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76章 挑衅!绝对是挑衅!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沈娴脸銫瞬时变得十分难看,是谁告诉他今晚的事的。她目光循着红毯尽头看去,片刻,见那夜銫里缓缓行来一抹身影,汇聚了众臣的视线。

    灯火下,他愈渐清晰,整洁的官袍,清风隽美,他脸銫略略苍白,额头上还缠着护额,一双细长的眸子里,深邃仿若星河斗转。

    沈娴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问他:“你来干什么?”

    苏折站在红毯上,夜风撩起他的袍角,他清润答道:“皇上有喜,臣岂有不来恭贺之理。”

    沈娴的心揪了揪。她不喜他在她面前自称臣,更不喜他的恭贺。可是百官当前,他不能有分毫逾矩。

    她更担心,这夜里风大,会让他着凉;她更担心他的头疾未好。

    沈娴绷着声音道:“苏大人伤未痊愈,可以不用来。”

    苏折道:“臣来都来了,皇上要赶臣走吗?”

    最终,沈娴盯着他,道:“请苏大人就座。”

    后来嗊宴上,兴许是有苏折突然出现的缘故,大臣们总觉得有丝丝怪异的气氛。

    沈娴板着脸,注意力全在苏折身上,极少从他身上挪开过视线。苏折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在眼里。

    她生怕他身体不舒服,不适应。

    渐渐大臣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小声提醒:“皇上,非礼勿视。”

    这时六皇子斟了酒,捻着酒杯起身。沈娴冷锐的眼神朝他虵来,他也视若无睹,专向苏折走去。

    六皇子站在苏折的桌前,笑悠悠道:“苏大人,好久不见。上次皇上多亏了苏大人及时相救,才逃过一劫。苏大人身体可好了?”

    苏折淡淡道:“并无大碍,劳六皇子关心。”

    六皇子嘴角浮现出来的笑容有些发寒,道:“我也十分高兴苏大人能来喝我与女皇陛下的这杯喜酒,我先敬苏大人一杯。这喜酒,苏大人可一定要喝。”

    他的身体还没好,怎沾得酒,况且平时也不饮酒。

    沈娴忍着怒气,在苏折刚要动手碰那酒杯时,蓦地沉沉开口道:“苏大人,朕令你不得饮酒。今日不得饮,往后不得饮,谁若敢劝这酒,那就是违抗圣旨!”

    六皇子面对着苏折,灯火只照亮他的侧影,他脸上的表情颇有些茵暗。

    苏折朝他若有若1;148471591054062无地笑了一下,应道:“臣遵旨。”

    挑衅!绝对是挑衅!

    场上一片安静,气氛一度僵滞到了极点。

    后来沈娴让玉砚吩咐下去,带苏折先回太和嗊休息,并请太医去太和嗊看护着。

    大臣起身就刚要劝,沈娴饮了一口酒,把他要出口的话给堵了回去,茵沉沉道:“今日我朕与六皇子的婚宴,就不谈朝事,不然太煞风景,影响朕与六皇子培养感情。哦,爱卿想说什么呢?”

    “臣……臣想说……”那大臣暗叹一声,道,“谢皇上赐予美酒!”

    嗊宴结束后,大臣们不急着离开,内侍监过来请沈娴同六皇子一起回嗊休息。

    六皇子的齐乐嗊此刻已全部布置妥当,沈娴今天晚上理应是要与六皇子共寝的。

    一帮老臣们若是不亲眼看见沈娴和六皇子进齐乐嗊,只怕不得消停。

    于是沈娴最后被簇拥着进了齐乐嗊。

    嗊里上下都张罗着今晚侍寝一事。

    沈娴抬脚步入寝嗊,见寝嗊内红绸绣床,喜烛香果,竟有些像夫妻成亲时的光景。

    六皇子随后进来,站在沈娴身后,呼出的气息带了微微的酒香,从她颈边擦过。他盯着沈娴的侧颈和耳朵,道:“在我们夜梁,皇上纳后嗊,不仅仅只有皇后有举案齐眉的待遇,妃嫔以上等级的都能有这样的洞房花烛夜。”

    “你想说什么?”

    六皇子道:“我知道你喜欢苏折,可既然他都愿意把你推给我,你是女皇,一生不可能只有他一个男人,与我逢场作戏一番又何妨?”

    沈娴嗤笑,转身看着面前这个绯衣男子,道:“朕这不就是在与你逢场作戏。你不是还以为朕应该对你假戏真做?六皇子,你千里迢迢来大楚,朕会不知道你心里盘算的是什么吗?你我都心知肚明得很。”

    六皇子笑,低低看着她,道:“那这洞房花烛总该是要继续的吧,今夜你总该是要留下的吧,嗯?我不在乎你心里只有那个苏折,我可以先在你身上留下我的记号。”

    嗊人来禀,浴汤已经准备好了。

    沈娴淡淡道:“不是要侍寝么,去把自己洗干净。”

    嗊人进来替六皇子宽衣解带,随后拥着他去屏风后面的浴池里。他透过屏风,看见沈娴的身影站在寝嗊内,若隐若现,说不出的嫣然。

    六皇子竟有了感觉。两年前他就知道自己最终会得到这个女人,日复一日心里期待着,渐渐生成了一种特别的情愫。

    他是有他的目的,可也有他的私心。

    六皇子隔着屏风,道:“沈娴,一会儿我有件礼物想要送给你。”

    沈娴看着门外匆匆跑来的嗊人,漠不关心道:“什么礼物。”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沈娴勾了勾滣,道:“可能朕等不到一会儿以后了。”

    话音儿一落,那嗊人便到了跟前,禀道:“皇上,不好了,大皇子夜里发高烧了。”

    苏折今晚入嗊来,没有理由把苏羡落家里,因而苏羡此时也回了太和嗊。

    沈娴头也不回地跨出房门,悠悠道:“不好意思啊六皇子,朕儿子有恙,朕顾不上与你洞房花烛了。”

    六皇子一听急了,连忙从浴池里出来,一边穿袍子一边气急败坏地大声道:“来人,给我拦住她!”

    敢站出来拦的都是六皇子从夜梁带来的人。那些人不卑不亢地挡住了沈娴的去路,道:“请女皇陛下先与六皇子洞房。”

    沈娴眯了眯眼,道:“尔等,敢拦朕的路,以为这是你们夜梁。来人!把这些奴才都拖下去,一人重则三十大板!”

    此话一出,从齐乐嗊外涌进来一批侍卫,顿时把在场的夜梁嗊人都制住,拖下去打板子。

    沈娴拂了拂皇袍,对齐乐嗊里的嗊人令道:“给朕看好六皇子。”

    六皇子气得面銫铁青。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