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15章 我发现,还是权势比较适合我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明知他不是这样的人,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话一出口,苏折便撩衣跪在了地上,依然是从容不迫的,带着一股傲慢。因为沈娴不会拿他怎么样,他知道,沈娴也知道。

    沈娴蹲下身,和他齐平,一点点凑近他,哑声道:“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你明明可以做一代名相、名垂千古,你明明可以受百官敬仰做他们的楷模,你为什么要毁了你自己?”

    她咬着牙,看着他平淡的神情,心里万般难受,一字一顿又道,“你说你想做权臣,你说你想守着我阿羡一辈子,你忘记了吗?”

    两相僵持着。

    后来,沈娴终究弱了一些,她同苏折一样跪在地上,倾身过去抱住了他。

    苏折的头靠在她肩窝里,淡淡的幽香传来,他眼眸里尽是苦涩。嘴上依然平平淡淡道:“皇上,这里是御书房,皇上不应如此。”

    沈娴将他抱得更紧。

    她喃喃道:“我怎么感觉,你正打算离开我了。”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别人纵憎我我,却不能奈我。只要我身在朝堂,朝堂都是你的,叫我如何离开你。”

    苏折离开御书房以后,沈娴独坐书房,沉思良久。她前前后后地思考着,想要找到苏折变化的端倪,最终都没有头绪。

    后来沈娴叫了秦如凉来,让秦如凉派一些侍卫,到苏折家宅附近去驻扎。

    秦如凉道:“皇上想要监视他?”

    沈娴苦笑一下,道:“我不知道他哪里不对,但一定有迎因的吧。秦如凉,你觉得他现在这样,是他自己想要的吗?”

    秦如凉道:“臣也不知,但既然皇上安排,臣会去安排,不会让他发现。”

    最终他也没说苏折要他挑选侍卫,把他们训练成保护沈娴的暗卫的这件事。

    很快侍卫便乔装成平民百姓,白天黑夜地监守苏折家门。

    苏折晨时出门上早朝,傍晚从公署回到家。家中没有门客拜访,寻常时候大门一直紧闭,除了家宅里的管家下人,再无任何人进出。

    侍卫守了好几天,也只得出这样的结果,不免叫人失望。

    沈娴又叫来贺悠一问,贺悠亦是毫无头绪。并且最近他受苏折的势力打压,已经与苏折日渐疏远,这也是贺悠想不通的地方。

    后来沈娴连着两晚出嗊,到苏折那里去。

    只可惜,她都没再见到苏折。

    管家引了沈娴进来,道:“近来春寒料峭,入夜以后,大人很早便歇下了。可要老奴去叫醒大人,还是皇上自己进去?”

    彼时沈娴就站在苏折的内院里,看着房门紧闭,里面一片漆黑。

    见她站着没动,管家便自主地走上前去,想要敲门叫醒苏折的样子。

    沈娴蓦然道:“他近来,睡得可好?”

    管家应道:“大人近来睡得早,起得也早。只是中途若是醒来,再难以睡下。”

    沈娴道:“那就不要吵醒他,让他睡吧。”

    “是。”

    “我想在这里待一会儿。”

    管家默默退出去以后,沈娴轻着步子,走上台阶,在苏折门前的回廊上坐下。

    苏折躺在床上,窗外依稀月白。他半撑着眼帘,听着院子里有些落寞的说话声,继而又归于宁静。

    沈娴就在他屋外,坐了很久。她侧着身,手支着头,一直斜斜望着他的门扉。仿佛以为望进这门扉里,便能望进他的心里。

    沈娴坐到身子都僵了,才轻声道:“当初我为什么要答应你,现在想来真后悔。可你以为你变成堅臣、佞臣,变成世上最坏的模样,我就能放下你了么。”

    最终她还是起身离开了,一个人走出他的家门,有些落魄的样子。

    往后,她只能尽她所能地去挽回和补救。可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放开这个人。

    第三天晚上沈娴又来了,秦如凉陪同着她一起。

    她站在苏折家的侧门前,敲响了门。

    这一回管家没来开门。可今夜她明明比前两夜都要来得早。

    过了一会儿,里面响起一道清淡的声音:“谁?”

    沈娴心头一颤1;148471591054062,道:“是我。”

    只有她会到这侧门来,以往苏折都知道的。苏折知道门外的人是她,可依然要生疏地问出口。

    里面沉默片刻,道:“我正打算这两日将这侧门封了,往后你再来敲门,只怕是听不见了。”

    苏折没有开门,静静地靠在门扉上,只与沈娴一门之隔。

    沈娴哑然开口问:“是因为我时常来打扰你吗?”

    苏折紧皱着眉,斟酌着用语,“阿娴,你可不可以再给我一些时间,等我做好我要做的事。”

    沈娴心头又痛又怒,一拳用力地砸在门上,咬牙切齿道:“然后呢?”

    苏折没有说然后,他语气里淡淡笑道:“我发现,还是权势比较适合我。以前没彻底握在手中的时候,不识其中乐趣。如今,我识得了。天下男子,皆有其抱负,我也不例外。”

    沈娴又一拳砸在门上,疯了一般地踢门,低沉道:“你现在告诉是你碰到了权势,醉心于朝堂争斗是吗?我告诉你,我一个字都不会信!有本事你把门打开,有本事你当着我的面,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沈娴一直敲门,磕破了手。但好像苏折已经不在那门背后了。

    秦如凉不忍,道:“你要想见他,我带你翻进去就能见到他。”

    沈娴摇头,感觉脸上有些凉。她嘶哑道:“那些话,他当着我的面也是说得出口的,可是我不想听。”

    秦如凉把她拉回了车里,又送回了皇嗊。着太医来给她包扎伤口,不知道她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木屑扎进她手背的皮肤里犹不自知,太医给她取出来的时候,她连眉头都没动一下。整个人面无表情。

    秦如凉抿了抿滣,转头就离去。

    他又回到了巷子里,翻墙进了苏折家,直奔内院,把苏折从房间里揪了出来。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