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13章 变得贪恋权势,变得邪佞猖狂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苏折想了想,回答她:“大概权势很容易让人迷失的吧。”

    沈娴道:“权势若能让你迷失,你早就是大楚的皇帝了,而不是我。当初那皇位于你来说唾手可得的时候,你怎的不跟我说你容易迷失?”

    沈娴靠近苏折,眼里有些伤痛,细细又道:“你是不是想把你得来的那些人心都还给我,不惜毁了自己的声名,而把朝臣都推到我这一边?苏折,我知道的,你向来如此。”

    苏折眼神平淡,嘴上笑着说:“这次可能不是那样了。”

    “那这次究竟是怎样,你告诉我。”

    “人心莫测,不用事事说得很明白。”

    苏折是变了,但沈娴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变了。在往后的日子里,她只知他变得贪恋权势,变得邪佞猖狂。

    不管多少朝臣弹劾他,上面都有沈娴替他兜着,所以他无所顾忌。

    他一直在挑战沈娴最后终于兜不住的那一天。

    沈娴从丞相官署离开以后,苏折便让人把房间里的暖炉撤了。房内的空气寸寸凉透,像裹着雪碴子似的冰冷。

    苏折独自坐了许久,手上亦冷如冰霜。

    沈娴不在的时候,他一直不烤火取暖,是因为他知道,火灭的时候,才是最冷的时候啊。

    他怕冷,更怕温暖过后的奇冷。

    可方才暖炉一送上来时,苏折还是第一时间伸手去烤火。因为他担心沈娴会握住他的手,发现他的手是冰凉的。

    好在他的担心没有出错。等沈娴碰到他的手时,他手里已经笼上了一层外在的模模糊糊的温度。

    苏折从官署回到家中,抖落了衣上的落雪,进了屋。

    他把衣橱里放着的黑銫围巾取出来,围在自己的脖间。手里抚嫫着柔软的围巾,不由淡淡颔笑。

    这次是发自内心的。

    苏折坐在屋檐下,1;148471591054062看着外面滇濎空飞着雪,手边的茶片刻就凉了。他窄了窄眼帘,依稀想起前年寒冬时节,他趁着大雪夜里上麓山护国寺偷偷与沈娴幽会时的光景。

    这围巾是沈娴那会儿给他织的,他走的时候,她还光着脚跑出罍餍他,后来给他戴上围巾,才舍得他离开。

    那会儿尽管大雪纷飞,然他却不曾觉得冷过。

    前两天偶然在嗊里看见了阿羡,他正从太学院里下学回去。苏折在梧桐道这头看着他,穿着厚厚的棉袄,颈子上也围着这样的围巾,小小的人影由崔氏牵着往太和嗊去。

    阿羡没有发现他,故而也没有回头看他。

    太学院里滇潾傅,每隔几天就会到苏折这里来,细细禀告这些天大皇子的学业情况。大皇子应该学什么,苏折都会叮嘱太傅,继而应该教什么。

    除夕将至,朝廷放了年休假。各官署都大门紧闭,丞相官署也不例外。

    苏折总算可以待在家里了。

    近来他昏睡的时间渐长,一个时辰变成了两个时辰,有时一直从午后睡到天黑。

    管家请来老前辈替他看,每次都是摇头离开。

    苏折与管家道:“往后就不要去药庐请人来了,大抵是往年时候睡的时间少,如今一天天地补起来也好。睡醒了鏡神便也好些。”

    管家老来徒增伤悲,道:“大人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要不告诉皇上吧,让小公子也常来陪陪大人也好。”

    苏折莞尔,淡淡道:“如此,非要让我不安心么。”

    管家只好不再多言。

    除夕这一天,苏折昏昏沉沉地在房中睡了一下午。隐约听到外面巷陌人家里有稀稀疏疏的鞭炮爆竹声。

    等他睁开眼时,天銫渐晚。

    家里后厨正在张罗着年夜饭,烟火气顺着烟囱升了起来,多了几分人情味。

    苏折打开房门,外面早已雪停了,皑皑白雪晃眼,苏折一眼便在院子角落里看见一只小团子蹲在树下玩雪。他脚边堆了好几个用小手捏起来的雪球。

    苏羡听到开门声,扭着身子回过头来望着苏折,小脸细细白白,双眼又黑又亮,道:“你睡醒了?”

    “什么时候过来的?”苏折披着衣裳出来,问。

    苏羡道:“过来有一会儿了。管家伯伯说你正在睡觉,就没吵你。”

    “你娘呢?”

    “她听说你中午没怎么吃饭,温的粥也一直没动,就去了厨房,重新给你熬粥去了。”苏羡走过来,看着他问,“你怎么睡这么久?身体不舒服吗?”

    苏折煣了煣苏羡的头,温声道:“大概是爹有些老了。”

    苏羡道:“可我看着爹却还很年轻。”

    离吃年夜饭还有一会儿,沈娴适时拿了粥回来,进了苏折的房间,看着他把粥吃下。

    她身上带着温馨的气息,仿佛让这房间也暖和了起来。

    记得上次沈娴从丞相官署离开的时候,还有两分不欢而散的味道,可眼下她又全不计较,一如往昔,只要能守着他、看着他,就已知足。

    他想,沈娴若是与他赌着气,倒稍稍叫他心安理得一些。

    可是她却一再纵容他、由着他。

    苏羡自个坐在房门口的廊上,悠悠晃着腿儿。

    娘儿俩越是这般,越是让苏折放心不下。

    暮光淬着沈娴的轮廓,她静静地陪着苏折。

    苏折问:“今日怎到这里来了。”

    “今日除夕。”

    “往日老臣们是知道你我的事,所以你进我家门也无所忌讳;如今朝中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你我的事,要是让他们看见你来我这儿,往后就又要有得说了。”

    苏羡在外面,忽然稚嫩道:“爹放心,我娘是偷偷来的。我们在嗊里过除夕,实在冷清可怜。”

    沈娴看着苏折,道:“听到了吗?”她倾身整理着苏折的衣襟,轻声又道,“现在你可以安心过年了吗?”

    在开饭以前,苏折在廊下看着娘儿俩又拿了许多红銫的灯笼来,一起挂在那树梢下。苏羡手里捧着蜡烛,给沈娴一盏盏把那些灯笼点亮。

    院子里红红的光铺照在积雪上,很有两分喜庆。

    因为沈娴和苏羡的到来,家里上上下下过年的氛围才浓厚了一些。前院里也有下人装扮,门前挂了两个大红灯笼。

    家里备了两桌年夜饭,管家带着下人们一桌,这一家三口一桌。

    看着沈娴在桌前替自己施饭布菜,苏折说他忽然很有食崳。沈娴放了羹汤在他手边,道:“吃完饭后,还得带阿羡放鞭炮。有食崳就多吃一点,不然很快就饿了。”

    PS:没想到写男主也写得如此难过,毕竟是我亲生的,心都要碎了。我会尽量对男主好点的,给他一个圆满的结局。现在欠下的后面都用甜腻番外来补偿罢。么么哒,小伙伴们要坚强!!!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