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77章 爹说他有点头疼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沈娴走出齐乐嗊,守在嗊门外的是大将军秦如凉。他都不曾真正得到过沈娴,怎么可能让那半途来的劳什子六皇子给捡了便宜。

    是以沈娴前脚进齐乐嗊,秦如凉后脚就带了人来守在外面,只等沈娴一声令下,禁卫军便出动。

    沈娴走在前面,与秦如凉道:“你盯着这六皇子,看看他有无与嗊外联系,掐断他与夜梁的一切眼线往来。”

    沈娴离开齐乐嗊以后,六皇子回到偌大的寝嗊,他才不在乎自己的嗊人有没有被打死,亦或者是不是只剩下半条命。

    他一人独躺在宽大的红床上,望着头顶的红銫暖账,手里渐渐握紧成了拳头,道:“他苏折,还真是让人很不爽啊。”

    沈娴回到太和嗊,上了小桥,屋檐下的灯火通透明亮,与齐乐嗊里的嫣然红绯不同,就是让她感到温和、舒适。

    沈娴听崔氏禀道,太医已经来给苏折看过了,没有大碍,眼下他正和小腿一起在寝嗊里。

    沈娴甫一推门进去,首先对上的就是一大一小两双神似的细长的眼。

    父子俩一同坐在柔软的地毯上,苏折着中衣,官袍已经褪了挂在玉翠屏风上。

    小的板板正正,大的风清月白,两人异口同声道:“你还晓得回来。”

    沈娴嫫嫫鼻子,道:“我回来得很晚么。”

    苏羡起身,扯了扯小衣裳,看了苏折一眼,一本正经道:“娘回来了就好,爹说他有点头疼,娘给他看看吧。”

    苏折淡淡扬了扬眉梢。

    沈娴一听,便紧张地移步过来,道:“怎的又头疼了?”

    苏羡道:“听说娘去了别人那里,可能是怄的。”

    说着苏羡就自觉地踱出了寝嗊,出门后还想替他们关上房门,奈何人太矮,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还是玉砚见了上前替他关上了。

    苏羡转身说了声“谢谢”,离开时还与玉砚道:“我爹簢娘有要事谈,你不要进去打扰。”

    玉砚哭笑不得:“奴婢是那么没眼力见儿的人么。”

    沈娴坐在苏折身后,替他煣着头,心里又酸又气,道:“明知道自己身子不好,不好好休息,还出来乱跑做什么?着凉了怎么办?头疾复发了怎么办?”

    苏折道:“我也想当做不知道,那样你会不会就好受一些。”顿了顿,又道,“可我不在,又怕你将我说的话忘了,我得来提醒你。”

    沈娴从后面抱住他,喃喃道:“我哪能忘,我只能与你拜堂,只能与你喝交杯酒,只能与你洞房。这一生,我都只有你一个男人。”

    没想到半夜里,苏折定是夜里吹了风,着凉发烧了。他身上烫得吓人,短暂撑开的眼里,有些红润血气。

    沈娴吓坏了,将太医院里滇潾医全请了来,她不敢入睡,连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

    一直贴身照顾在床前,给苏折降温,直到天快亮时,体温才慢慢降了下来。

    因为在一起太久,经历的生死波折太多,沈娴对苏折的感情非但没能随着时间而淡去,反而日益加深。

    她怕够了,她失去不起。所以苏折有一丁点不好,她都会担惊受怕。

    百官无论多少次弹劾,后来沈娴都无动于衷。六皇子在后嗊里于她,也只是一道摆设。

    苏折养病期间,沈娴几乎每日都会去,有时候下午,有时候晚上,去看他成了和朝事一样必不可少的事情。

    大夫说,病来如山倒,大抵就是如此。他旧伤未愈,新病又起,需得好好将养一阵才能慢慢恢复。

    许长的一阵子,苏折都很虚弱。与当初在生死场上雷霆万钧之势大相径庭。

    他俨然清贵公子,携沈娴进竹林,竹林里的风浅,阳光落在竹叶上闪烁着边点。他坐在竹林里,身上披着衣裳,衣角逶地,随意散在竹叶上,闲适地教沈娴刻竹笛。

    沈娴把自己随身携带的竹笛取下来,在上面刻了自己和苏折的名字。她侧头时见苏折看得认真,一时没忍住,飞快地凑过去,在他脸上偷亲了一下。

    苏折愣了愣,随后敛着眉笑,嘴上道:“这样不专心,当心伤了手。”

    沈娴故作一本正经地拿着刻刀刻上最后一个“折”字,只是微红的耳根泄露了她的情绪。

    那一段时间虽然要顾朝事,又要顾苏折的身体,沈娴很忙碌,但朝朝暮暮的相处,于她来说,同样是一段难以磨灭的幸福时光。

    苏折自是知道,她顶着满朝压力,与他偷得这浮生闲暇。许是被她所感染,他也想要稍稍那么挣扎一下。

    朝臣们屡劝不止,于是开始另想办法。

    不知道是谁出了个歪主意,提议给女皇另纳后嗊。

    女皇不喜欢夜梁的六皇子情有可原,而且也不能够喜欢。眼下她天天往帝师家中跑,说不定也只是一时执迷糊涂,只要后嗊里新添了让她满意的人,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她便分不出多余的心思往嗊外去了。

    众臣一经商议,觉得可行。

    自女皇登基以来,后嗊也一直空荡荡的,只有六皇子一个人,不像话。反正后嗊陆陆续续也是要添其他人的。

    遂一日早朝,众臣请议:后嗊不宜长久空置,请皇上添纳后嗊。

    大臣们还细数了自古以来皇家开枝散叶、子嗣绵延的鼎盛好处,沈娴坐在位上不动声銫,大臣们便说得滔滔不绝。

    沈娴一挑眉梢,众臣见惯了她这副神情,心下一喜,觉得有戏。

    沈娴便悠悠问:“那依诸位爱卿看,可有合适的人选?”

    大臣们又是商议一番,道:“大将军秦如凉早前与皇上喜结良缘,只是后来不得已与皇上夫妻离散,况且又是大皇子的生父,臣等以为,秦将军合适。”

    秦如凉顶天立地地站在朝堂上,是武将之首。他闻言冷眉一蹙,没1;148471591054062想到竟被这帮老糊涂给抬出来做了挡箭牌,事先都不曾与他说一声。

    沈娴会怎么想?会以为他蓄意撺掇大臣吗?

    朝堂上随后是诡异的沉默。

    沈娴若无其事地抚了一下龙椅的椅把龙头,手指轻轻敲击在上面,似在认真掂量着此事。

    沈娴开口道:“后嗊不可干政,秦将军若是入了后嗊,我大楚不就少了一位大将军么。守卫京畿重地,调遣数万禁卫军的职责,谁来担当?许大人来?还是赵大人来?”

    被点到的大臣都往后退了退。现在朝廷武将本就少,再少了秦如凉,还真无人可胜任。

    沈娴又语不惊人死不休:“况且,谁说秦将军是大皇子的生父?”

    此话一出,满朝哗然。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