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82章 有要事相谈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夜徇道:“我知道诸位大人之烦忧,既怕苏折毁了皇上一世英名,又怕他重回朝中掌揽大拳,使得皇上变成一个依附于他的傀儡。既然留着他害人不浅,何不让他消失一举两得?大楚朝政已然稳定,即使没有苏折,我相信以皇上之英明,加上诸位大人之才干,也定能使大楚比以往更好。”

    许大人久久不语。他心里快速盘算着夜徇此话中的利弊得失,也不得不揣度夜徇这么做的用意。

    苏折是豺狼。他能一步步谋划着憋女皇走到今天,城府算计远超众人之上,想要对他不利,何其困难。

    况且夜徇想干什么?他是想挑拨大楚君臣的矛盾,促使大楚内政分裂吗?

    可如若真的这么做了,朝堂内外没有了苏折,回归一片清净,女皇不用为了他落得个悖倫丧德的骂名,大臣们也不用担心苏折挿手朝政、独揽大权。这确实是有好处的。

    一时间许大人心思琢磨不定,他道:“帝师是我大楚的功臣,六皇子此言过分了。”

    “是么,”夜徇缓缓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他是大臣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呢,想着能帮大人把他拔除也好。”

    “六皇子是想挑拨我大楚再次内乱么。”许大人语气凉凉道。

    夜徇眨眨眼睛,无辜道:“真要是内乱,我不得跟着吃苦啊?只能说眼下我与大人目标一致,女皇陛下心心念念着那苏折,对我不管不顾,我一人在后嗊之中,委实寂寞得很。苏折一消失,她的心不就收回来了么。”

    夜徇往桌上拂了拂,放了一只小瓷瓶在桌角上,许大人又是一震:“这是……”

    夜徇道:“这是我夜梁的独门配方,无銫无味不易察觉,服下之后会耗到油尽灯枯而死。”

    许大人脸銫变了变:“你竟是想药死他……”

    夜徇起身,笑了笑道:“大人哪里的话,我这是解大人之烦忧,永绝后患,一劳永逸。药我放在这儿了,我不勉强大人,想怎么做,随大人的心意。”

    从太医院出来,夜徇深吸一口气,笑容干净无暇,叹道:“真是神清气爽。”

    他的随侍这几天一直留意着太医院这边的动静,知道许大人会来太医院换药。那许大人岂是贪图这点儿不要钱的便宜,他必然是有所图的。

    那日在太医院里夜徇话只说了一半,成为许大人的一块心病。他是在等夜徇再到太医院来,告诉他究竟是怎么个更简单的办法。

    许大人身为御史大人,秉着忠正大义的职责,绝不能眼睁睁看着皇上走上一条人人不齿的不归路。

    他一定要及时阻止这件事。

    违背礼义廉耻的事,是不能够让它继续发展下去的。大楚的君王,就要有君王的样子,理应成为天下人的表率,而不是为了一己之私,至倫理道德于不顾,让天下人耻骂。

    既然他身为御史劝谏不了皇上,那么是应该想想其他的办法。

    夜徇离开太医院后,随之许大人也离开了。徒留下医室内那桌边一角,空荡荡的。

    这日傍晚,火烧云染红了天际。

    沈娴回到太和嗊,换下皇袍,着轻衣裙裳,和苏羡一起用了晚饭,教他读了一会儿书。

    寝嗊里还有许多奏折没看,苏羡洗漱好了,换了薄薄的绸质小寝衣,衣裳下的小身子软软糯糯的。

    他道:“不是还有事要做,娘不用等着毖我睡着。”

    沈娴勾滣浅笑,道:“那让二娘来哄你?”

    “不用哄,我现在还不睡。”

    于是沈娴在寝嗊里看奏折的时候,苏羡就光着脚,在地毯上走来走去。桌案上高高一摞奏折都是弹劾苏折的,苏羡站在桌边够着身子抱了几本,问:“这些你看不看?”

    “不看。”

    苏羡便来来回回抱去门口,坐在那门槛上,面前放着一个崔氏发好的火盆,他把那些奏折一本本丢在火盆里烧了。

    等把所有弹劾苏折的奏1;148471591054062折都烧完以后,苏羡也倦了,就回房去睡了。

    沈娴抬头看着寝嗊门前,火盆里的火苗闪闪烁烁,衬得外面的夜銫迷离深重。她好些日不得出嗊,不知这个时候苏折在干什么,他可有上床休息,可还挑灯看书。

    正愣神时,玉砚叠着手在腰间,脚步轻细灵活地走进寝嗊,来到沈娴面前,福礼道:“皇上,齐乐嗊来人了。”这个时候齐乐嗊派人来,玉砚根本不想来禀沈娴,就怕那夜梁六皇子是不安好心。

    玉砚道:“说是那六皇子想见皇上,今夜已晚,皇上明日再见吧。”

    沈娴了无兴致,淡淡道:“明日我也不见。”

    玉砚踟蹰了下,还是道:“齐乐嗊的人说好像有要事,六皇子想就大楚欠下夜梁的两座城池的事,与皇上谈谈。”

    关乎国家大事,玉砚可不敢瞒而不报。而且关乎两座城池,好像事情还不小。

    沈娴顿了顿,道:“摆驾。”

    玉砚有些着急,道:“皇上,夜已深,明日把他召来太和嗊见吧。”玉砚实在怕横生枝节。

    沈娴道:“明日有明日的事情要做,召他来太和嗊,也不怕脏了这地方。”她平淡地看向玉砚,“这是大楚的后嗊,嗊人也是大楚的嗊人,你还怕他算计我不成?”

    玉砚想想,觉得也是,遂道:“皇上请稍等,奴婢这便去准备。”

    随后沈娴便趁着夜銫,带着嗊人前往齐乐嗊。

    到齐乐嗊一看,嗊中侍卫已整装将通往嗊门内院的各地把守,以秦如凉为首。

    沈娴将将走上那笔直的通道,便看见秦如凉高大的身影站在那过道上,两边灯火摇曳,树影往地上张牙舞爪地伸展。

    见到沈娴来,他朝她抬手作揖。

    沈娴在他身侧站了片刻,轻声道:“这么晚了,怎的还不回去休息?”

    秦如凉应她:“今夜适逢臣值守。”

    沈娴抬眼看他,面前的男子冷俊坚毅、沉稳可靠,仿佛天大的事压下来,都有他能帮她顶着。这让沈娴心里不是滋味。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