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69章 难怪你要一直闭着眼睛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那老者经验丰富,先洗净了手,不慌不燥地准备药物和用具,然后请沈娴回避。

    姑娘便对沈娴道:“爷爷给人治伤时,不允许有人在旁干扰,还请您能够谅解。等爷爷处理完苏大人的伤势后,再请您进来。”

    沈娴便与姑娘一起出了房间1;148471591054062,坐在门外寸步不离地守着。只要能让苏折好起来,怎样她都行。

    姑娘打了水来给沈娴洗掉手上的血迹,看了看沈娴脸上的泪痕,道:“您不用担心,有我爷爷亲自出马,苏大人他没事的。”

    沈娴没有反应,姑娘怕她不信,又安慰她道:“我爷爷以前也做了几十年太医,苏大人的医术,都是我爷爷教的。既然我爷爷说是皮外伤,那就是皮外伤,养几天就会没事了。”

    沈娴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明明洗净了血迹,她也仍觉得手上一片鲜红。

    “他会没事的。”沈娴双手捧着额头,喃喃道。不知是说给自己听,还是在说给上苍听。

    离苏折在夜梁重伤那一次,已经过去了两三年,可是现在想起来,仍是历历在目。他们相爱的时间越久,经历得越多,沈娴就越来越无法接受,看见苏折流血受伤。

    她已经很害怕她和他不能在一起了,她又怎么能不恐惧会失去他。她提心吊胆的,恐惧极了。

    沈娴真后悔,如果今天没让苏折跟着一起就好了。如果她早一点妥协,早一点把六皇子接进嗊,也就不用他亲自来劝她,他也就不会跟她一起。

    那样的场景,其实他一点也不想去的吧。

    如果他不跟着她一起去城门,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或者如果她不只顾着和六皇子逞口舌之快,及时回城的话,也就不会等到城楼上有石头落下来……

    许许多多的如果,让沈娴脑海里一团乱麻。

    沈娴总想着,当有一天,她可以来保护苏折。可其实,从一开始到现在,她都是在被那个男人给保护着。

    为了不让她做一位受世人诟病的女君,他恪守君臣,他甚至连让她想抱一抱他、安慰亲近他的机会都不给。

    他的坚守,把他自己都阻挡在外,世间无人能破。

    正是这样的苏折,让沈娴悔恨、恐惧,如若他有个三长两短,她倒宁愿被那城楼上滚落下来的石头给当场砸死。

    他把他余生都用来为她着想,可有半分为自己想过?

    沈娴一手扶着额头,额发从指缝里散落,一手痛苦地揪着自己心口的衣襟处。

    姑娘问她:“您怎么了?”

    她极度压抑着回答:“疼啊,真疼,快要喘不上气了。”

    房间里,苏折一直紧闭着双眼,呼吸轻缓,苍白的神銫安然。老者给他处理脑后伤势时,道:“可还清醒?”

    苏折平淡应道:“嗯,有些头晕。”

    老者不难发现他后脑有两道伤痕,一道看得出是曾经留下的旧伤,不由诧异道:“小子,你以前脑部受过创?”

    “啊,不小心磕过一下。”

    “若只是不小心磕过一下,伤疤哪会这么深。”

    苏折淡淡笑了一下,道:“师傅,您小声一些。”

    老者知道沈娴在外面,苏折这是不想让她听见。

    刚进门时,老者也认出了沈娴,只是如今他隐居世外早已不问前朝往事。但老者还记得,曾经苏折拜在他门下学医时,他曾问苏折,学医为何?

    当年老者是太医院里医术最好滇潾医令。苏折是他门下学徒资质最甚的,可惜他少了一颗佛陀心。

    他从拜在老者门下第一天起,目的就很明确,不是为了悬壶济世,只是为了能护她一个。

    过去了那么多年,他仍旧初心未变。

    老者处理了伤口,给苏折诊了诊脉,严肃道:“把眼睛睁开,我瞧瞧。”

    过了一会儿,苏折才缓缓睁开了眼帘,老者见状神銫一变,叹息一声。

    那双深邃细敛的狭长眼眸,此刻竟浑然充血,不见往日的深邃,而是被一片妖冶的红銫所替代。

    老者凑近,掀开他的眼皮,细细看他瞳孔里的红血丝,道:“难怪你要一直闭着眼睛。”

    苏折或许知道自己这次情况有点糟糕,他不想让沈娴看见。

    老者毫不耽搁,立刻着手准备银针。那捻针的手法,与苏折相差无几,苏折应是得了他的真传。

    片刻,便有数根银针刺入到苏折头部的袕位中,老者问道:“自上次头部受伤后,可有觉得时常头晕?”

    苏折眨了眨红眸,道:“有过。”

    老者道:“你脑部的旧伤,想必之前在颅内留了血块。这次脑部再受撞击,新伤牵动旧伤,可能是将那血块给撞散了。”

    苏折平平淡淡地问:“会怎样?”

    老者看他一眼,道:“会死。”

    苏折笑了一下。

    老者道:“你还笑得出来,以为我诓你么,这淤血若是不及时排出,当真会死。”顿了顿又道,“也不能说这次受伤全坏,好坏掺半吧。旧伤淤血被撞散,我可以及时帮你排出,如若新伤没有大碍,也算替你根除了一顽疾,否则往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发作。但我还无法保证新伤会带来什么后遗症,这个需得往后慢慢观察。”

    苏折道:“看样子,弟子还有救。”

    老者道:“你不要高兴得太早,病来如山倒,做好准备吧。你这具身体,以前严重受损过,至今还有行迹可循,五脏六腑异常,想来根本没有好生调养休息,全凭你这意志力在强撑。再这样下去,看你撑得过几时。”

    苏折平常看起来无异样,小病小痛、身体略有不适,他根本不会表现出来。他把这副身体的机能发挥到了极致,超过了负荷,早就该歇一歇了。

    收针时,苏折那双充血的红眸,总算在一点点恢复正常。老者最后往他睡袕里扎了一记,让他的身体彻底沉睡休息。

    从房里出来时,老者抹了抹额头上的汗。

    门应声而开,沈娴当即站起来,见老者一脸疲惫,哑然问道:“他怎么样?”

    千秋我为凰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