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96章 爹应该还没有那么心软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朝堂百官这才意识过来,他们的敌人是夜梁六皇子。六皇子居心叵测,在背后使尽手段挑拨大楚君臣的关系,他们险些就被那六皇子给利用了。

    他们应该团结起来,而不应该在夜梁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先起内讧,给了夜梁见缝挿针的机会。

    这次幸太医及时稳住女君和大皇子的情况,禁卫军又彻底抄查了齐乐嗊,找到疑似解药的东西,才救回女君和大皇子的杏命,而苏折也顺理成章地得到了解药1;148471591054062。

    眼下,娘儿俩正坐在寝嗊的地毯上,哪有半分病后的虚弱,一一检查把玩着从齐乐嗊里抄来的东西,这些全是夜徇从夜梁带来打发时间的。

    后面陆陆续续还有新鲜玩意儿送过来。

    娘儿俩正兴起的时候,负责清点物品的贺悠拿了样东西来到太和嗊,说是要亲自交到沈娴的手上。

    彼时贺悠手里端着个托盘,托盘内的东西以红绸遮盖着,看不到里面究竟是什么。

    贺悠道:“这是从齐乐嗊六皇子那里抄来的最后一样东西,臣觉得皇上有必要看一看。”

    沈娴示意他把红绸揭开。

    贺悠缓缓揭开了红绸,沈娴本是懒散地歪在椅子上,见状脸上的表情凝滞了一下,微微正了正身体。

    那托盘里放着一枚金銫凤冠,金凤栩栩如生,玉翠宝石点缀其中,让她不得不眼熟。

    贺悠道:“这是皇上的凤冠。当初被神秘买家给买走以后就此销声匿迹,没想到买走凤冠的,却是六皇子。”

    沈娴神銫有些复杂,扯了扯嘴角道:“你逗我呢吧。”

    贺悠不多言,只把凤冠送上,道:“这也算物归原主了。”

    随后朝臣们联名上奏,奏请女君把六皇子退回夜梁去,往后再不得到大楚来。如若是一开始,这倒如了沈娴的意。

    那凤冠放在桌案上两天,一直没动过。

    苏羡问:“娘要把他送走吗,还是要一直关着他?”

    沈娴想了想,随手拨弄了一下凤冠上的玉坠,道:“你觉得要是你爹,会送走他还是关着他?”

    苏羡道:“有一个词不是叫放虎归山么,爹应该还没有那么心软。”

    沈娴笑了笑,不置可否。

    后来满朝都在等着沈娴下决定发落六皇子时,沈娴去看了他。

    大楚的牢房不适合用来关押别国皇子,所以夜徇暂时还被软禁在后嗊里。

    只不过齐乐嗊不如往日,约嫫是家当被抄的缘故,处处透着一股子颓败。

    沈娴推门进去,看见夜徇躺在贵妃椅上,身上依旧华袍,窗前的几许日光静静洒落在他身上。

    他闭着眼,似在养神,蓦地开口道:“以前想让你时常往我这儿走走你不来,现在我不想了,你却是常来。”他嘲讽地笑了一声,“嘁,还真是世事无常。”

    日光镀亮了他的轮廓,他闭着眼睛,睫毛轻如鸿羽,又翩跹如蝶翅,在下眼睑投下淡淡的剪影。他的皮肤有两分晶莹剔透,从沈娴的这个角度看去,确实清魅得像个妖孽。

    沈娴第一次发现,他没有装天真无辜,也没有使狡猾手段的时候,其实也挺耐看。

    只不过沈娴好的不是他这一口而已。

    沈娴捡了把椅子在夜徇的贵妃椅旁边坐下,道:“你现在这副撕下伪善的样子,倒不让人觉得多讨厌。”

    夜徇顿了顿,道:“是么,那女皇陛下,你打算如何处置我呢?”

    沈娴挑了挑眉,心平气和道:“现在朕的朝臣,都请奏要朕把你送回夜梁去,往后再不得踏上大楚的土地。”

    “你的那些朝臣,还真是相当会过河拆桥的东西。”夜徇起身,曲腿坐在贵妃椅上,眼神里无善也无恶,看着沈娴,“那你呢,你会怎么做?”

    沈娴平静道:“和亲时我大楚虽得了你夜梁的好处,而你也试图对我大楚重臣和皇室不利,照理说两相扯平了,即便朕将你遣回也于情于理、问心无愧,只不过从此以后会与夜梁交恶而已。

    夸赊若将你继续留在大楚,朕可以好吃好喝供着你,只不过却只是把你当做夜梁来的质子。错过了这次机会,往后你再想回夜梁去,朕可能就不会再轻易放你回去。除非到某一天,夜梁的实力再也无法与朕大楚匹敌。”

    夜徇沉默,后道:“机会?你是愿意将我放回还是怎的?”

    沈娴看了看他,淡淡然道:“朕已收到夜梁使臣来京的消息,想来也是为了向大楚讨要那两座城池。所以你还有一点时间可以考虑,若是愿意回去,就与夜梁的使臣一同回,从今往后别让朕再在大楚看见你;若是不愿意回,等夜梁使臣一走,朕就会将你移入冷嗊。”

    夜徇笑道:“女皇陛下这是要让我自己选的意思吗?要是按照你那相好儿的做派,定然直接将我扣做质子了,哪还用得着像你这样婆婆妈妈。”

    沈娴亦笑了笑,道:“可能吧,毕竟一开始他就是那样打算的。”

    她轻吁一口气,又道:“御史投毒的那盒茶叶,早就送去大理藗愽为呈堂公证了,那天带来齐乐嗊的茶叶又哪是同一盒。况且中毒的症状什么样的,你自己不知道吗?难怪连我儿子都能将你诓下水,夜梁皇怎么会派你到大楚来。”

    不说还好,一说夜徇多多少少还是觉得来气,道:“这样挥霍别人的关心,你感到很得意?”

    沈娴道:“你以为朕是要拿解药去救苏折,可不仅朕和大皇子没中毒,就连苏折也没有中毒,所以朕说解药什么的,根本无所谓么。”

    夜徇黑着脸,半晌挤出一句:“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真是我见过最无耻的一家子。”

    沈娴云淡风轻笑过,轻声道:“夸赊没想到,朕最后竟从你眼里看到了焦急和关心。”她抬起眼帘看他,“你很怕朕死?”

    夜徇冷笑,枉着心意道:“我是怕我自己死,你死了我也活不成不是吗?”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