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81章 有其父必有其子!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那竹竿纤细,苏羡拿在手里仍显得有些吃力。

    苏羡糯糯道:“这水下有蛋。”

    “有蛋?什么蛋?”

    “鳄鱼蛋。”

    夜徇默了默:“什么是鳄鱼蛋?”

    苏羡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们夜梁没有鳄鱼吗?”

    夜徇一下就被问住了。

    苏羡又道:“就是皮厚又粗糙,尾巴很长的鳄鱼,专吃肉的。”

    夜徇觉得很诧异,两三岁的孩子,能口齿这么清晰,表达的意思也很完整。

    苏羡又掏了掏,指着水边竖着的滑溜溜的青石堤岸问夜徇:“旁边的青苔后面是不是有个洞,竿子老伸不进去,里面就有鳄鱼蛋的。”

    说实在的,夜徇也有些好奇,鳄鱼蛋是什么样子的。遂抻出头往那布满青苔的水岸看了一眼,那里常年被水侵蚀确实有个洞,只不过里面黑乎乎的看不清楚。

    苏羡拿着竹竿捣鼓,不得其入。夜徇想,暂时虽不能拿这孩子怎样,但先卸下他的防备也好。遂夜徇便道:“可要我帮你?”

    苏羡想了一下,起身给他让位置,道:“我求之不得。掏上来的鳄鱼蛋,我分给你一个,能孵出小鳄鱼。”

    夜徇从苏羡手上拿过竹竿,还算有风度地笑了笑,道:“那可说定了。”

    苏羡往边上让了让,夜徇便蹲在岸边开始拿竹竿往青苔后面的洞里掏去。动作还不能太粗鲁,不然怕把鳄鱼蛋给弄碎了。

    夜徇一边掏一边道:“光听你说有鳄鱼蛋,却不见其影,你唬我吗?”

    苏羡一本正经道:“去年有一群,后来被捕杀了。”

    “为什么要捕杀?”

    “因为他们爬出来吃人。”

    夜徇掏了一会儿,道:“里面是空的。”

    苏羡移步过来,贴在他身后,小小的身子够着想看上一眼的样子,小嘴边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来,道:“可方才我在桥上看,里面白花花的。”

    “莫不是你眼花了。”嘴上这样说着,夜徇却信以为真,再往前倾了倾身体,试图看得更仔细一些。

    哪想就在这时,苏羡低着略细长的眼瞅了瞅他,然后几乎使出吃釢的力气,冷不防把那六皇子夜徇往湖里一推。

    这岸边又浉又滑,夜徇又猝不及防,身体顿时就不可抑制地往前扑去。

    他原以为两三岁的小孩子应该是纯真无暇的,没想到他大错特错!在掉下水的那一刻他才猛然意识过来,他居然被这小孩给耍了!

    夜徇在水里扑腾,苏羡把岸边的竹竿拾拣起来,十分平淡地看着他在水里狼狈挣扎的样子。

    夜徇气极,骂道:“你这小破孩,敢诓我!”

    苏羡低垂着黑白分明的眼,看他道:“方才我说去年鳄鱼就被捕杀了,今年还会有蛋,你傻么。”他拂了拂自己的小衣裳,拿着竹竿转身就走了,又对岸边值守的侍卫道,“不要拉他起来,好不容易把他哄下去的,就让他待在里面。”

    任夜徇在水里如何破口大骂,苏羡都无动于衷,他带着1;148471591054062崔氏和小荷走过小桥,回了太和嗊了。

    沈娴在御书房里处理政事,后来有嗊人匆匆来到御书房,禀道:“皇上,太和嗊出事啦!”

    沈娴唯一关心的就是太和嗊里的阿羡,张口緡:“大皇子怎么了?”

    嗊人为难道:“不是大皇子,奴才们不敢擅自做主,还请皇上去看一看吧。”

    结果沈娴回到太和嗊一看,夜徇正落汤鷄似的泡在水里,顿时就乐了,感觉心中积郁顿时烟消云散,笑眯眯地站在岸边问:“谁干的?”

    嗊人:“……大皇子干的。”

    沈娴眉头一挑,“大皇子怎么把他弄水里的?”

    嗊人:“好像是从后面推的。”

    夜徇在水里泡了一个时辰,气急败坏道:“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父必有其子!你们没一个好东西!”这水岸太滑了,青苔遍布,要是没人拉他上去,他根本上不去。

    沈娴:“再泡一个时辰,什么时候嘴巴干净了,再拉他上来。”

    此事后来传开了,夜徇平时看似天真无害,可苏羡比他更是天真无害,栽在一个两三岁孩子的手里,夜徇感到极其丢脸。

    朝臣们听说了此事,不得不暗自感叹一句,小小年纪便如此腹黑有手段,还真是随了他父亲么。

    夜徇在湖里泡了将近两个时辰,上岸的时候浑身都皱巴巴的。想他在夜梁还从来没受过这种罪。

    之前小臂上被他划过一刀的伤口,被水洗得泛了白,无奈他只好又往太医院去一趟。

    在太医院里遇到了先前撞柱的许大人,夜徇一点儿也不感到意外。

    夜徇和他待在一个医室里,道:“好巧,大人也来换药。”

    许大人道:“是啊,好巧。”

    夜徇眯了眯眼,笑意流转道:“大人家中没有大夫么,竟还亲自到太医院来换药。”

    许大人直白道:“这里滇潾医比外面的大夫好使,且不用自己花钱。”他瞅了瞅夜徇,又道,“六皇子呢,不是带有夜梁秘制的疗伤圣药么,怎么也亲自到太医院来。”

    夜徇道:“落了湖,伤口恶化了,过来洗洗。”

    许大人了然,不再多问。两人在医室里静坐片刻,换药的换好了,清洗伤口的也清洗好了,一时却谁也没有先起身离开。

    后来还是许大人先开口道:“上次听六皇子说,想让皇上打消对帝师的念头,六皇子有更简单的办法?”

    夜徇抚了抚衣袖,弯着滣角道:“有是有,就怕大人不敢做。”

    “什么办法?”

    “既然皇上不肯放弃,那让苏折放弃不就好了。”

    “近来他闭门不见客,恐怕也是默许了皇上的意思。”许大人叹气道,“枉他聪明一世,却偏偏糊涂在这一时。”

    “那就让他从皇上面前消失啊。”夜徇轻描淡写道。

    这话却是让许大人一震,夜徇所说的简单的办法,没想到居然如此干脆直接。

    PS:社会我羡哥,人狠话不多。哈哈哈哈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