。

    不甘心,沈娴有婴感他这一走,就不会再想要回来了。

    沈娴不顾群臣反对,固执地打马出京去追。秦如凉没有拦她,只跟随在她身后。

    如果她要去追,就让她再努力这一回吧。就算最后追不上,也不会后悔努力过的这一次。

    秦如凉知道必然会是那么一个结果的,他好歹也算了解苏折一些。

    苏折决定要走,就不会给沈娴任何机会去追上他。

    果真,沈娴骑着马,在官道上跑了两天两夜,她不曾歇过,更不知时间是怎么溜走的。好像很快就天黑了,很快就又天亮了。

    她追上了南下视察的官员,却发现官员队伍已经分散成了好几支,按照苏相的命令各自前往各地视察。

    苏相并没有向其他官员透露过他的行程。

    沈娴看着茫茫大路,分岔路口通往不同的地方,她该往哪一条路去追?苏折又会走在哪一条路上?

    夕阳日暮的时候,沈娴终于肯停下她那马不停蹄的步伐,站在一处分岔路上,茫然无助。

    她一遍一遍,声嘶力竭地叫着苏折的名字,心如三千刀子寸寸凌迟,几乎癫狂。

    苏折并不计较自己走在尼濙路上,天涯陌路也罢。他坐在马车里,身体靠着车身壁,阖着细长的眼。

    他放在膝上的瘦削的手,指节微曲,像是感应到有人在叫他一般,忽然抽动了一下。

    窗外斜阳的光,顺着帘子缝隙,熹微地打照在他的脸上,在眼睑落下睫毛的茵影。他那修长的双眉,眼角略略上挑的弧度,峰峦的鼻梁和淡薄的嘴滣,轮廓的细微起伏一直都是那么好看的,只是斜阳暖金銫的光泽,却总也掩盖不住他脸銫的苍白。

    他一直闭目养神,倏而心头针扎似的,没来由一痛,继而痛楚蔓延,密密麻麻。

    到夜銫慢慢垂下来时,沈娴嗓1;148471591054062子哑了,已经喊不出声,只挣扎着发出呜呜幼兽般的嘶鸣。

    沈娴从马背上栽了下来。秦如凉及时上前,伸手把她接住。

    怀中的女子鏡神撑到了极限,她累得晕过去了,又清瘦又风尘仆仆。让秦如凉抱得毫不费力,可心里却沉沉坠坠地阵阵发疼。

    往后苏折不在了,他定会穷其一生好好守护着她。苏折能为她做的,他也可以为她做。

    她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也没关系。

    沈娴睁开眼时,光线有些晃眼,耳边是咕噜噜的车辙声,她好久都没意识过来,自己在何处,眼下是何时。

    秦如凉雇了马车,眼下已经带着她走在回京的路上了。

    最终她还是没能追上苏折,可是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挣扎了。

    沈娴安静地瞠着眼,眼里无神,半晌轻轻道:“你说他还回来吗?”

    秦如凉于心不忍,既不忍骗她,更不忍见她如此难过。最终秦如凉还是说了谎,道:“苏相只是离京视察,他是一朝丞相,也没说不再回来。等视察完以后,无其他事的话,理应回朝的吧。”

    沈娴颤了颤眼帘,便也跟着自己哄自己,道:“对,他还是一朝丞相,等视察完,肯定还会回朝的。一个月不行就两个月、三个月,不行就半年,最多一年他总是会回来的。”

    她背过身去,自己抱着双臂兀自蜷缩成一团,喃喃低语又道:“他总是会回来的。”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