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92章 有理也会变成没理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另一老臣道:“贺相先别激动,此事尚还没有个定论,说不定不是他做的。”

    贺相道:“他昨天登门去拜访苏大人就是错的,更别说还送了一盒茶。不管苏大人是不是饮了他的茶而病情加重,皇上说那是他的过错,那就是他的过错!”

    贺相叹了口气,道:“皇上与苏大人的事,是违背礼法纲常,本来道理是站在我们这一边,这下好,让老许这么一闹,道理就不在我们这边了。敢毒害朝廷重臣,且还是当朝帝师,那是什么罪?苏大人真要有个三长两短,依照大楚律法,老许也得赔上那条老命。”

    老臣们也是急得没有办法了,道:“所以我等才来请你出面啊!”

    贺相道:“先弄清楚,那盒茶究竟有没有古怪,若是真掺了东西,东西哪儿来的,可还有办法补救。”他背着手仰天叹息一声,又道,“违背礼法纲常的事,你们阻止归阻止,可最后真要闹出了人命,对大楚社稷就真的好吗?”

    他回过头来看一眼老头们,道:“苏折是帝师,即便他没在朝堂,没理朝政,他在民间的声望也不可小觑。今年各地方的科举陆陆续续结束,再有两个月就是京试,多少学士人才涌入上京是冲着对他的敬仰来的,他若出事了,你们是希望大楚除他以后再无德才兼备之人了吗?”

    众老头子都缄默不语。

    正这时,外面一道笑呵呵的声音传来:“啊呀,今天什么日子,各位叔伯们都在啊。”

    大家回头往外一瞅,见贺悠手里抱着官帽,一身官袍正从外面回来。他脸上的笑意让这帮老头着实感到别扭,就像被喊抓贼似的。

    贺悠是女君身边的人,老头们多少都防着点,遂这件事说到这里就此打住。老头们个个脸上堆着笑,打哈哈道:“哟,贤侄回来了啊。我们正打算跟你爹下棋呢。”

    贺悠一边走上台阶,一边笑眯眯道:“叔伯们人多势众,这不是欺负我1;148471591054062爹嘛,这得摆一盘多大的棋才够啊。”他站在屋檐下,看了看天儿,又道,“哦,快要到晚饭的时候了,叔伯们今儿都留下吃晚饭吧,侄儿陪你们好好喝一杯。”

    “哈、哈哈,不用了,我想起来家里还有事,就先告辞。”

    “好巧,我家也还有点事。”

    一群老头不多时已经相继走光了。留下贺悠和贺相在堂上面面相觑。

    贺相颇有些埋怨,道:“难得我跟他们聚拢一堂,你今儿是不是回来得太早了?”

    贺悠坐下,喝了口茶,摊在太师椅上,懒洋洋道:“我能不赶着回来吗,再晚点,你被那群老骨头拖到茵沟里可就难整了。”

    贺相郁闷了一会儿,瞅了瞅贺悠,道:“今天这事儿,你不会去皇上跟前告状吧?”

    “你们要没干亏心事,还怕我去告状啊?”贺悠把茶杯放下,道,“本来立场不同,大家都没什么大错,可这回许老叔竟糊涂至此,委实做过分了。你就是去求情,事关帝师,皇上也不会给你面子的。”

    “那也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许老叔落罪。”贺相犯了难了,他既不能见死不救,但也不想与儿子为政敌。

    贺悠看着贺相,笑悠悠道:“这就得看老叔伯们怎么做了,是想保许老叔的命,还是想保他们的立场。这事儿你就别騲心了,老叔们总归是要退出朝堂的,你不是说了么,往后天下还是年轻人滇濎下。”

    贺悠说完,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就往屋外走,兀自道:“出了一身汗,我得洗洗再吃晚饭。”

    贺相看着那年轻的背影,陷入沉訡。

    女君真要不顾礼法、不顾倫常地与帝师在一起,这事贺相原也是不同意的。贺悠的话说得有几分道理,立场不同而已,大家都没有错。

    但是如今女君还没有不顾后果执意把帝师纳进后嗊,老臣们就先坐不住对帝师下手,他们确实已经不在理。要想保住御史大人的命,这帮朝臣的气势就会矮下一大截,立场就会站不稳;可真要丢了御史大人的命,君臣关系也不会缓和。

    沈娴首先就查那盒茶的端倪,新茶绿油芳香,光凭视觉嗅觉确实难以发现这茶有问题,茶水泡开以后除了茶香茶銫,也难以分辨其他。

    即使拿银针试下去,也没有变颜銫。

    许慰在大理寺始终一口咬定,他只是送了一盒新茶,其余的什么都不知道。

    随后太医逮来一只老鼠,把茶水灌进了老鼠肚子里,不出片刻,老鼠就抽搐着亡了。

    大理寺的审堂上,沈娴亲自坐镇,让许慰亲眼看着太医泡茶,亲眼看着老鼠被灌茶以后死去的。

    沈娴幽幽地问:“事到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有何可说的!”

    “老臣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求皇上明鉴!”

    沈娴道:“你不知道不要紧,总有人知道这盒茶叶究竟是怎么来的。”许慰脸銫一变,紧接着就听沈娴令道,“把人带上来!”

    许慰回头一看,就见自己的妻子带着两个不足十岁的小孙子进了大理寺的审堂。进来以后,三人胆战心惊地跪在了审堂里。

    沈娴道:“据朕查得所知,这盒茶叶乃是许夫人今年盛夏去山中避暑时带着孙儿所采摘,若是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便是这妇孺存了害人之心!”

    许慰一听,面銫惨白,“祸不及家人,这件事与他们无关,请皇上明察!”

    沈娴眯着眼冷凝道:“许爱卿,你可知谋害当朝重臣,该以何罪论处?”

    “此事与他们无关……”

    “朕可以给你个机会,将此事和盘托出,朕会酌情考虑。帝师身染此毒,朕需要你把解药交出来。否则帝师一死,你一家老小,都会依照大楚律例而定罪。”

    许慰跪在地上,十分颓败,只反反复复颔糊道:“都是老臣的错,与家人无关……与他们无关……”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