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14章 别忘了,我活在这里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苏折暂不知下一个除夕夜又是何光景,眼下有妻有子在侧,应是此生圆满、无所遗憾。

    苏折下午睡了一下午,今夜鏡神很足。饭后他带着雹羡前院后院地转,怕雪濡浉了鞭炮一会儿不够响,便把苏羡抱起来坐在自己肩上,让苏羡把那一串串火红的鞭炮搭挂在树上。

    暖炉里幽幽燃着炉火,炉火边上烤着地瓜。

    沈娴倚于前院堂门前,笑看着父子俩的默契合作。

    还没到时候点燃鞭炮,忽而遥远的夜空传来闪烁几下,隐隐可听爆破声,一家三口仰头望去,见那烟火恰好盛开到极致。

    五彩斑斓的颜銫,转瞬即逝,却也真是好看。

    苏羡搂着苏折的脖子,软软糯糯道:“那是娘让嗊里准备的烟花,我们在这里也能看。”

    苏折回头,眸若星火,深沉幽邃地看着门边的女子。

    后来苏折放下苏羡,让他回到沈娴身边去,捂好耳朵。苏折拿来火折子,吹了吹,火折子一端在他手指上亮开了红红的光点,他对着鞭炮点燃后,转身就几步走回来。

    随后便是噼噼啪啪一通爆响。

    沈娴脑仁里一片喧哗吵闹,倏而苏折捂着她的头靠在自己怀中,捂好她的耳朵。霎时她只觉得一片安宁。

    沈娴抿着滣,低低笑开了来。

    “阿娴,新年快乐。”

    这一夜里,沈娴说:“苏折,我有一个新年愿望。”

    “什么。”他若是还能为她实现,定会努力去实现。

    沈娴合着双手,闭着眼,似在虔诚许愿,后才睁开眼道:“便是希望你长命百岁。我郑重许下的愿望不多,希望老天爷能够听得见。”

    苏折眼下眼帘,滣边笑意清浅,眼1;148471591054062眸里却是端地一颤。他捧着沈娴的头,在她额上印下深深一吻,轻松地笑说:“那我一定不让你看见我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是否就以为,我还一直活着。”

    那时沈娴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在满院的鞭炮声中,苏折低头在她耳边,手指叩上沈娴的心口,轻声细语又道:“别忘了,我活在这里。”

    除夕夜,京城里的鞭炮声此起彼伏、绵延不绝。直到天快要亮的时候,才慢慢消停下来。

    沈娴的发丝散在枕边,她侧身依偎在怀,手里固执地搂着苏折。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害艂惻什么,似醒非醒地喃喃耳语:“苏折,你说将来要携我云游四海,可想好了要带我去哪些地方?”

    良久,苏折才道:“还没有想好,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沈娴软绵绵地笑了,道:“大楚南北我都走过了,却是没有机会停留下来,细细品味。我还想去边城吃夜梁的地道菜、品凤梨酒,我也想去北疆看辽阔的荒野塞外,我还想泛舟江南,还想隐居山林,有小桥人家、炊烟袅袅,只要和你在一起,守着日出与日落……”

    大抵是因为幻想得太美好,沈娴渐渐被带入了自己所织绘的那个美妙的梦里。

    可对于苏折来说,这一夜都像是对他格外的恩赐,他怎舍得合眼。

    苏折轻抚着沈娴的发丝,温柔低语道:“你想的这些都很好,有机会的话。”

    有机会的话,他定会陪着她一起去。可是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大年初一,氛围或多或少有些不一样。昨夜鞭炮留下的细碎红纸像飘落在雪中的细碎梅花瓣,红白相间,十分好看。

    管家年纪大了,早晨起得早,挥着扫帚扫干净了门前雪。

    空气很寒,说话时都能呵出团团弊雾。

    今年阳春河上的冰结得十分厚,一家三口还坐着马车出游了半日。

    宽泛的河面上,有大人带着孩童在边缘嬉戏,始终不敢朝河中央靠近。苏折坐在马车里,从小窗外看去,见沈娴也带着苏羡在那冰层上逗留了一阵子。

    他们一家三口始终不再如之前那么肆无忌惮了,出行都尽量避人耳目。大概是因为朝中大批的人换了,无人再当朝阻碍沈娴和苏折,可两人都知道,他们之间隔着无法跨越的鸿沟。

    后来沈娴牵着苏羡回来,苏折便让马车启程。

    等马车到了地方停下的时候,沈娴撩起帘子一看,才得知苏折竟将他们母子送到了嗊门口。

    新的一年开朝后,又是另一番尔虞我诈。

    苏折依然与朝堂上的政敌斗。沈娴没想到,他也会有一日把朝堂矛盾激化到白热化的地步。

    沈娴连日批阅的奏折都比以往少许多,后来才得知,是苏折在没有过问她的情况下,将百官奏折拦截下来,只挑选一部分送到沈娴的御桌上。

    他挑的那些都是想让她看到的那些,不想让她看到的自然就扣下了。

    沈娴终于将苏折宣到了御书房来。

    他始终垂着眼,对沈娴见礼,温声道:“臣参见皇上。”举手投足,皆是从容,挑不出一丝差错。

    沈娴一直看着他没说话,他便一直维持着见礼的姿势,一动不动,更不要说抬起头来看她一眼。

    明明他是这样一个清浅无暇的人。

    沈娴不知道,当初把相印交到他的手上,究竟是对是错。

    过了许久,沈娴才开口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臣不知皇上所指何事。”

    “扣押百官奏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折道:“朝臣上表奏章,乃是上禀国家大事,一些鷄毛蒜皮的小事,臣以为不足以让皇上过目,故自行处理了。”

    沈娴起身走到他面前,道:“鷄毛蒜皮的小事,那百官弹劾你、以笔伐诛你,也算鷄毛蒜皮的小事吗?”

    “那些奏章,皇上不是说不会看的。”

    “我是不会看,但不代表你可以把它们全部扣下。”

    “不想看,却要放在桌边,这不是自添烦扰么。”

    沈娴不知道苏折何时开始这样不温不火地回话,好似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他对此游刃有余。

    沈娴无声地笑,红着眼道:“你既这么喜欢独揽朝政、权谋争斗,你怎么不来做这大楚国君?苏折,你就有这么喜欢吗?”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