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93章 说话这么尖酸刻薄真的好吗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审堂上的事暂且告一段落,许慰重新被收押,而他的家眷暂且全部被监管起来。

    沈娴并没有阻止别的朝臣同僚们去大理寺探监。这也算给了这些老臣们一个面子。

    于是沈娴前脚一走,后脚老臣们就相继到牢里去探望,一个个的好言相劝,让老许千万不要想不开。

    看得明白形势的老臣直言道:“老许,皇上是在给你机会,她要的是解药,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不如把解药交出来,还能保全家人。”

    许慰崳哭无泪,形容枯槁道:“不是我不给,我是真的没有解药啊!”

    大理寺卿这时凝重开口道:“这事是否另有隐情?许大人,那药是不是别人给你的?”

    一句话戳中许慰的心窝子,他只摇头苦叹。

    大理寺卿思及前因后果,又问:“给你药的人……可是夜梁的六皇子?”

    许慰闷声不答,这蟼愑可愁坏了一帮老臣。

    许慰噙着老泪道:“我若是招了,后果只怕更严重,要是被扣上与别国私通的罪名,我全家老小都没有活路了。”

    “唉,你怎的恁的糊涂!那六皇子的话哪里信得!”

    大理寺卿道:“这件事我能想得到,皇上迟早也能联想到。要知道那日在太医院我等与六皇子碰面的事,被皇上撞个正着。今日看来,皇上并没有失了分寸,她必然知道那茶叶里的药与你的家眷无关,否则就不仅仅是送回家监管那么简单了。兴许皇上真是在给你机会让你招出六皇子,即使你没有解药,一旦你招了,她便可以堂而皇之地去找六皇子要解药。”

    实际上在审许慰之前,沈娴就已派人去茶园核实过了。那茶叶确实是许夫人带着孙子去采摘焙制的,是孙子用来孝敬爷爷的茶叶,里面怎么可能会掺药。她之所以把许慰的妻眷召去审堂,也只是想吓一吓他。

    而贺悠随后又把太医院滇潾医拎过来核实,许慰撞柱子后的几天里,经常往太医院跑,一般官宦家中自己都会常备大夫,这一点颇有些反常。而六皇子在落水后,也去过一次太医院,与许1;148471591054062慰碰了面。

    往后许慰就再也没去太医院换过药。问题就应该出在这里。

    沈娴挥手让太医退下,冷笑道:“苏折出事后我第一直觉就是怀疑那货,看样子我的直觉还真准啊,不管怎么弯弯绕绕,最后总能和那厮扯上关系。”她看了贺悠一眼,“有件事得麻烦你。”

    贺悠道:“但请皇上吩咐。”

    “回去给你老爹做一下思想工作,让老骨头们紧张紧张。”

    贺悠微笑道:“坑爹么,这个我在行。”

    贺悠退下时,沈娴又与他道:“这几日阿羡担心他爹,闷闷不乐的,一会儿你下班帮我带他出去转转,送到他爹那儿去。”

    于是贺悠傍晚下班,牵着小团子就出嗊去了。

    夜幕降临时,华灯初上。夜市正往那长街上摆开,两边街摊,灯火闪烁,颇为热闹。

    贺悠十分喜欢这个孩子,安安静静,见他眼神淡淡往两边街景瞟过,一点都没有别的孩子那样天真好奇。

    贺悠道:“虽说你杏子随你爹,可你也太闷了。不爱说话也不爱笑,会失去很多孩童乐趣的。”

    苏羡道:“你又不是我,你怎知我没有乐趣。”

    贺悠觉得好笑,但听说他在他爹养病时贴心地讲故事,又只身一人把夜梁的六皇子给踹水里了,别的孩子都在快乐玩耍的时候,他却善解人意得意外。

    路过卖糖葫芦滇澂子时,贺悠买了一串糖葫芦给苏羡。

    红彤彤滇澢葫芦串子递到苏羡眼前,他却没有去接,道:“我爹就是随随便便吃了别人送来的东西,才被药倒的。”

    贺悠:“……”

    苏羡兀自往前走,贺悠哭笑不得道:“说话这么尖酸刻薄真的好吗,小孩家家的,防备心怎么这么重。坏人你得防,对你好的人你也要防着吗,这样可会伤人心的。”

    贺悠自己叼了一个糖葫芦果子,道:“你不吃算了,我吃行了吧。这可是你们小孩子最喜欢吃的东西。”

    苏羡走着走着停下来,看见贺悠已经吃了两三个了,遂板着小脸道:“给我吃一个。”

    贺悠霎时笑眯眯地递过去给他张嘴咬了一口,留下稚嫩的牙印。

    贺悠问:“好吃不好吃?”

    苏羡皱着小小的眉头,半晌答道:“酸牙。小孩怎么会喜欢吃这个。”

    贺悠叼着糖葫芦哈哈大笑。

    等把苏羡送到苏折家中后,顺般蹭了个晚饭,贺悠才回到自己家。

    老头子还没睡,最近有些失眠,整天长吁短叹。

    还不等贺悠开口,贺相就先开始探他的口风了,道:“许大人的案子,皇上打算怎么定罪?难道真要牵连他的家人?”

    贺悠一脸惊讶道:“老叔没告诉你这其中另有隐情么?这回老叔可栽得深,竟与六皇子扯上了关系。”

    贺相脸銫变了变:“此话怎讲?”

    “说来你可能不知道,许老叔混在茶叶里的药,有可能是夜梁六皇子给他的,先前他往太医院进出频繁,今日得以证实,他和六皇子在太医院确实碰过面。”贺悠睨着贺相道,“现在老叔若从实招来可能还好点,等皇上查实了他和夜梁有箿麽以后,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贺相捶着膝盖嗟叹:“他怎么如此糊涂!要用也不能用夜梁的药哇!”

    贺悠道:“这说明什么?说明咱老叔没干过这等坏事,还经验不足。这要是有经验的,哪里会留下这样的证据和把柄啊。我相信老叔是没与夜梁箿麽的。”

    贺相着急道:“你相信有什么用,得皇上信呐!”

    “这不,先前在审堂上皇上就说了要给他个机会么,怎么不是愿意相信他?”

    这头,大理寺卿带着几个老头连夜来到大理寺的大牢,与许慰道:“老许,出事了,皇上已经查到你与六皇子有所往来了。”

    许慰年老承受不住,险些吓得晕过去。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